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总认为周围的全体都疑似戏剧,各类人都欢畅习于旧贯在宿舍拜谒电视机

漂泊了很久,慢慢的喜欢了黑夜,在黑夜里飞行,城市的节奏太快了,来不及呼吸早上的空气,就要飞快的打卡进入车间。象奴隶一样的工作,麻木的眼神看着转动的流水线,十分钟的梦想就被那七分的嘈杂声淹没了。人们都习惯了这样的日子,上班下班吃饭睡觉,整天像牛一样的卖力,挣取那可怜的钞票。

  《霸王别姬》中程小蝶最终在和段小楼演完一曲霸王别姬后,决绝地自刎于戏台上。在程小蝶的世界里他就是虞姬,而段小楼是他的霸王。
  清寒呆呆地望着已经黑下来的屏幕陷入了自己的沉思。
  人生如戏,清寒一直知道。从她出身的那一刻起,她总觉得周围的一切都像是戏剧,而她也是这个戏剧中的一个戏子,从此她戴上了假面,成为周围人所期待的样子。虽然她笑得灿若春花,只有她知道她的心是冰的。
  她冷眼旁观着身边的亲人,朋友,爱人。看着他们一个个离自己而去,她的眼神没有一丝波动,似乎早就预料到他们只是自己戏剧里的过客,曲终散人将尽。她每次醒来望着天空,早就分不清是现实还是梦境,她唯一知道的是戏剧还在上演,而她还要走着她的路。
  夜,是那么得黑,带着无尽的孤独和寂寞。看着沉浸在戏剧里的众人她讥讽一笑。她给自己的心砌上了一道围墙,又加上了一层厚厚的枷锁,自己出不去,别人也进不来。她觉得这样很安全,她早就厌倦了戏子的身份,不愿和那些麻木的人一起沉沦虚妄里。
  冷,深入骨髓的冷,寒霜,铺天盖地袭至,呆呆地坐在自己建造的空荡荡的死寂的城里。看着周围望不到边际的黑,孤独寂寞把清寒淹没。她不怕孤独,因为她注定要走上一条孤独无尽的道路。既然选择了前方,坚强,坚持,坚定的走下去。
  “清寒,你不觉得这样很累很孤独吗?”
  暖阳的话让清寒一愣,面上维持的假面都有片刻的松懈。
  “所有的结局已经写好,无论如何都会那样走下去的。”
  清寒的声音极淡,眼底的荒凉冰冷看的人心惊。
  “没有写好的结局,没有注定的一定,任何事都有双面性,清寒!你太过偏执了!”
  “偏执吗?回首往事,很多事情都被我预言中了,我既惊讶又惊喜……”
  清寒说完陷入了沉默中,眼里是散不开的冷漠和寂寥。就像是一个曲高和寡的舞者,没有伴舞,没有观众,只能孤独的一个人独舞。看的暖阳心莫名的发疼。
  “你可以找个同伴的!人不是孤狼,人是群居动物,需要同伴,需要安慰,需要支持,一个人的路太苦太累……”
  “同伴吗?”
  夜,如约而至,清寒微微抬起头望着天空的方向,身影淹没在黑夜中。偶尔周围洒下丝丝淡光。朦胧中一个黑影向她逼近。
  “你在看什么或者说你在等待什么?”
  清寒呼吸一滞,浑身血液像凝固了一般。
  她看不清来人是谁,但她知道那人和她一样,也坐在自己的孤城里。在等待着什么呢?她不知道,隐隐约约似乎知道什么,但又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
  “我不知道……”
