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得留足时间日益享用,张国中来了

图片 8

老板教给我们怎么样吃。老板既是老板,又是厨师,又是服务员。

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高海涛已是全国小小说业界的知名编辑。因为热爱文学,喜欢小小说写作,他从县里被借调到《沧州日报》副刊帮助工作。他和同事们竟能说服开明的报社领导,举办一场“亚龙杯”全国小小说赛事。半年时间,共收到来自30个省市及新加坡、中国澳门等地的应征稿件12700余篇,发表124篇,被权威报刊选载20余篇。当时的小小说创作正值风起云涌之时,而发表作品的阵地却是屈指可数。此届赛事应运而生,起到了为小小说事业发展推波助澜的作用,令全国的小小说写作者大有欢呼雀跃之感,至今令许多作者、读者记忆犹新。作为评委,我去参加颁奖大会,在火车站见到接我的顽童般的高海涛时,很疑惑地想从那张率真稚气的脸上找出某种答案。

说到吃的,立马精神来了。写一篇舌尖上的北京,就好像重新又回味了一遍那几道美食,口水又要止不住大量分泌了。

篇一:大约在冬季
大约在冬季,独自一个人走在悠长的小路上。树叶黄了,没有了往日的喧闹,留下的只是枯老的影子。树叶轻轻地落下来,慢慢地在我的眼前平躺,这一切都是那么的平静,像是他自己知道岁月将近而不再去挣扎得失,就算是从此结束自己的生命。“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一个生命的结束何尝不是另一个生命的开始。
寒意微醺,小路上没有遇见丁香花一样的姑娘。这里有一个传说,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大约在冬季,一个男孩来到了这里,他在等待一个女孩。他们约定,每年的这个时候都会在这里相见。不知是什么原因,男孩等待了很久女孩都没有出现,或许是路上耽搁了,或许是有事离不开。男孩心里很担心,假如女孩从此不再来见他,那他怎么办呢?女孩是不是忘记了,还是……男孩不敢再往下想,但愿这一切只是女孩在和自己开的一个小小的玩笑。
冬季的夜晚是那么的寒冷,男孩苦苦地等待着。这时远方传来一个轻轻的声音,很好听。男孩感觉到了,那正是女孩的声音。慢慢地,声音越来越微弱,男孩着急了,跟着声音找了过去。当男孩出现在女孩身边的时候,两个人轻轻地抱在了一起。没有责怪,没有抱怨。他们只有好好地珍惜这一刻的美好。男孩说:“我们以后再也不分开了好吗?跟我走,让我来照顾你一辈子。”女孩沉默了,男孩感到自己的肩上湿了,原来是女孩的泪水。男孩高兴地说:“傻瓜,哭什么啊?”女孩还是一直地流眼泪,男孩着急了。问:“怎么会哭呢,告诉我好吗?”女孩知道自己再也满不下去了,只好从头到尾地把事情跟男孩说了。说完以后,两个人抱在一起尽情地哭泣。
原来女孩的生命只剩下三天了,病魔的折磨已经让女孩纤瘦了很多。女孩告诉男孩,以后她不再的日子里,你要好好地照顾自己,也不要再为了她而不去爱别的女孩。毕竟,生命中,有舍才有得。男孩不答应,只有泪水的眼睛再也睁不开。或许只有女孩的生命才能重新唤醒男孩内心生出的爱。三天之后,女孩去了天堂。女孩临走时留下一段话:谢谢你这辈子给我的爱!假如你在那条小路上行走着,树叶落在了你的身上,那就代表我没有离开你,每一片的树叶都有可能是我。如果有下辈子,我们就做两片平凡的树叶,相守一生。
我哭了,因为这段凄美的爱情。做两片平凡的树叶,不再去承受生命中的起起落落。有的只是心与心之间的相守,至死不渝。这时,有一片树叶轻轻地落在了我的身上,是这个女孩吗?故事传说千年,难道我就是那个当年的男孩吗?我轻轻地捧起这片树叶,静静地观赏着,好美,好美……
一阵微风吹来,树叶轻轻飘落,满地红尘落叶,原来我要的只是千年之前的你。尘世间自有安排,珍惜这一片落叶,静美如天上人间!
篇二:大约在冬季
转眼间来到南国已经走过了两个冬季,南方的冬天在娇气中更蕴含着些许温柔,即使是深冬也时常是阳光明媚,让人丝毫感觉不到一点寒意,南方的冬天正如南方人的性格一样是那么的婉约和好客,时常都会让人热上眉头、暖上心头。
