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霸住梦,也跟著耶稣的脊梁

  天黑它们也不得回来,

社会学告诉我们,人区别其他物种最大的特点是:主观能动性,说白了就是随机应变。

喂,看热闹去,朋友!在哪儿?卡尔佛里。今天是杀人的日子;两个是贼,还有一个–不知到底是谁?有人说他是一个魔鬼;有人说他是天父的亲儿子,米赛亚……看,那就是,他来了!咦,为什么有人替他抗著他的十字架?你看那两个贼,满头的乱发,眼睛里烧著火,十字架压著他们的肩背!他们跟著耶稣走著:唉,耶稣,他到底是谁?他们都说他有权威,你看他那样子顶和善,顶谦卑–听著,他说话了!他说:“父呀,饶恕他们罢,他们自己都不知道他们犯的是什么罪。”我说你觉不觉得他那话怪。听了叫人毛管里直淌冷汗?那黄头毛的贼,你看,好像是梦醒了,他脸上全变了气色,眼里直流著白豆粗的眼泪;准是变善了!谁要能赦了他,保管他比祭司不差什么高矮!……再看那妇女们!小羊似的一群,也跟著耶稣的后背,头也不包,发也不梳,直哭,直叫,直嚷,倒像上十字架的是她们亲生儿子;倒像明天太阳不透亮……再看那群得意的犹太,法利赛法利赛,穿著长饱,戴著高帽,一脸的奸相;他们也跟在后背,他们这才得意哪,瞧他们那笑!我真受不了那假味儿,你呢?听他们还嚷著哪:“快点儿走,上‘人头山’去,钉死他,活钉死他!”……唉,躲在墙边高个儿的那个?不错,我认得,黑黑的脸,矮矮的。就是他该死,他就是犹大斯不错,他的门徒。门徒算什么?耶稣就让他卖,卖现钱,你知道!他们也不止一半天的交情哪:他跟著耶稣吃苦就有好几年。谁知他贪小,变了心,真是狗屎!那还只前天,我听说,他们一起吃晚饭,耶稣与他十二个门徒,犹大斯就算一枚;耶稣早知道,迟早他的命,他的血,得让他卖;可不是他的血?吃晚饭时他说,他把自己的肉喂他们的饿,也把他自己的血止他们的渴……

恍惚间,又一个白日,又一个黄昏过去了,她还是站在窗帘后面,看着,看着……那个熟悉的身影越来越多的出现在篱笆墙下,无言的粉刷着篱笆架,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

  过天太阳羞得遮了脸,

新澳门手机版,“我一直在追寻自己的梦想,为什么总是不得志?”—-告诉我,你的梦想是什么?

……

  她占了白天,又霸住梦!

“我一直很努力的工作赚钱啊,为啥还没进步?”—-你只是机械地做三年前就在做的事,三年你掌握了什么新技能了?

还记得,院子都篱笆墙还是和他一起堆砌的,那时,她仿佛是一名快乐的小女孩,搭建篱笆墙的时候,溅了一身的泥,抹了一脸的土,她和他的笑声不断,终于在太阳西下的时候,完成了这个“庞大”的工程!

  月亮残阙了再不肯圆,

所有的不得意,都是自问自答。还有脸来要求所谓的安全感?不给自己下濒临垂危的讯息,已是上帝赐给你最薄的那层脸了。

日复一日,不敢迈出家门,仿佛外面的一切,都是游离在空气中的灵魂,就这样,每天躲在窗帘的后面,偷偷的,偷偷的,看着一层不变的篱笆墙。

  她早就回避,早没了影。

我一度不信所谓的安全感,尤其从别人那剐搜来的。世界在变,你在变,他在变,唯一不变的是,我们都是人。

好熟悉,好熟悉的味道……

  这一半也是灵魂的懒,

想那么安全,为什么不躲到安全套里?

空气,仿佛已经凝结,时间,仿佛已经停滞,一个在观看,一个在粉刷……这个早已经属于他们的家,一天天,又变得美丽起来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