立室后的她们就今后和还在翻阅的自家断了关联,  悠然再度见到南山是在他和陆上成婚的当日上午

图片 3

  “你是?”大陆看到悠然呆愣了一会儿,才晃过神来。高雅精致、丰满成熟的悠然让他有点惊诧。悠然身上散发出来的魅力,是他以前从来没有见过。大学里那些青涩的女大学生,虽然年轻漂亮,但缺少悠然这种成熟女人的风韵。

女儿家的心思,总是难猜。

吃晚饭的时候,石燕的父母一下就看出毛脚女婿面色不对头了,自是惶恐得很,以为是自己什么地方没招待好,怠慢了这位乘龙快婿。妈妈小心地问:“小卓啊,是不是感冒了?”
卓越懒懒地答:“没感冒——”
爸爸说:“怕是中暑了吧?以后就别顶着大太阳去买菜了,我以后上班抽时间出来买,就下班了去买也行,时令的蔬菜去晚了可能是买不到,但是一般的菜都是能买到的——”
卓越没吭声,石燕代替回答说:“他没事,你们别担心——”
吃完饭,卓越就退席了,走路的时候弓着个腰,两腿好像有点合不拢似的,搞得妈妈小声问女儿:“是不是腰椎间盘突出?”
石燕哭笑不得,又不好对妈妈说是前面那个腰椎间盘突出,只含糊其辞地说“不是不是,你们别担心”,就急急忙忙收桌子捡碗,拿到厨房水池去洗。妈妈上来阻拦,说:“让我来洗,你去问问小卓,看他要不要上医院——”
“不用,他过一会就好了的——”
等收拾好碗筷了,石燕对妈说声“我们出去乘凉”,就到卓越房间去找他。她见他又躺回床上去了,便走过去,站在床边,问:“走不走得动?走得动我们到河边去玩——”
他没反对,起了床,仍然以那个“腰椎间盘突出”的姿势跟她往外走。她生怕外面有人会看出破绽,担心地问:“你——能不能就像——没事人一样走?我怕别人会——看出来——”
他有点不耐烦:“你以为我喜欢这样?”
她不敢再说了,觉得自己太爱面子,太不体谅他了,他这么一向英俊潇洒的人,不到万不得已,也不会用这么个难看的姿势走路。她想设身处地想象一下,如果这事放在自己身上,会是个什么情况,但她想不出来。她这么多年没做过这些事,似乎也从来没哪里疼过痒过。为什么男人是这样的呢?到底是个个男人都这样,还是就卓越是这样?她印象当中好像还没看到哪个男的这样走路,不过那可能是因为她以前不知道这事,所以没注意,但现在不同了,开了法眼了,从今以后只要她再看到这样走路的男人,就知道是在怎么回事了。
她选了条不那么热闹的路往河边走,路上还好,没碰见什么“包打听”“小广播”之类的人,但河边人很多,这里那里都有游泳的乘凉的,闹杂得很,天又还大亮着,没个合适的地方干那事。她抱歉说:“这里好像不行,太多人了——”
他问:“还有哪里能去?这里有没有旅馆什么的?”
她想到在自己家边上还得去住旅馆,觉得有点夸张,而且旅馆离这也不近。她摇摇头,说:“有是有一个,但是太远了——”
他没再提旅馆的事,只蹲在地上,看着河水发呆。她也在他旁边蹲下,问:“是不是疼得很厉害?”
“你问了也没用,你没法体会的。你们女的天生是祸害精,把男人搞成这样了,自己倒一文事没有——”
她有点好奇地问:“那你以前跟你那个女朋友在一起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样?”
他不屑地一撇嘴:“你以为我是一头发了情的公猪?”
她把这话捉摸了一会,觉得是句好话,他不是发了情的公猪,就是说他并不是对任何女孩都这样的,那就说明他对她是另眼相待的了,这可能就是爱情吧?男人的爱情,就是跟女孩不同,女孩只要在一起就行,男人就要求是某种特定方式的“在一起”。现在真不得了,她对这个“在一起”也有了全新的认识,可能以后听到“在一起”这几个字,她都没办法不想歪了。
但她心里充满了自豪,为自己这么大的媚力而自豪,而且很快就将自豪转化成对他的同情和怜惜,她提议说:“我们沿着这河岸走,看有没有什么地方比较——没人的——”
他慢吞吞地站了起来,跟着她沿河岸走。她边走边放眼四望,看有没有什么地方可以躲避别人视线的,但实在是太早了,河边又没树,都是一马平川似的河岸,几里地外就能看见谁在干什么。
他走了一段,就不肯走了,蹲在地上,看着河水发呆。她只好也就地蹲下,陪他发呆。蹲了一会,实在蹲不住了,就脱了鞋垫在地上,然后坐在鞋上。他也脱了鞋垫在地上,坐在鞋上。地上很热,虽然垫着鞋,还能感觉到哄哄的热气。
她看见河边一对对的情人,都相依相偎的,也很想跟他相依相偎,便向他身边靠了靠,拿起他的手来玩。但他很快把手缩了回去,人也挪到一边,说:“还这样?你没见我难受得要死?”
她尴尬了一阵,又有点得意,原来我这么大的媚力?碰碰手、擦擦肩就能让他难受?她只好跟他保持一点距离,找了几个话题讲讲,他都没什么兴趣,最后她也不吭声了,就坐那里等天黑,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为什么人们总是说“谈恋爱”?好像跟“谈”不沾边嘛。
好不容易等到天麻黑了,他把她揽过去,抓住她的手,塞进他已经打开的拉链开口处,但她刚一碰,他就嘶地吸了口气,好像很疼。她吓坏了,问;“我把你弄疼了?”
他大义凛然地说:“没事,主要是那两个果果痛,你注意别碰它们就行,不过别怕,万一碰到了也不要紧,是有点疼的,但是不放出来更疼——”
她听见这个“放出来”,不知怎么的,就想到了小时候头上长疖子,妈妈拿个针来挑开疖子头,说里面的脓不“放出来”,疖子就好不了。不过她那个疖子挑开了就彻底好了,但他这个疖子可能会反复发作,今天挑开了,好了,明天又可以长脓,就又得挑,给她一种任重道远的感觉。
