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者想跟《皮囊》第贰个逸事中阿太的,后来阿太走了

图片 2

《皮囊》是蔡崇达的第一部文学作品,这本书一个章节就是一个故事,第一个故事取名叫做《皮囊》,书名也是来源于这篇文章。

作者写自己的母亲,不顾自家的房子有可能一年半载之后就要被拆迁,不顾家里还有更多的事情需要花钱,坚持一定要把房子盖到全村最高的四层,要在大门放上刻着父亲和母亲两个人名字的石刻对联。仿佛只有这样,方使一个贫穷的家庭在全村人面前能够高高昂起自己尊严的头,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表达母亲对父亲的爱情。“人活着就是为了一口气,这口气比什么都值得。”父母一些看似不可理喻的行为背后,是他们从苦难中收获的人生哲学,和解方能带来抚慰。

右一为蔡崇达

突然就懂了,心就软了,就被感动了,眼睛里酸酸的。

也是因为这份特殊的气质,作者特别喜欢与阿太待在一起。后来去外地工作,与阿太见面机会也少了,但是只要是工作中碰到不顺心的事情,作者都回选择回到阿太的身边,陪她坐一个下午。虽然阿太不大听的懂,后来甚至不再听得到,但是这样的陪伴却能够安抚作者,让他鼓起勇气重新开始。

答:我来到这个世界,并不是我的意志所决定的……

                                       ——不靠谱的冉树人

在她九十二岁时,自己去补房顶的窟窿,不小心摔的动不了了。在曾孙去看她时,这个坚强又倔强的老太太却哭了。这便是一切转折点,原来,坚强如她,也会流泪,也会脆弱。她明明就是个普通的会害怕亦坚强的老太太啊。

  • 电影《山河故人》观感
  • 京剧《看钱奴》观感
  • 《一站到底》观感

作者写从小生长在闽南海边渔村的母亲,从不畏惧天地的狂野少女,成为笃信乡间各种祠堂庙宇里的各种神灵的妇人,在父亲去世后,执着地帮父亲赎罪,以此排遣思念。

我去探望她,她远远就听到了,还没进门,她就哭着喊:“我的乖曾孙,阿太动不了啦,阿太被困住了。”

人的一生,总是和“皮囊”相伴,所以纵使像阿太这样懂人生的人也会被肉体困住,因“皮囊”疲惫。当她离世,那一句:没有了“皮囊”,来去多自由。也恰巧使人明白,原来,她的“舍得”是因为女儿终于摆脱了“皮囊”,获得了永久的自由。

后来阿太走了,作者也慢慢地明白了阿太在奶奶去世时说的一番话的意思。当时全家人都挺伤心的,阿太不以为然,仿佛走了不是她的女儿一样。作者问阿太为什么这样,阿太说因为她舍得。阿太的舍得来自于她对待生命和身体的态度,身体的消逝在她看来是皮囊对生命束缚的结束,是更加值得高兴的事情。而阿太带给作者的安全感,是这份看法带来的超然淡定态度的感染。确实在这份态度面前,一切的困难不过是身体的折腾,生命有更多精彩的事情去做。

问:那么既然如此,我们何必来这世上走这一遭呢?

所有邻居都骂她没良心,她冷冷地说:“肉体不就是拿来用的,又不是拿来伺候的。”

黑狗达说自己不明白以前阿太告诉他的话的意思,是阿太的遗言让他恍然大悟。原来,生命本多轻盈,都是被这肉体和欲望的污浊给拖住了,所以才失去了自由,肉体是拿来用的,不是拿来伺候的。

皮囊讲的是他的阿太的故事。阿太是一个非常有个性的人,她认为肉体就是拿来用的,不是拿来伺候的。所以面对奶奶的去世,面对自己切菜时切下来的手指,面对舅公被她丢到水里几乎溺毙的事情,甚至对于自己的离世,她都表现的非常坦然。她甚至在死前跟作者说:“不要哭,现在没有这个皮囊的束缚,我来去都更方便。”

我惊讶于他这么早就知道了真相,问:那么,既然人生毫无意义,为什么我们不去死呢?