  清寒的声音里夹杂着数不清的迷茫,夜似乎也变得更为幽暗。
  “这样啊!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在等着什么。要不我们一起等吧?一个人呆在一个空荡荡的孤城里晚上挺黑挺冷的……”
  原来,他也和我一样吗?清寒有点愣愣地想。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寂夜。”
  从此清寒的孤城里不再是一个人,多了一个叫寂夜的家伙。
  寂夜来了后,清寒惊讶地发现孤城的夜似乎变得不再那么暗淡了,空气里也慢慢地多了一丝温暖,是错觉么?
  夜,再次来了,寂夜也如约而至。他们一起坐在孤城里,微微抬头仰望着天空。
  寂夜侧过头看着清寒:“你为什么和我一样都喜欢四十五度仰望天空?”
  “不知道,也许是习惯了吧……”
  习惯了孤独,习惯了一个人,习惯的戴上了假面,习惯了四十五度仰望天空。一切太多都变成了一种习惯。也习惯了陷入戏剧吧!悲哀又麻木,冰冷又寂寥。
  “清寒!”
  清寒扭头一看是暖阳,习惯性的咧嘴一笑。
  但下一刻清寒的笑僵住了,她看见暖阳用审视的目光沉沉的看着她。
  “清寒,你有照过镜子吗?如果你照过你一定会发现你笑得很假,就像一个木偶一般!”
  “假?什么不都是假的吗?你,我,这个世界,都是假的。只是人们总是喜欢沉浸在虚假里而已。曾经的清寒也真过。”
  那时她有一个好朋友叫陋研,陋研虽然青春但和靓丽扯不上边。她们一起工作时,她听到私下里许多同事在讨厌陋研如何如何丑,难看。
  对于陋研的外貌,清寒不在意。一切都是假的,外貌不过是人的一副皮囊罢了,只是恰好是戏剧中长的比较丑的而已。
  她把那些话告诉了陋研要陋研离那些人远点,她到现在还记得陋研那天的神态。
  听完这些话,陋研沉默了几分钟,眼神有些锐利的看着清寒:“清寒,你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呢?”
  清寒闻言一愣,有点不知所措。
  陋研看了看清寒继续道:“就算我有缺点,别人说我坏话你也不需要告诉我,你难道不知道有些话说出来只会伤人吗?我宁愿听着别人虚伪的赞美的表象也不需要现实的残酷真相……”
  “你们不是都喜欢假吗?”
  清寒无辜的用那双清澈的眸不解的望着暖阳。
  就是因为这个世界的假,她宁愿孤独而又寂寞的呆在那座城。
  “……”暖阳看着清寒的样子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出口。
  清寒说完转身而去。
  夜,又是无尽的夜。
  今夜清寒回到孤城时发现黑夜下多了一道黑影,眼里闪过疑惑。
  “这是今天新来的叫暗流,他也是和我们一起等待的人!”
  听着寂夜声音里毫不掩饰的开心,清寒脸上也染上了些许真实的笑意。
  两个人的等待变成了三个人,天空慢慢的散发出了微弱的星光,看着那星光,清寒的心里有什么东西似乎破土而出。
  她知道她等的东西要来了……
  