看来爱情对男人来说不光是个感情问题,也是一个病理问题,难怪班上那些女生的丈夫们要么不来,一来就要把老婆抓去那个简陋的招待所呢。男人那块就是个病灶,不断有脓产生,而女人就是诱发因素,男人带着一包脓来见女人,一碰女人,病灶就恶化发炎,于是就得借女人来挤脓。但是女人也不是省油的灯,你要我帮你挤脓,那你得付手续费,既然大多数女人要求的都是“爱情”这种付账方式,男人只好把腰包里为数不多的几张爱情大钞拿出来付款。
这就是姚小萍说的“前面那一通,后面那一通”的辨证法,其实也无所谓前后,就是一个以物易物的问题,男人用情换性,女人用性换情。可能从时间上讲,刚好是前面男人付情,后面女人付性,所以就成了姚小萍说的“前面那一通,后面那一通”。
光听姚小萍说说是不可能真正认识到这个命题的真理性的,只有亲身经历过了,才算真正理解了这句话的含义。她现在再看那些情侣,就能够透过现象看本质,从背后一直看穿到前面去。那些情侣从背后看是相依相偎着在讲情话,但从前面看肯定也跟他们一样,女恋人的手正伸在男恋人的拉链开口里,都在忙着挤疖子!
她的右手很快就挤酸了挤疼了,便换成左手,可是她坐在卓越右边,用左手很不方便,又不好起身跑到另一边去,只好又换回右手,但过了一会手又酸了,只好又换成左手。她发现另几个女恋人好像没她这么夸张,人家坐那里就坐那里,一个姿势可以保持很长时间,只有她,象长了“坐板疮”一样,总是坐不安稳,一下扑在他怀里——那是在用右手,一下又面朝前正襟危坐——那是在用左手。
她不知道到底是那几个女孩并没在挤疖子,还是人家手腕够韧,不像她这么容易酸痛。她觉得多半是后者,很可能她们挤疖子的历史比较长,锻炼出来了。这些事,肯定是可以锻炼出来的,就像跑步,刚开始跑一圈都费劲,但如果你天天跑,坚持跑,你就会越跑越轻松,慢慢地就能跑很多圈了。
于是她想到今后,不知道他回到D市之后会不会经常跟她见面?经过了这一段,他应该知道她是爱他的,是愿意为他做这些事的,那他是不是就不会躲避她了?他有自己的单元房,在那里没人打搅他们,他们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那他不就不用躲避她了吗?但她想到今后两个人在一起就是干这些,又觉得很没意思一样。只希望她把他的脓挤出来了,他就有心思谈爱情了。
她就这么胡思乱想着帮他挤疖子,不知道挤了多久,只知道天越来越黑,最后终于黑定了。他低声说:“用嘴来吧,不然还是射不了精的——”
她恨不得求他别再用这个“射”字了,不知道为什么,他每次说这个字,都让她觉得恶心,虽然她知道他只是在说个事实,用的也不是什么下流字眼,但她就是不爱听这个字。
她四面张望了一下,附近没人,便乖乖地俯下身,用嘴碰了碰他那个地方,没觉得有什么特别难闻的气味,但也绝对不是牛奶冰棍那么可口,说不清到底像什么,她这一生中见过吃过摸过的东西,还没一样可以用来比喻那玩意的,可见它的特立独行了。
他一点点教她:“含住了,用舌头舔舔前面那里,对——对——就是那里——感觉到那个小洞没有?对——就是那里——噢——好舒服——”
她知道那个“小洞”是干什么用的,不免有点恶心,但听他“噢噢’地低声叫着,心里还是有点成就感的,只是不太喜欢他指挥她的那种腔调,好像她只是一个工具,而不是一个他爱的人似的。她对自己说,别抱怨,把疖子挤通最重要,不然的话,他根本没心思谈爱情。想到这里,她觉得有了动力,挤,挤,使劲挤,把脓挤出来了,他就有心思谈爱情了。
他不断地教她怎么挤,有时叫她吸,有时叫她舔,有时叫她深,有时叫她浅。后来可能是觉得她不太能领会他的旨意,干脆自己动起手来。他的手象个司机,驾驶着她这个“挤脓机”,叫她深的时候,就使劲按她的头,叫她快的时候,就不断地提按交替,到后来她已经不需要做什么了,都是他在操纵,她只是提供一个口腔,用来容纳那个玩意,给她的感觉是,主要是他的脊椎骨不够柔软,他自己的嘴够不着他那玩意,如果够得着,还不如用他自己的嘴,因为他最清楚什么时候该快,什么时候该慢,什么时候该深,什么时候该浅。
她突然想起小时候看到过的一幕,一个痴呆儿,不知道怎么得罪了几个以爱打架出名的青工,被他们几个抓住,按住了头让他吃地上的泥巴,那个痴呆儿一次次地挣扎着把头抬起来,那几个坏蛋一次次地把痴呆儿的头按下去。虽然那事跟眼前这事性质完全不一样,但不知怎么的,一经想起,那个画面就在她脑海里扎个根,抹也抹不掉了。
她的头被他提起按下,她的喉咙被顶得想吐,由于一直张着嘴,没机会吞咽,口水也开始往外流,脖子也低疼了,她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一定是要多狼狈有多狼狈,要多低贱有多低贱,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出来。
他疯狂了一阵,终于大功告成,他没再提她的头了,而是使劲按在那里,让她差点喘不过气来,胃里一阵阵痉挛,呕吐感越来越强,然后她感到那玩意在她嘴里跳动,有什么东西喷进了她嘴里,她知道那是她为之奋战了半天的那包脓,她一阵恶心,不知道哪里来的一股力量,猛地挣脱了他,往河底方向冲去,边跑边呕,还没到水边,就已经把晚饭全都吐出来了。
她踉踉跄跄地来到水边,掬水漱口,漱了无数遍,才觉得止住了恶心。她回头看了看他们刚才坐过的地方,吃惊地发现他已经不在那里了,她一下就慌了,难道他发现她在呕吐,生气了?跑掉了?还是她没完成任务,断在关键时刻,酿成大祸,他已经死掉了?