对于一个出生在北方的人来说,突然从北方来到南方,还真有些不太习惯,先不说别的,就拿饮食上来说吧,北方人喜欢吃得清淡,而南方人则更热衷于酸辣,南方人喜欢吃米粉,他们可以把粉做成很多种类,就如北方人可以把面粉做成很多种面食一样,是那么的可口、香醇。
记得刚进大学以来,很不习惯饮食,即使是在学校食堂里可以找到“北方窗口”,但是菜基本上都是一样的。几个北方的小伙聚在一起,时常抱怨学校没有面吃、没有饺子吃、更没有北方那香甜可口的菜夹模配上一碗豆腐脑的早餐,山东的大汉子想吃大饼,河北的小姑娘想吃白白净净的北方馒头,当然内蒙古的小伙子也会时常想起涮牛肉、烤羊肉的味道。
有时周末,北方的汉子们,会及早就爬起来,偷偷地熬一锅粥,悄悄地煮一锅面,只要一声吼:“吃粥了!”“吃面了”大家都聚了起来,你争我抢,狼吞虎咽,瞬时间满满的一锅面就被抢了个精光,偶尔还会听到“真舒服”“还是北方的面好吃呀”等一切热衷于北方饮食的的话语声。
南方的饮食很注重口味,特别是喜欢酸和辣的感觉,如果遇到一个南方人不吃辣椒就像遇不到一个北方人不吃面条一样,当然光有酸和辣还不行,得有酒才够爽快,特别是在西南地区,一盆酸辣汤火锅再配上一壶自家酿制的白米酒,那吃起来才够享受,那米酒入肚才叫那个香甜呀!
今天南方下了一场雪,虽然之前也时常有雨雪天气,但那都是些小打小闹。这场雪是我求学以来南方下的最给力的一场雪,漫天雪花,白雪皑皑,密密麻麻,瞬时间把娇气的南方裹上了一身白装,白雪中的南方更加显得美满、温存。雪越下越大,积雪越来越明显,此时的冬天正如一身婚纱的新娘,那么楚楚动人,青春美丽,让人迷醉与享受。
校园里,朋友们纷纷取悦着、嬉戏着,有打电话告诉远在海南家里的母亲:“妈妈,今天下雪了,我终于看到雪了”,他的声音是那么的自豪、是那么的喜悦,那是一个从小到大一直生活在亚热带从没有看到过雪的孩子。也有在雪中大声嚷嚷的“我到这儿来两年了,终于看到雪了”。也许对于一个北方人来说,冬天下雪,冬天玩雪、诸如堆雪人、滑雪车、打雪仗、男生们偶尔使使小坏把雪揉成一个团,然后偷偷地放在和自己最要好的女同伴的帽子里,已经在他们心中成为了一种习惯,一种过冬的习惯,一种不言而喻的北国冬天定律。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山舞银蛇,原驰蜡象,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这是伟人毛泽东笔下的北国冬天,北国的冬天在雪与冰的映衬下更加相得映彰,有雪有冰的冬天正如有血有肉的人一样才更具魅力。似乎北方人那种豪爽大气的性格也被这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冬雪给淋漓精致得展现了出来。
我爱这雪景,恨不得把天空整片雪花涌入自己的怀里,轻轻的对抱入怀中的雪说“我想你很久了”。趁着雪没有停,跟着自己的伙伴们贪恋在这漫天飞舞的雪花中,走过覆满雪花竹楼,踏过身着白纱的风雨桥,这篇原生态的土地上更添了一丝温柔与情调。
一群素不相识的女生看着我走了过来,二话不说就直接把相机塞到了我的手里,“帮我们合张影吧”最后还补了一句“记得多怕几张”,一张一张的笑容被定格在冬雪里,笑得那么的灿烂,那么童真,每一个笑脸都成了永恒。自以为爱雪只是上小学、上中学的故事了,没想到如今的大学校园里还有这么多的大娃娃们也是那么的对雪情有独钟,大家像小孩子一样天真浪漫的在雪中嬉戏着,欢呼着。所有的学习压力与不愉快瞬间被抛向了那片更高更远的雪空中。
在北方每年的冬天都要狠狠地下几场雪,有时会下一尺多深,然而对于我们这些长不大的孩子而言,那是最高兴不过的了,雪越深越好,大家三五一伙,六七一群,八九一堆,戴上手套,盖上帽子,扎紧裤脚那是最普通、简单不过的武装方法了,然后戴上凳子,放在具有一定滑度的公路直线处,一张凳子可以坐上几个人,坐在最前面的当然就是相当于“掌车头了”保证整条“雪车”的安全。这样来回的飞奔,要不了几次路面就会变很光滑,玩起来就更过瘾了,即使是玩得一身湿透也舍不得回去。
与其说是怀念北国的雪,不如说是怀念北国的冬天,与其说是怀念北国的冬天,不如说是怀念那片养育自己的故土和那片土地上的亲人。
这是一个季节,一个永远回眸也不会使人厌倦的季节。
这是一个季节,一个永远想念也不会使人孤单的季节。
这是一个季节,一个永远拥抱也不会使人寒冷的季节。 这个季节,大约在冬季。