这个冬天来的早些,街道上的行人还是那么的多,一个字就是热闹,城市就是城市,一到晚上就是特别的热闹,那些KTV,那些酒吧,那些蹦迪厅,那些溜冰场所,形形色色的人,这个世道,人要的是风度,不是温度,高跟鞋,黑丝袜,超短裙,吊带背心。男的就是格子衬衫,三七分的发型。

  “打破镜子,快,打破……”

周末到了,每个人都喜欢习惯在宿舍看看电视,睡睡觉。而我一个人喜欢在街上无边的走着,有时候品尝着一杯糖水,欣赏着来往的行人,时代进步了,人们都穿的暴露了,超短裙,黑丝袜,红红绿绿的发型。诱惑着每个人的心。

街边都是些嘈杂的滚动的音乐充斥着大街小巷。天空飞着细细的小雨,街上还是那样的热闹,安妮一个人在迪厅里的吧台边喝着雪碧,心情要想雪碧一样的畅爽。刺激冰凉。难得周末,上班那么的拼命,工资还是那么的低,加工资没有她的份,加班时常都有她的名字。穿着牛仔短裙,黑丝袜,吊带背心,看着那些拼着命蹦跳的人,就如同吃了一颗摇头丸,听着放肆不羁的音乐,真想在台上跳个疯狂,可是她很不会跳。一个人在吧台边傻笑。今天晚上,他的男朋友还在加班,说起来她的男朋友就是一个工作狂,这个时代,怕的是贫穷,寂寞,她的男朋友叫云飞,来自平困的山区,安妮看上他的就是那种对工作的干劲,她相信对工作认真的人,对女朋友也一定好。有的时候女人的直觉也会是错误的向导,女人想要的是一颗温暖的心,想到这里,安妮还是一样的傻笑,她相信一切都是宿命,女人就是男人的温柔的工具。云飞只知道拼命的工作,拼命的挣钱,把全部的钱拿给安妮又怎么样呢?

  “可是……”

我习惯在公园的桥上,看那湖水,也称不上湖水,月光倒映在水中,一个人看着,带上耳塞,听着那些熟悉的歌声,打动我的不是歌声,而是那些歌词。远处是一个溜冰室和迪厅,滚动的音乐淹没了整个上空,天空都显得通红起来。公园的两边都是落叶,告诉我秋天来了。

安妮一边喝着雪碧,一边拿出随身带的镜子,看着镜中的自己,孤芳自赏。来迪厅就是为了解除心中的寂寞。看也是一种真正的享受。心中的苦云飞也不明白,她感觉到在一起无形的压力了,好像有一层隔阂,有什么心里话面对面都说不出来了。每天都很少说话,只有在下班回租住的小屋里,云飞下班了就看电视,打开电脑玩游戏,安妮一个人在床上玩手机,身体出了做爱,什么都没有感觉了。

  “来不及了,我会陪着你的,……一直陪着你……”

我希望你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发自内心的

像安妮一样,有个男人经常在这家迪厅来,他很喜欢蹦迪,身体左扭右摆,随着音乐疯狂着,蹦迪忘记工作的烦恼,全身心的释放。他把蹦迪当做一种减压的方式。经常看到安妮一个人来。今天晚上不知道怎么了,这个男人手里拿着一罐啤酒喝着跳着来到安妮的眼前,“美女,一个人来,交个朋友,喜欢你这样的微笑。你有一道过不去的坎哦。我帮你。”我叫林辉,叫我辉哥就可以。安妮说,“你什么东西,算什么葱,我有必要认识你吗?”这是他们的第一次对话,也就这样相识了,还是一个公司的人,安妮在想,都怪自己平时工作太忙了,一个公司的人都不认识。林辉说,“我知道你有男朋友。我不介意。”安妮还是一直在傻笑着。自从那以后,林辉总是在安妮的眼前出现,上班,下班。有说有笑。安妮说,我的梦想就是去美丽的云南香格里拉,两个人在马背上在草原上策马奔腾,看蓝天白云。手牵着手,十指紧扣看大理的洱海苍山,三塔。林辉说,我的梦想一家人去看大海,看潮起潮落,聆听还的心跳声。有一座小屋,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漆黑的小屋再没了声音,那急促而悲伤的声音仍回荡在小夜的耳中。