我问她,为什么这么早就结婚了?她很是懊悔地,因为不小心怀孕,不舍得打掉孩子。我听了,很想给他一个抱抱,因为一个孩子,就这样把自己下半生送出去了,还没来得及董事,就要逼着自己懂事,去成为孩子的妈妈。

  “南山!”悠然无力地念着这个名字。曾经,她与南山的初遇,也是这样一模一样的对话,只不过,南山后面还有一句“我就是南山!”

“你想玩吗?”悠然盯着南山,这是她第一次那么认真的看别人。他长的很耐看,是那种越看越好看的类型。第一眼,悠然便觉得他一定是一个很好的人。南山望着眼前的女孩,皮肤白皙,鹅蛋脸,眼睛圆溜溜的,头发有点泛黄,看上去真像个芭比娃娃。这是南山对悠然的第一印象。

素珍也是我小时候的玩伴,虽然不是独生子女,却享受着来自爸妈无比的溺爱。

  嗯,我知道,我也是老师,这方面我懂。悠然沉默一会,发来一条信息。

转眼过了六年,十三岁的悠然上初中了。

后来我和素珍再无联系,倒是她妈妈,和我妈妈总有很多的联系。讲起女儿的现状,她妈妈也是一脸知足。

  悠然和大陆的婚礼是在嘉禾酒店里举行的。由于他们都是再婚,因此婚礼很简单,参加婚礼的宾客都是双方的至亲。四桌人,没有婚庆,没有音乐,没有鲜花。悠然穿了一身洁白的婚纱,脸上化了妆,娇艳妩媚,四十多岁的人看起来就像是二十几岁,一点不比那些初婚的姑娘逊色。岁月的铅华,只给她增添了些许成熟的风韵,顾盼间,安然知足的笑容是那么的得体,让人有种如沐春风般的舒畅。

后来南山经常去后山的池塘边钓虾摸鱼,悠然也随之一起。我想,这就是悠然为什么喜欢吃虾和鱼的原因了。

图片 1

  他愿意,他愿意妥协,正如悠然所说,他的身体不是他一个人的,他无权自我放弃!

