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兴那几个湖边的房舍也得以对外营业了,依依的塔影

  深深的黑夜,依依的塔影,

在里面休息了片刻,打车,路过了吴山广场,清河坊古街,在14.30前,赶到了火车站。

送别了余姐姐,我离开了拥挤混乱的候车厅。 找一网吧,敲下了下面的字。
离去时,这城市用灿烂,明媚的春向你微笑,西湖边杨柳摇曳,风韵逍遥。
还有半小时,就要检票,登车,回家,我隐忍了很久,告诉自己不要难过。
过客的经过,你已感受这城市的美,走过车站的天桥,微微发红的脸。
你是否看透了阴霾,极力地晃掉眼泪,用金橘味维生素水为你过滤。
很多情感想要抒发,一贯常言的我,现在之字片语不想提起情。
整装上路了,那是归家之旅,亲爱的,放轻松,深呼吸。
不要考虑酝酿字眼了,你敲打的速度已经飞快,时间匆匆不如你思考。
我没带耳机,能清楚地听到火车飞驰拉笛声,内心一再催促急促跳动。
我的精神家园,再看你一眼,拿起背包,停止在站前离去篇。
漫漫长路,殊途归路,内心奔腾,等我回来。
———————————————————————————————————————————— 2005.03.23.15.30开 1342次
03车 42号
列车开启,有音乐响起,当缓缓离开杭州站时,我突然恋恋不舍起来,一切情感没有酝酿,自然的流落,人生有多少的重逢和错过,又有多少个十年,能如此共度。在人群中,在注足的目光中,在陌生的环境中,因为,有了一段悲伤的音乐,我还是不自觉的淌下了泪。想用手臂遮着眼睛,想用手背擦去泪。但都是徒劳,泪越涌越凶。周围有眼梢在漂,肯定有惊异和不解。我很想低头闭眼去休息,却发现这样,只会泪流满面。一个人归家,没有安慰的言语,没有伪装的侥幸,请让我痛快地洒落哀愁
九点整,到达了无锡,多么熟悉的味道,请让我深吸。
用徐志摩的诗结尾吧。《月下雷峰塔影》 我送你一个雷峰塔影,
满天酬密的黑云与白云; 我送你一个雷峰塔顶, 明月泻影在眠熟的波心
深深的黑夜,依依的塔影 团团的月彩,纤纤的波鲮 假如你我荡一支无遮的小艇,
假如你我创一个完全的梦境!
杭州游更多图片版浏览:

雷峰塔倒掉后,鲁迅先生曾两次发表文章,借白娘子被僧人法海用雷峰塔镇压的民间传说,阐述他反封建的鲜明理念。然而在建筑学家的眼里,雷峰塔则独具美学意义。陈从周先生在《说园》里写道:“西湖雷峰塔圮后,南山之景全虚。景有情则显,情之源来于人。‘芳草有情,斜阳无语,雁横南浦,人倚西楼。’无楼便无人,无人即无情,无情亦无景,此景关键在楼。证此可见建筑物之于园林及风景区的重要性了。”①。陈从周先生是中国著名的建筑学家、园林艺术家,他极其热爱中国的园林艺术。

  团团的月彩,纤纤的波鳞——

柳浪闻莺

宋人林逋曾有“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的诗句。写的是梅花,也是我记忆里西湖南岸的汪庄,我曾经在这里,最近距离地感受过西湖的气息。

  我送你一个雷峰塔影,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最含蓄的是南、北两高峰之双峰插云,如明朝张岱诗云:一峰一高人,两人相与语,此地有西湖,勾留不肯去。

  明月泻影在眠熟的波心。

曲院风荷

最富情调的是三潭印月:三潭塔分一月印,一波影中一圆晕;

  满天稠密的黑云和白云;

花港观鱼

① 见《说园》摄影版第39页,山东画报与同济大学出版社,2002年10月。

  假如你我创一个完全的梦境!

龙井问茶

夕阳顺着柳树梢,悄然走在滑落湖心的路上。

  我送你一个雷峰塔顶,

飞来峰

历代关于斜阳残塔是否应该再现都曾引发过争议,清文学家张岱曾写道:“残塔临湖岸,颓然一醉翁。寄情在瓦砾,何必藉人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