我在用心的记着你说的每个字

安妮,相信云飞能够给你想要的梦想。

  她抽泣着,血与泪融合在一起,斑驳的光,破碎的镜子,一切都破碎……

心里的恐惧更加的强烈了

安:希望如此,云飞只知道工作,他一点都不知道我真正想要什么,他给我钱,我是那种势利的人吗?我想要的不是他的钱。其实他一点都不懂我的心。

  福?祸

接受了关于你的一切,以前的都让她过去吧,忘记一个人,一件事情不是两三天,也许是一辈子的时间。你想刻意的忘却,反而在脑子里的时间越久。

辉:那你们好好的沟通,心灵的沟通,面对面的沟通。

  小夜趴在爸爸妈妈的门口,手里拿着一只纸花。

看着一对对的情侣在公园里相互亲吻,看着角落里那可怜的小乞丐,我每次都会给她十元,买一束玫瑰,在夜空下孤芳自赏,看着她小小的双手,每个人都有生活的权利,生活的选择,都是为了更好的活下去,有时候我讨厌活着,活着很疼痛,痛得心在滴血,撕心裂肺。忘了自己,忘了明天怎么走,心那么的渺小,习惯了从这个地方到那个地方,从这个城市到那个城市,一直居无定所的流浪,漂流。也许这就是命,我相信命,命其实就是自己所走过的路,每个人走的路不同,而心都是一样的,想要稳稳的幸福,给自己的心找个停泊的港口。

安:我发现我们说话越来越少了,缺少共同的语言,我不知道当时怎看上他的,以前不是这样子的,现在说话都感觉有压力。

  “找到合适的了?太好了……”

在欣赏羡慕嫉妒别人的同时,别人也在欣赏嫉妒羡慕你,人都是这样子生存的,你想进去,她想出来。安雅走过来了,我们认识了很久,她在酒吧上班,她喜欢那样放纵的生活,看着她那样忧郁的眼神,让人看了心疼,捧在手心舍不得触摸,她注定是别人欣赏的景色,谁都不敢拥有,很容易破碎。她也喜欢一个人在公园,看琉璃般的天空。

辉:你想的太多了,好好珍惜在一起的缘分,在这么大的世界里相知相遇在一起不容易。

  “可手术费……”

我问她,你的梦想是什么。

安妮觉得和林辉越来越多的话题,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一点压力也没有,林辉也有这样的感觉。上天就是这样的安排。很自由。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那有什么?只要小夜的病能好……”

她说,不知道,活了这么多年,我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就是喜欢旅行,一个人,带着相机,什么都不想。

林辉打电话给安妮,说今天是他的生日,请他吃饭,云飞又在加班。安妮一个人在屋里觉得无聊,就答应了林辉,天空还是下着小雨,丝丝的,林辉就等在那颗常青的大榕树下面,穿着格子短袖,牛仔裤,平平的发型,,做了一番精心的准备,安妮还是牛仔短裙,吊带背心,休闲的打扮。城市的灯火恋人陶醉,通红的夜空,琉璃般的灯光,夜晚就是那样的刺激热闹。他们坐了一辆出租车到了南城路的豆豆迪厅。林辉爱蹦迪,安妮喜欢欣赏里面的气氛。她们定了一个桌位,正好对着迪厅,滚动的音乐四周的墙壁都感觉震动,地板都在震。那些酒味,烟草味香水味,胭脂味。那些妖媚的身姿在扭动着。安妮在欣赏着林辉的身姿。一切都在尽兴中。忘记了自己是谁啦。林辉就是喜欢安妮娜清澈的微笑。

  “病?什么病?”小夜心中十分疑惑,不禁难受起来。

我也很佩服她的勇气。我说过我们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没有权力干涉。

安妮问,你为什么还不找老婆呀?

  她默默回到房间,将自己埋在了被子里眼泪簌簌地流。

在这样的夜空下,我们对视着,触摸着彼此的心灵,而谁也走不进去,我们把门关的太紧了,不想让自己再次把梦破灭,

林辉答,我已经不敢再爱了,爱了就不自由了。

  “小夜,该走了,外婆该等急了。”

看着她的褐色吊带背心,黑丝袜。我说,我们这样的纯洁还能持续多久呀,会不会被世俗所淹没。

安妮说,你有伤痕,无法忘记过去。

  “知道……”小夜望着满屋的娃娃,有些茫然,但随后便站起来,随手抓了一个往外走。

她捧着我的脸,说,看着我,看着我的眼神,相信我们的情谊。一辈子的情谊,不在这座城市了,我都会记得你的傻笑,记得我们相识过。

林辉说,也许要到那一天,我抱着玫瑰,跪在那个女孩的面前,也许我会重新开始。我不是那种女人玩过就不想要的垃圾,随意抛给别人,我不是垃圾。你看我像垃圾吗?