悠然和奶奶一起生活,奶奶常常会去找南山的妈妈聊天,悠然有时也会跟去,七岁的悠然好奇心很重,瞧着南山家的日式装饰,动瞅瞅,西望望。南山有许多姐姐,还有一个远房表弟,所以屋内的东西虽多却不乱。有很多悠然没见过的玩意儿。悠然虽很好奇,却也知道不乱碰。看着屋里玩游戏的南山,悠然也很想玩。却不敢也不会,只在一旁看着。

她说,如果老公继续这种下去,她很想带着孩子离婚,可是她的身份证不见了,回到家妈妈不给她进门,她不知道以后自己要怎么走下去。

  “南山,你看……要不……你休假吧……休息一段时间,去……看看病……”校领导惋惜地对南山说。

“嘿嘿哈哈”……一阵清澈的嘻笑声伴着欢快而轻盈的步伐,黄金色的田野里,两个孩子打闹奔跑着……女孩和男孩在河边坐着,女孩羞红的脸蛋上春心荡漾。一缕风拂过秀发,男孩望着眼前羞涩的人儿,轻轻地抚摸耳边被风吹乱的头发。

她说“女儿幸福就很好了,她说她现在很开心。虽然男方什么也没有,但是男方在为女儿一点点努力,去学做咖啡,参加一些制作咖啡的比赛,我们都看到他在努力,认真学习认真工作。”

  昨天是他爸爸的祭日,我带他去大考山公墓祭奠的,一下子忙忘记了,对不起。

七岁的悠然,对十岁的南山,充满了崇拜和仰慕。悠然总是笨笨的,什么都不会,但是却很爱笑,脸上总是笑嘻嘻的,让别人一看就心生喜欢。南山虽只比悠然大三岁,却样样精通,很聪明,旁人看起来很难处,对悠然确实温柔许多。

这件事过了一阵子了,阿雅用一个陌生的号码给我打了电话,和我聊起了这些事的时候,她问我支持她吗?我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毕竟自己连恋爱都没有谈过,一点经验也没有。

  在泗水河边等你

一向主动跑来找南山的悠然,渐渐不找他了。南山知道悠然上学比较忙,所以也没去打扰她。可是这么长时间都没来……

为年轻的冲动付出了代价的小小

  悠然的心里大概有许多关于现实的顾虑吧,大陆自嘲地想。那就让他用实际行动向心爱的女人,向这个社会证明:他陆意的爱情不像时下那些小青年般寻求特立独行的片时激情。他是经过深思熟虑,下决心为那个悠然撑起一片天!

南山,你还记得我吗?

但是我想,阿雅一定也很难过,这件事在亲朋好友那里传开了,都是说她的不是,她一定得不得任何一个人对这份感情的支持,所以我说,我支持啊,你是我姐妹,你做什么我都支持。

  得到悠然的回应的大陆惊喜交加,他的嘴唇轻轻地向下压,摩挲着悠然湿润的脸庞,落下细密的吻。似乎这一切还不够,他想得到更多,双手在不停的抚摸、探索着,他的身子在悠然的带动下发出轻微的颤栗,他笨拙地探索到那红红的如火的唇,似乎那是他寻觅已久的光明,是他灵魂深处为之甘愿压抑的火种,他毫不犹豫地吻了上去,仿佛用尽自己所有力气,深深地吻着悠然干涸已久的唇……

九岁的悠然和十二岁的南山

但她还是读了昂贵的大学,虽然是专科的大学,她父亲说,女孩子不读点书,很难嫁得好。她父亲希望她在大学里认识一些同学交几万块上学的富家子弟。

  悠然毕竟是个女人,是生理和心理都正常的女人,需要有人疼有人爱的。特别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悠然一个人孤单地躺在床上,她想有个男人在她身边,能抱着她入眠。月圆之夜,当她辗转反侧的时候,大陆的面容也会在她眼前浮现。年龄的差距,大陆的年轻、优秀,还有自己带着小山……想到这些,悠然的心又会慢慢地冷下去,狠狠心让大陆从眼前消失,让沉沉的夜色和孤寂把自己吞没。

“南山,我,我以后不能经常来找你玩了。”

但无论怎样,结婚后的她们就从此和还在读书的我断了联系,我偶尔从亲朋好友那里得知她们的现况。

  “我是回来看你和小山的,你们过得还好吗?”南山微笑地看着悠然。

“我,我……对不起”说罢,便快速逃跑了。

女的长得亭亭玉立,身材均匀,比男的高差不多两个头,皮肤光滑,披着至肩的秀发,怎么看都特别顺眼。只是女的不怎么爱说话,一副很乖乖女的样子。

  “Nan shan, will you give yourself to Nan Ran, to be her husband, to
live with her according to God’s word? Will you love her, comfort her,
honour and protect her,and, forsaking all others, be faithful to her,so
long as you both shall live? ”
(”南山,你愿意娶悠然吗?爱她、忠诚于她,无论她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你愿意吗?”

