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似又回来了它生命原始的卵壳中,邛海幽蓝

图片 4

古老的花园 我站在古老花园的铁栅栏前 探出身子四望;
周围的一切都仿佛沉浸在 怀念故乡的睡梦中。 在浓密的树丛上边,
在午后明净的蓝天, 正抖动和闪耀着 宝石般的光辉。 远处一片阴森森,
从那里缓缓地传来 叹息似的流水的回声, 水流声声恰如声声亲吻。
我的目光像做梦一样迷失在 那早已没有了花瓣的 凋谢的花朵,
带着一片灰暗的绿叶, 在清凉而颤动的空气中 转着圈,跌落在地上。
……枝叶不停地摇撼, 我不知什么神秘的力量在作乱: 从背阴的密林间,
好似飘来一团香云, 摹地伸出一枝神奇的玫瑰花, 她那极其柔软的身段,
久久地、孤零零地袒露在 轻薄飘洒的面纱后边。 她的双目紧盯着我的眼睛.
旋即又在雾气中遁去, 黯然而忧伤地 沿着小径的去路隐退……
从深深的浓密的小树林里, 传来单调的隐约的响声, 那是水流的回答,
一声滴答便是一个亲吻。 不远处,在洋玉兰花上面 在午后透亮的天际,
明晃晃地颤动着 一颗闪光的泪珠。 ……那花园重又隐入 悲哀的梦境,
一只高大的迷人的夜莺 正在寂静的远方哀鸣。

一只蚂蚁爬到了我的鼻间,我猛的一惊,睁大眼睛盯住同样惊慌失措的它,都为各自的误闯而落荒而逃。

 这可以是任意季节的一个午后,属于任意一个人的午后,可以是弗吉尼亚•伍尔夫的,也可以是布朗太太的,或者是克拉丽莎的。三个不同的女人,同样都被潮水吞没,穿过明晃晃的阳光,是无尽的黑暗与绝望。
花园中。那只鸟蜷缩在草地上,双翅合拢,紧贴身体。它似乎想化成一粒石子,以沉默面对这个破败的世界。它的一只眼睛还微睁着,闪着黑色的光彩,灰色的双脚已蜷起,像是又回到了它生命原始的卵壳中。阳光洒在它的身上,要再放上一朵玫瑰,我们总是希望美丽的生命能够不断地繁衍,那么美的玫瑰才不会消亡。死亡在这一刻,像山泉一样甘甜,清泠。谁都没有说话。谁都想亲吻死亡的面颊,像亲吻镜子里的自己。

(主播/阿姚 欢迎点击收听!)

图片 1

(文/独耕一亩田)
连续几天的秋雨,下一阵,歇一阵。对于干燥了多时的小城真是一场及时雨。干净凉爽的空气里带着雨天特有的气息浸润着房屋、树木以及大地的每个角落。
大半天在家看书,眼睛发浑,脖颈酸痛,站在屋檐下,看着细细的雨丝,便来了兴致,撑开伞,雨中散步去……
点击阅读全文!

图片 2

本期值班总编:邛海幽蓝

本期音频制作:文艺花园糯米团

清晨,鸟儿在宁静而湿润的空气中鸣叫。河边的草丛树丛里,有人打羽毛球,有人打太极,有人跳舞,有人对着河水吹长号。花白的头发,年老的身体,因运动而显出蓬勃的生命力。醉人的青草气息,缓缓的河风,与大自然和谐的律动,让人生出些许憧憬。

邛海幽蓝:铁树开花  

我迷迷瞪瞪的,回忆不起,是从何处被空降到这里的。一种白色的带球状的小花,发出气味独特又浓郁的香,梧桐树的叶片宽大而浓密。

主播:叶子,欢迎点击收听!

图片 3

(文/邛海幽蓝)

古老的火山
沉默了五千年
一万年的铁树
等到海枯石烂
世界到了末日
时间凝固成冰
当夜幕缓缓落下
空谷里传来埙的呜咽
一万支飞越时空的箭
穿透坚如铁石的心
我从伤痛中醒来
听到你回荡千年的足音
铁树开花了
炽烈的岩浆融化冰川
沉睡的美人
在万古绝唱中
浴火重生

(邛海幽蓝速写于2016夏天邛海湖畔)

点击阅读全文!

图片 4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