  “怎么不多带几个?”爸爸笑着问,他的脸有些蜡黄,眼角有几丝皱纹,曾经俊逸的脸庞如今变得苍老。

我说,看玩笑了。她说,感情是开不起玩笑的,在这样的茫茫人海中,你我的相遇不容易的,一路走来,珍惜就是好的。

安妮说,你这么优秀的人怎么会是呢,你是典型的好男人,不会撤喝嫖赌。现在这个城市不嫖的人太少了。男人有几个臭钱就在外面拈花野草的。有一次,云飞过生日的时候,在出租车里还抱了一个女孩,当着我的面,回家他说酒喝多了不记得了。

  小夜怔怔的望着,如同在看一个陌生人。

我喜欢拥抱着她,感受彼此的真诚。

时间在一天天的过去,林辉的前女友雨欣从海南回来了,告诉林辉,她想通了,那个男人玩过她就把它甩了,他有很多的女人,现在回来想跟他和好,林辉一再的坚持,不可能回头了,彼此的心里都有一道伤痕了。怎么可能回头了,他不是女人的垃圾,挥之即来,挥之即去。雨欣说,在这里就有他一个人了,其他的人都不会在找她了,跟她交朋友了。

  “爸爸?”小夜小心翼翼地叫道。

我们一起走在街上,一起喝过酒,一起看过电影,一起上过网,一起通宵过,一起哭过,一起开心笑过。

林辉问安妮,雨欣回来了,怎么办?

  “怎么了?”爸爸回过头望着她,眼神中充满着疼爱。

南方的夜空,都是朦胧的月色,没有家乡的明亮,人太多了,工业区太多了。人们都把梦想寄托在这里了。枫叶红了,而榕树那样的长青。

安妮说,这就要看你自己的选择了,路是自己选择的,跪着都要把它走完。安妮的心里还有一股股的醋意,不知道为什么?她清楚自己的位置。不敢再多想。奢想,妄想林辉的爱。她还是舍不得云飞,云飞没有背叛她,没有负她。她们现在就只是少了一点语言,其他没有什么。林辉一再暗示他的爱意。现在雨欣又回来了,她希望她们和好,她就不再犹豫了。事实不是她想的那样。林辉越是躲着雨欣,每天下班雨欣都在公司的门口等着林辉。林辉走到哪里,她后面跟到哪里。林辉是一个心软的人。看着有的时候下雨把雨伞给了雨欣,自己像落汤鸡一样。安妮看着心疼起来,她觉得他们之间有一个抉择。不想再这样下去,后对谁都不好,对云飞更是不公平的,到后连选择的机会都没有了。

  小夜跑过去,扑入爸爸怀中紧紧抱着她,眼泪莫名流了下来。

那个角落围观了好多的人,还有警察,我和安雅也走了过去。我惊呆了,躺着的是那个小乞丐,玫瑰花撒了一地,和她嘴角的血一样的红艳.刚才好好的生命,在一刻间就没有了,我在觉得生命那样的脆弱,人是那样的冷漠,这个城市我能呆多久呀。不可想象,不可理喻。那时间,我紧紧的抱着安雅,原来我那么的在乎她呀,我们彼此都成了对方的一棵救命的稻草,她也紧紧的抱着我,只要有一方松手,我们都会掉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中。生命脆弱的我们呼吸机会都没有。

  “我爸爸还在他还是我的爸爸……”小夜张着嘴,却没发出一点声音。

鱼离不开水,云离不开天空,落叶无情,化作淤泥更护花。

  “会好的。都会好的。”小夜的爸爸闭上眼睛想着。

  小雨淅沥,寒风刺骨,一声春雷邹翔人间之祸福。

  泽

  “……发生一场车祸……车冲进了河中……目前生死未卜,警方正在联系家属。”

  一台老电视,夹着杂音,声音断断续续。

  外婆匆匆离开家,只留下小夜一人在家。

相关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