是没有缘分吧

初中的时候阿雅是他们班的班长,我们还有联系,她会告诉我,哪个男生对自己有好感,哪个男生成了自己的男朋友,她们如何躲过老师同学,在校园的小树林里接吻,阿雅什么时候偷偷把他带回家之类的。

  “不!”南山似乎被一阵大雨淋醒了一般,抖落着身体上的寒意。“别告诉她!”最后的话,他是低吼出来的。

就这样,他们走散了。

嫁给爱情,没有面包素珍

  南山和悠然是高中同班同学,他们一起考取了省城南京师范大学英语系。在大学里他们花前月下,度过了许多浪漫、甜蜜的日子。学校的图书馆、食堂、操场、林荫道都留下了他们亲密的身影。秦淮河畔,玄武湖边,夫子庙是他们周末、假日里常去的地方。这些都成为悠然后来唯一的怀想,也成为拒绝其他人的理由。

没了南山的日子,悠然又变得不爱说话了,常常一个人坐在窗前,望着天上的弯月,数着星星,一下午就这样度过……

来自业余手绘,婚纱设计

  婚礼是在城里一家五星级大酒店——北辰国际大酒店举行的。婚礼的场面很是盛大,婚车都是宝马、奔驰什么的,有三十多辆,主车是兰博基尼。来参加婚礼的有上千人,由于酒店门前的停车场停不下车辆,只好下车步行前往。负责收礼份的是银行的职工,钱是点钞机点验收的。

南山是悠然的邻居。南山住在一楼,悠然在二楼。很小的时候,悠然很乖,很听话,却在五岁时因父母离异,悠然变得不爱说话,没有朋友,喜欢一个人独处。七岁的悠然看着刚搬来的邻居家的男孩,眨着大大的眼睛一副迷茫懵懂的样子。

不知道邻家女孩是不是真的快乐,但我看到男方很快乐,每天悠闲在家,抱着美女,住这父母打拼下来的房子,生活根本不需要花多大的力气就可以过得很好,为什么小龙女费力?

  幸福,祝你幸福……今天,他们每个人都在想着说着“幸福”这个两个字,就跟当年悠然与南山结婚时一样。他们习惯了用这两个字来评判生活的质量,测量人心的温度;他们也习惯了把最美好的愿望寄托在这两个字上,给最亲的人一种慰藉。

就这样,悠然到十八岁。

小小是我初中的好朋友,她在她的原生家庭里过得一点也不快乐。她们家很多兄弟姐妹,父母关系不好,家庭也不算富裕,父亲还有外遇,那时她总会跑来我家,说可不可以在我家呆一下,她没有地方可去了。

  小山升入四年级以后,语文和英语两科的成绩都不错,只是数学成绩差一点。大陆每天晚上都要教他学习数学,做大量的习题,大陆教的很耐心也很细心。

这是长大后,悠然常常梦见的一个场景,也是悠然想表达的心意。

男的长得肥肥矮矮,皮肤暗黄还爆痘痘,经常爱穿拖鞋和花纹短裤到处走。二十多岁却拥有一个不该是这样美好年华拥有的所有美好。

  起初,悠然还是不同意和大陆结婚,后来小山又请来了外公、外婆、舅舅、姨妈,轮番做妈妈的工作。在众多人的说服下,悠然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最终还是妥协、同意了。这么多年,她感觉自己亏欠了大陆很多。再说大陆确实是个很不错的男人,值得自己下半生去依靠。

悠然第一次见南山是在七岁。

听说每个富养的女孩最后都会愿意嫁给爱情。素珍大概就是个例子。读完高中后素珍就结婚了,和比自己小两岁的男孩,虽然什么也没有,但是很爱素珍,看素珍的时候一脸温柔,也是一个特别帅气的小伙子。

  悠然苦吗?那是一定的!南山走时,悠然只有二十七岁,小山才三岁。孤儿寡母,可想而知度日的艰难。那种孤单无助的困境也只有亲过历的人才能体会得到:家里煤气没了,孩子半夜里发烧,带孩子去洗澡……悠然却从没叫过一声苦。用南山的话说,她不是一个人在生活,她的身心,她的眼界,都还有南山的存在!她每做一件事,都会跟心底的那个南山说些悄悄话,那是属于她们共同的天地,也是独属于她的快乐。