那时候,这种吃法是新兴的,我从来没有看到过。走南闯北的张国中也没有吃过,他读涮为刷。

其实高海涛还是一位相当优秀的小小说作家。编辑之余,他创作了众多读者喜爱的佳作。《聪人听风》《狼毫画笔》《翡翠》《月亮湖》《1991年3月25日》《我的学画生涯》等,文如其人,把所有对生活的热爱糅进汩汩流淌的笔端,有清风细雨式的文字表达,有文本探索式的先锋架构,有崇尚真善美的精神追求,并出版了《穿越侏罗纪》《风儿来过我饭桌》等小小说作品集。办副刊犹如做人,天道酬勤,在高海涛身上,体现出这样一种意义,哪怕仅是一个简单的创意,只要数年努力,都能取得丰硕成果。

我们去北京,把吃的也列为重要行程,必须留足时间慢慢享受。

就在我准备去汽车站的时候,张国中来了,“怎么样,我有车了吧。”

从1995年至今,正是因为高海涛的坚守,《沧州日报》副刊从未放弃对小小说作品的青睐。踌躇满志的高海涛,逐渐把精力和注意力调整到办好副刊上,对文学意义进行宏观上的思考,对小小说文体以及通过副刊如何发现新人和推介佳作等产生着浓厚的兴趣。毫无疑问,“荐贤贤于贤”,编辑工作是一种公益事业,它的本质是为作者和读者服务的,也可以是一种互为红花绿叶的关系。一个名编辑的献身精神,同样是一种极高的人生境界。

第二站:北京烤鸭

来北京怎么能不吃北京烤鸭呢。这一次我们吸取了涮羊肉的教训,四点半就到店里了,最后一张双人位被我们占领。没一会后面等位的就排起了长龙。

两个人点了半只,绝对够了。

图片 1

片好的鸭肉

图片 2

小哥现切

我觉得吧,片皮鸭主要是酱好吃,掩盖了鸭肉的油腻感,再配上代表北京特色的京葱,包在面皮里一口一个超满足。

突然发现北京这边很喜欢拿面皮包着东西吃。第一晚的时候误打误撞进了一家鸡汤店,那家店也很有意思,去的时候快九点,里面只有一桌客人。

点了一个布丁,服务员说这个算赠送的,真是好随意啊。还点了个京酱肉丝,满满一大盘,我们就随意的夹来吃。过了好一会,服务员小哥突然又递上了一笼面皮,说是忘给了。好诚实的服务员小哥,就算他不给,我们也不知道。仔细一看,原来肉丝下面垫的还是京葱,难道京葱和面皮是好搭档吗?

图片 3

布丁和京酱肉丝

“听说你调到市里,进货的时候顺便买给你的。是不是很有用的。平时,经常在各地书亭里的刊物上见到你的名字,想去找你,又怕担误你的时间。”

高海涛的小小说《树叶绿的时候下了场雪》,是一篇带有自传体性质的描写心路历程的好作品。文中写道,15年后的今天,奔驰汽车销售公司总经理张国中,涮肉连锁店总店老板,还有我——报社广告部广告人,在一起涮肉。涮肉店的碗碗盘盘上都印着主人公当年曾激励过两位落魄者的话:人永远都不要忘记自己第一天的创业梦想。可酒后吐真言,两个老板哭了,放声地大哭:“晚了,什么都晚了。你忘了你初的作家梦想。我们忘了要的是你的精神产品的初衷。”

其他小吃

还是在那家烤鸭店,我们点了个京城四点。一端上来我就被它们萌到了。每个都小小的,却各具特色。

图片 4

从上到下依次是芸豆卷、驴打滚、艾窝窝和豌豆黄。记忆堪比金鱼的我们,问了服务员才记清楚哪个是哪个。

相传这几样都是清宫御膳房的头等宫廷小吃。豌豆黄我给它一个最佳,因为它吃起来口感绵密,又有浓浓的豌豆香,爽口而不腻。

说起北京的特色小吃,还有一样不得不提,那就是——豆汁儿。

我一大学同学,去北京玩的时候特地找了我们的班长当导游。班长带她去吃了一般人都不知道的豆汁儿,以显诚意。

哪知道我同学只喝了一滴。说是实在接受不了这个味儿。

图片 5

豆汁儿到底是啥?百度上说:豆汁是以绿豆为原料,将淀粉滤出制作粉条等食品后的剩余残渣进行发酵产生的饮品。

豆汁儿究竟是什么味儿?这可真没法说。这东西是绿豆发了酵的,有股子酸味。不爱喝的说是像泔水,酸臭。爱喝的说:别的东西不能有这个味儿——酸香!

