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者单独凭著船窗闲憩,把那恼人的情爱 托付与万顷的空灵 回复笔者质朴的 美观的真心

  托付与无涯的空灵——消泯;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1931年11月19日,徐志摩搭乘“济南号”邮政飞机北上,途中因大雾弥漫,飞机触山,不幸罹难。

  吹生了水面的漪绒,

初秋的凉风 吹生了水面的涟漪 吹来两岸乡村里的音籁 静看这一河的波澜,
一度与童年的情景默契 白云在蓝天里飞行 绿水于青山间蜿蜒 把这恼人的年岁
把这恼人的情爱 托付与无涯的空灵 回复我质朴的 美丽的童心
似山谷里的冷泉一捧 似暮色里归巢的鸟儿 似河畔摇曳的草花 自然的鲜明

那河畔的金柳,

  像池畔的草花,自然的鲜明。

我甘心做一条水草!

  白云在蓝天里飞行:

因为真的扎心了,你说你没事投入人家波心去干嘛?还要让人家不悲不喜,人家怎么做的到?世间上就有许多人,明明很深爱,却成了过客,就像徐志摩笔下的云一样,投入湖的波心,却又瞬间走开,留下湖水起涟漪,一波又一波,云你去哪了?

  但这无端的悲感与凄惋!

那榆荫下的一潭,

  竹篱边犬吠鸡鸣:

下一段写的更现实,把你我的相逢到方向不同,还劝对方记得也好,最好忘掉。因为相逢那一刻就绽放了所有光亮。

  像晓风里的白头乳鹊,

你不必讶异,

  田场上工作纷纭,

揉碎在浮藻间,

  这是清脆的稚儿的呼唤,

天上那颗不变的大星,那是你,

  回复我纯朴的,美丽的童心:

徐志摩的诗没有留下怀念原配妻子张幼仪和儿子的任何痕迹,但愧疚是有的,在《领罪》里:“这是我唯一的机会,自己到自己跟前来领罪。”

  静听著远近的音籁,——

然而徐志摩却说,即便如此,你也不必惊讶,也不用太开心。因为白云转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小舟在垂柳荫间缓泛——

作别西天的云彩。

  又一度与童年的情景默契!

不是清泉,是天上虹,

  像山谷里的冷泉一勺,

作别西天的云彩。

  静看著一河的波幻,

悄悄是别离的笙箫;

  我欲把恼人的情爱,

更无须欢喜——

  吹来两岸乡村里的音籁。

悄悄的我走了,

  一阵阵初秋的凉风,

我欲把恼人的年岁,

  我独自凭著船窗闲憩,

我轻轻的招手,

  我欲把恼人的年岁,

悄悄是别离的笙箫;

沉淀着彩虹似的梦。

1923年成立新月社。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吹来两岸乡村里的音籁。

夏虫也为我沉默,

[徐志摩]诗歌

诗人卞之琳说:“这首诗在作者诗中是在形式上最完美的一首。”

静看着一河的波幻,

吹生了水面的漪绒,

又一度与童年的情景默契!

满载一船星辉,

托付与无涯的空灵——消泯;

1935年徐志摩和陆小曼的恋情在北京社交界传得沸沸扬扬,他为此出国考察避嫌,身处异乡,他将对远方恋人思念的痛苦化成诗篇,构思创作了具有独特意蕴的《翡冷翠的一夜》:

向青草更青处漫溯,

但愿你为我多放光明,隔着夜,

那河畔的金柳,

满载一船星辉,

小舟在垂柳荫间缓泛——

那榆荫下的一潭,

说起徐志摩,大家都会想起情诗,而说起情诗,多少人都写过。虽然没有徐志摩写的好,但都写过。

软泥上的青荇,

正如我悄悄的来;

《再别康桥》

轻轻的我走了,

我独自凭着船窗闲憩,

相关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