“我,我……”女孩不知如何开口,正纠结着。男孩温柔的对女孩笑了笑。“我,喜欢你。”女孩憋红的脸在说出这句话后轻松了许多,心想:呼,终于说出来了。男孩木纳了一下,随后面带笑容。

我没有参加她们任何一个人的婚礼,有些是父母反对她自己偷偷结婚的,有些是那时我还太小,还有读书所以错过的。

  悠然逃跑似的离开了大陆的单身公寓,冲进雨里。她没有再穿雨衣,想让滂沱大雨淋湿自己混乱发烫的思绪。等她回到幸福苑的家中时,衣服已经湿透了。她脸上的水渍怎么也擦拭不完,她清晰地听了那锁被撼动的声响。

可惜只是个梦。

结婚后邻家女孩的父亲又对男方说,女儿之前读书花费了很多钱,现在嫁给你了,是不是要给点回来?男方母亲没有说话,就把钱给了。

  (二)

图片 2

最后,好姑娘,愿你嫁给爱情,愿你出嫁之前,认真为自己想更多,对自己人生负责。

  大陆第二次见到悠然是在泗水大街上。那是在一个春暖花开的季节,惊蛰已过,小草从泥土里探出了嫩黄色的头,盛开的桃花如女人粉嫩的脸。脱去了冬装的女人,纷纷穿上了色彩鲜艳的单薄的春装,脸色红润皮肤发亮,像是一朵朵盛开的桃花,真是应了那句“人面桃花相映红”的诗句。但在大陆看来,悠然更像一朵洁白的梨花。

悠然本就是很害怕别人的眼光和批评的人,以前还有南山的鼓励,现在她又只有自己了。仿佛所有她在意的人都要慢慢离开……

初中我开始懂事,自己去打小暑期工,那年没有和阿雅一起玩,后来我们的联系渐渐少很多,有的只是电话的几句无关痛痒的现况和问候。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呢?大陆的心里更加产生了想进一步了解悠然的欲望。这么一个成熟、漂亮的女人为什么会是单身呢?从那以后,大陆有时间就想找悠然聊天。悠然大都处于潜水的状态,大陆发出去的信息,悠然有时回,有时不回。

南山,你还记得我吗?

现在的她,依然在柴米油盐里为一个家努力工作着,偶尔不知道从哪里会听说她和老公闹矛盾,偶尔也会听说她在外工作很想念家里的孩子,快不快乐,或许只有她自己知道吧。

  在小山上大学前,两家人决定为悠然和大陆举行婚礼。


她的朋友圈最多的照片都是她的两个孩子,孩子很大了,准备上学了,她的封面是和老公的合照,但是却没有一条朋友圈发过关于老公的一丝一点。

  第二年秋天,大陆和媚儿离婚了。听说是媚儿主动提出离婚的,大陆爽快答应,同意净身出户。事后媚儿对人说,在结婚前就没有打算和大陆一辈子过下去,和大陆结婚只是满足一下父母的心愿而已。也许大陆心里也是这么想的。

七岁的悠然和十岁的南山

一开始就是一场交易,一方要钱一方想抱孙子,刚好各取所需。这样的婚姻,是不是也很好?反正快不快乐,谁都不知道。

  妈妈,你和陆老师结婚吧!一天小山突然笑着对悠然说。

也懂了男女之事。

后来她和她姐姐说,她很后悔自己这么早就嫁了,踏进他家门的那一刻,她就没有了自己的生活,从此生活都是老公婆婆和孩子,本来还可以奋斗的年纪,却早早放弃了那么好的年华。

  “你要我?你要我这个活废人有何用?你别忘了,你还是个母亲!”南山终于忍不住咆哮了。他原以为做个掩耳盗铃的人,不去触碰,铃声就不会响,就会向命运偷来片时的幸福,让他们的家还那样温馨,那样其乐融融。悠然为什么要去触碰,为什么要敲响它?让他接下来的日子在医院中,在各种冰冷的仪器中度过,让他们本就不富裕的家庭债台高筑,让悠然原来美丽的脸上为他而忧心忡忡,不,他宁可离婚,宁可孤独地死去,也不连累妻儿。

后来悠然性格变得开朗了许多,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那个淘气爱笑的她。这一切,都是因为南山的存在。

岁月逐渐在她们年少轻狂的脸上画上了烙痕,变得不再是从前的他们,她们过得怎样了呢?