我们是没有这个口福品尝了,去的几家店都没有和豆汁儿邂逅。虽留有遗憾,但来日方长,一定还有机会的。

好吃的就先写到这儿吧,再写下去,又该饿了。

-End-

-作者简介-

续雪。读书,写作,运动,一辈子的坚持。不忘初心,只管往前。转载请联系作者。

时间过得太快。转眼就是15年后的今天。奔驰汽车销售公司总经理张国中,涮肉连锁总店老板,还有我,报社广告部广告人。在一起涮肉。涮肉店的每一个锅锅盘盘上都印着我签了字的,那句歪歪扭扭的话。张国中每售出一辆奔驰车,都会赠给车主一条金钥匙链,金链是用18个环串起来的,每个环上都有一个字,串起来就是:人永远都不要忘记自己第一天的创业梦想。

一场文坛赛事,使刘国芳、孙方友、王海椿、芦芙荭、程习武、姚淑青、魏金树、钱岩等新老获奖者脱颖而出,在此后的岁月里,相继活跃于小小说舞台。当时有个小插曲,高海涛电话告诉我,我这一票将决定《风铃》的奖次。我对高海涛说,这是一篇难得的佳作,一定要评上一等奖。事实证明,叮当作响的《风铃》不仅伴随刘国芳的写作生涯浅吟低唱,而且至今也是当代小小说精品宝库中熠熠闪光的顶级佳作。另一位评委王蒙先生是当代小小说文本的倡导者和实践者,作为沧州籍的文学大师,他在颁奖会上毫不掩饰对家乡文事的惊讶,他说:“《沧州日报》作为地市级报纸,能办全国性的文学大奖赛,且如此成功,我很受鼓舞。获奖作品大都具有相当的水平,言之有物,形式也是多姿多彩的,小小说很有读者市场。”高海涛虽然只是坐在喧闹会场的一角,但报社领导当然不会忽略此项创意的具体实施者,给他立功、奖励并且转正为名副其实的文学编辑。

第一站:涮羊肉

位于东直门内大街的“裕德孚老北京涮羊肉”是我们一早就在网上查好的店。听说他家老板的爷爷是“京城切涮羊肉片之鼻祖”于德龙老先生。就冲这名头,味道怎么也差不到哪儿去吧。

那天爬完长城回到市区已经将近七点,再晃晃悠悠到吃饭的地方已经八点半了。我们还担心人家营不营业了了,结果跑过去一看,还有五桌人在等位。我们心里想五桌很快的,一眨眼就到了,和大上海的等位四五十桌比起来那算个啥。

图片 6

古色古香的门面

可是等了好久才出来两三桌,感觉不太对,进去瞄了一眼,乖乖,整个店里只有七桌!等到我们进去吃的时候,等了将近一个小时!

等位的时候,旁边坐了一北京大老爷们儿带着他女朋友一起来拔草。他跟小二闲聊说“全北京城的涮羊肉我都吃遍了,网上搜到你们家,特地来吃吃看。”看来吃货的嗅觉都是极其敏锐的。

他又问小二有啥推荐的?小二眉飞色舞地说:“咱家的黄瓜条那可是镇店之宝,每桌限量供应的。”我心里想:呸,这是什么黄瓜,这么妖孽。

后来看到菜单百度以后才知道黄瓜条是指:位于臀部(主要为半腱肌),沿臀股二头肌边缘分离出的净肉。

那就来一盘吧!

图片 7

点了一盘小三岔和黄瓜条,吃不出啥区别,视觉上来看就是一个肥一点,一个瘦一点。赶紧涮起来。

第一口就发现这肉怎么那么绵软,入口即化,不会是我没涮熟吧?不会啊,已经没有血色了。再涮久一点,还是那么绵密柔软的口感。我那吃惯了硬肉的嘴,简直要感动哭。羊肉一点膻味都没有,配上秘制的酱料,绝对能征服吃货的味蕾。此处省略三分钟中华小当家式内流满面的效果。

图片 8

毫不夸张的说,在上海从来没有吃过那么美味的铜锅涮肉。虽然吃饭环境不是很高大上,但是味道绝对一流。直到我们吃完,已经快11点了,店里还有好几桌人正在战斗,真是厉害。

老板也是个与我们差不多岁数的年轻人,看到张国中读刷,就为他纠正说,读涮。

故事、情节、人物的精心设置,无不打上作者个性化的生活烙印。人生悲剧莫过于追求上的南辕北辙,朋友的失望不堪是竹篮打水。主人公的文学梦在物化世界的面前妥协变形了,朋友们的精神期待湮灭了:“我似乎看到了那场雪,那场雪盖满树叶的绿。”此类题材属于有感而发,易对号入座,尤显真实感人。

没等我说什么,张国中已把我的被卷、脸盆什么的一股脑地放进了那辆破五十铃里后,又把我也拉上车。一踩油门,车就向市的方向奔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