  那天悠然有晚自习,小山又去了大陆位于泗水河边的单身公寓里,让大陆帮他辅导功课。由于是在夏季,天气说变就变,本来还晴空万里的,放学时竟下起了雷暴雨来。大陆打电话给悠然,让她晚自习后直接回家,不要再去带小山了,小山就在他那儿睡了。可是悠然不同意,还是执意冒着大雨赶往大陆的住处。等悠然赶到的时候,小山已经睡着了。悠然叫了半天,也叫不醒。

南山新家的地点,离悠然很近。走路五分钟就到了。悠然从奶奶那听道南山新家的地点,却从没去过。她想,就这样,挺好的,不是吗?

昨天想起了小小,我一个初中的好朋友,她现在已经是一岁孩子的妈妈,今年才20岁。

  “小山呢?”南山没有看到儿子,疑惑地问。

“然儿,你学习有什么不会的可以问我,虽然我的学习也不好,嘿嘿。”南山尴尬的挠了挠头。“在然儿心里南山哥哥可是什么都会哦。”儿时的悠然,对南山充满了钦佩。

初中毕业那年,阿雅和家人闹得很僵。原因是阿雅处了一个在外的社会青年,决定和他结婚,不读高中了。阿雅的父亲很生气,把阿雅赶出家门,说不再认她做女儿了。

  南山刚刚下的决定在悠然的温情中以摧枯拉朽之势坍塌成一片废墟。他的背不由自主地震了震,他的唇自然而然地微张:”
I will.(我愿意)”

不知道南山偶尔会不会想起悠然?

可是如果让我回到过去,我一定不会再对阿雅说这样的话。听说现在的阿雅过得很不好,我们已经没有联系,微信从来不说话,从此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了。

  婚礼那天从南山的墓地回来后,悠然和大陆一起就回到了幸福苑的家中。

“然儿,你来啦。怎么那么久就没来找我呢”

她和她老公就是在第一次见面后就这样开始交往的,那时候父亲也在场,听说对方有两个房,亲自看了房产证的名字,证实后二话不说就让女儿和男方相处。

  悠然哭得很伤心,继而大哭不止,眼泪冲淡了脸上的妆。大陆静静地陪在她身边,不停地用纸巾擦拭。无论悠然是刚才的明艳动人,还是现在的泪眼婆娑,他心里始终是爱着这个千疮百孔的女人。

悠然本就很难过,想起这件事更是无比委屈。她懂得以后尽量避免和异性接触。

下面我来分享一下来自身边的故事,我身边那些早早把自己嫁出去的姑娘。

  “你知道这么多年来,我是怎么过来的吗?你刚走的时候,小山每天都向我要爸爸。当小山生病的时候,我一个人在深夜里把他抱到医院,那种孤独无助的痛,你知道吗?每年过年过节的时候,别人家一家人团圆在一起,快快乐乐,欢声笑语,而我在爸妈面前只有强装笑容。特别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一个人孤单地躺在床上,那种寂寞……”悠然在南山面前有吐不完的苦水,有说不完的话题。

文/悠然见南山ll

邻家女孩就这样听从父亲的意愿和男方交往,后来父亲说你们结婚吧,对方家有两套房,还不错,像我们这样的穷人在这个城市拼一辈子也拼不到一个房子。于是邻家女孩就这样和男的结婚了。

  南山穿着一身深蓝色的九牧王西服,那是南山临走时候,悠然在第一街专卖店里为他买的。那天悠然在买衣服的时候,一直泪流不止,让店里的女服员莫名其妙,窃窃私语。

悠然坐在教室里,趴在课桌上小声的哭泣着。她不知道怎么就和南山成了这样。大概是青春期女孩的敏感和人们难听的说道声。四周的邻居常常指指点点说三道四,邻居都以为她们在谈恋爱,说声更是难听了点。常常对小孩说,“以后可千万别学他们,小小年纪不学好”

在婚姻里失去了自己的阿雅

  可她的心却异常的压抑,尤其是看到木偶般任人摆布的大陆后,她的心里更不是滋味。她说不出祝福的话,她甚至没等婚礼结束,连招呼也没打就提前急匆匆地走了。

文/悠然见南山ll

初中后小小离开了这座城市,回她姑姑那里职业高中,她说比起她自己的家,在姑姑家更要快乐一点,比起亲生父母,姑姑待她更好。她姑姑在四线城市,后来小小在读书的时认识了她现在的老公。

  没事,天堂里很好,像人间一样,有花有草,也有大街小巷,超市,饭店,茶社,KTV……

悠然时常会想起南山,却不管多想,都不敢去打扰。

她说她有点后悔,老公很好玩每天下班和朋友去喝酒唱歌到三四点,孩子也没有抱过几次,婆婆他们也什么也不管不问,自己照顾孩子没有工作没有收入,他们也没有怎么主动给过孩子买东西,孩子都是小小自己一手带大的。

  听到医生两个字,南山带着笑容的脸上顿时颓然了。她知道了,她还是知道了,他想给她的幸福就像泡沫一样,不管他如何竭力地保护着,都会在她知情后土崩瓦解

图片 3

曾经我们很要好,每一年暑假都会相聚一次,不是她过来我家住一个假期就是我跑去她家玩一个假期,我们什么都聊,也算是没有秘密的姐妹。

  (五)

不久,南山搬家了。南山没有告诉悠然,悠然也没有去问。就这样心照不宣的离开了对方的生活。

后来的我们就这样,渐渐从无话不说到了无话可说,干脆就不再联系,毕竟走得越来越远了。阿雅现在已经出来工作了,毕竟孩子要上学要开销,老公也不是很有钱很有能耐,一个家总得要两个人撑起来的。

  悠然由最初的沉沦到渐渐清醒,当她在瞬间认清了眼前吻着她的不是她的丈夫——南山,不是她心心念念的爱人后,她开始奋力挣扎了起来,一个劲地想从大陆的怀抱里挣脱出来。

“我,我知道,我就是喜欢南山哥哥。”

还能说什么呢?就如妈妈说的,自己选择的路,哭着也要把它走完。

  你说什么呀?悠然红着脸,瞅了小山一眼。

十一岁的悠然和十四岁的南山

毕业后她没有再读书,一个人回到这座城市打了两年的工,被她老公穷追不舍,最后决定和他在一起,嫁给他后回到了四线城市,住进他和他家人的出租房里,生了一个可爱的男孩。

  我走了以后,你就一个人在家了,我放心不下,再说陆老师是那么好的一个人,你干嘛不要?小山人长大了,胆子也变大了。

“我以后叫你然儿,好吗?”“好呀。” 甜甜的一笑晕染着甜蜜的气氛。

只是这么心疼邻家女孩,以后的日子,可能快乐减半,希望你能为自己人生做一次主。不要不负责把自己一生推送出去,不要这么早就把自己嫁给力一张你或许可以自己奋斗的房产证。

  “亲爱的,生日快乐!”南山放下小提琴,夸张地做了一个侍者的动作,把愣在门口的悠然迎到了餐椅上。

我很想你!

莫名其妙地,我想起了很多个身边的朋友,那些早早把自己嫁出去的姑娘。

  虽然小山不去大陆那里补习功课了,但大陆对小山的关爱一直没有改变。放学了,还会送小山回家,遇到下雨下雪天,会给小山送伞,小山没吃饭,他会带小山去吃饭,星期天还会带小山去玩,俨然就像是一位父亲的做法。

嘿嘿……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嫁出去的阿雅不久后生了孩子,从此她的世界就是围着孩子转,两年后她又生了一个孩子,也领了结婚证,从此做了全职妈妈,每天柴米油盐纸尿裤,而我的高中生活却是语数英,就算勉强聊时时热点也发现价值观完全不同了。

  妈妈,祝你和陆老师幸福、快乐,白头偕老!

“我知道,你上学比较忙嘛,还是学习重要”南山惊讶于然儿对他的称呼,这是在疏远吗?

我听了,心里一阵的难受,好好的一个姑娘,到底得罪谁了?为什么生活会变成这样?为什么上天要给她这样的安排?我无能为力,也只能安慰她,比起你的原生家庭,现在的生活不就知道过得稍微好了那么一点点就吗?那就好好认真努力生活。

  这么多年,他习惯了他的生命里有这对母子,他总是不自觉地就想到悠然,想到小山,想出现在他们面前。这习惯,哪怕是在他娶了媚儿后,也没有改变。为此大陆和媚儿吵过无数次的仗。媚儿有时会彻夜不归。

“傻瓜,你知道什么是喜欢吗?你还那么小。”

小小很瘦弱,很害羞,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女孩,在班级的成绩一般,好朋友也不多,但是很善良,不懂如何拒绝别人。在我眼里,她就像一个需要人保护的小猫。

  大陆最终还是不忍地放开了她,谁曾想,悠然反手就甩了大陆一个巴掌!那清脆响声,震住屋内的暧昧,也震住了有情与无情的两个人。

悠然多想再遇见南山一次,对他说:

阿雅四年级就谈恋爱了,五年级就没有了自己的初吻,那时候我还不懂什么是爱,但是对阿雅就是一脸的崇拜,觉得她是一个很受欢迎的女生,所以才会拍那么多次拖。而我在城市读书,教育特别严,整个小学几乎没有什么谈恋爱现象,我也很乖,心里只有第一名。

相关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