每回要雇车送她回去,她总是异常生气:“就两个选择,要么你扶着我慢慢走回去,要么我自己走回去。”于是,老家那条石板路,总可以看到一个少年扶着一个老人慢慢地往镇外挪。

阿太是一个对自己“狠”的人,切断了手指,都像没事人,任别人兵荒马乱;她还将不会游泳的儿子两度扔进大海。对于一般的人来讲,肯定不太理解阿太,这个“狠”字里,藏着她所有的爱与人生哲学。

《皮囊》观感

(无戒365极限挑战日更营  第14天)

我那个活到九十九岁的阿太——我外婆的母亲,是个很牛的人。

图片 1

图片 2

外婆五十多岁突然撒手,阿太白发人送黑发人。亲戚怕她想不开,轮流看着。她却不知道哪里来的一股愤怒,嘴里骂骂咧咧,一个人跑来跑去。

失去自己的女儿,她很“舍得”,她舍得的是生命,她舍不得的是女儿呀。失去女儿,她心里空了一块,于是,她骂骂咧咧,一个人跑来跑去,一会儿看看女儿的样子,一会儿看看正在准备的祭品。这一系列动作,很好的掩饰了她心里的伤痛,原来,世间大痛都是无言。

问:是啊,每个人都不能决定自己的出生。那么,所谓的人的“灵魂”,究竟存在不存在呢?我们这个皮囊内的“精神意志”又是怎么一回事?

接下来,慌乱的是我们一家人,她自始至终,都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阿太经常将“皮囊”二字挂在口头,仿佛这二字是她认识的人生的所有哲学。她将那未杀死的鸡摔死时说别让这肉体再折磨这魂灵;她将自己不会水的儿子扔进海里,面对骂她没良心的邻居时说肉体就是拿来用而不是用来伺候的;解答黑狗达的困惑时说整天伺候“皮囊”不会有出息,只有会用肉体的人才会成材;阿太去世时给黑狗达留了一句话:我已经没有皮囊这个包袱,来去多方便。

儿子哑然……14岁的儿子,开始思考这些人生重大问题,还未得到他的答案。但是他的一些想法在我看来似乎悲观了一点,也许是有关宇宙的科普著作看多了……回到本文开头,这本书的书名——“皮囊”二字吸引了我,忍不住想看看作者是怎么看待这些问题的,也许能让我在跟儿子讨论这些问题时得到启发。

阿太是个很狠的人,连切菜都要像切排骨那样用力。

一遍又一遍,我越来越理解阿太了。她人生最大的哲学叫“自由”,正因为她拥有自由的灵魂,所以面对生离死别,面对肉体的疼痛,她都能挺过,唯一过不了的,是自己因“皮囊”的限制而失去的自由。她所谓的舍得,不过是她心里相信,失去是另一种形式的存在。所以她留给黑狗达一句:没有了“皮囊”这个包袱,来去多自由。

懵懂少年刚刚开始思考人生重大问题,正在迷茫之中。

她甚至成了我们小镇出了名的硬骨头,即使九十多岁了,依然坚持用她那缠过的小脚,自己从村里走到镇上我老家。

在前一篇文章中我有说过,蔡崇达这本《皮囊》,我读了三遍,可是,依然似懂非懂。书是好书,文是好文,只不过,有些触及内心的东西以及那些独特的感受,是具体而抽象的,于我而言,表达起来还是蛮困难的。但,我也说过,愿意一试。

今天偶然看到一本书——《皮囊》,想起前两日和儿子讨论成长的滋味和人生的意义。

我们活来活去,计较或抑郁,过得都是一张皮囊。

                                                      ——题记

《皮囊》的作者蔡崇达,1982年生人,福建泉州人,这本书是他出版的第一本随笔集,一共有十四篇文章,我一口气读了前面五篇:《皮囊》、《母亲的房子》、《残疾》、《重症病房里的圣诞节》、《我的神明朋友》。三十五岁的年轻人,经历了一些沧桑世事,有着闽南少年强劲硬气的笔力。这五篇文章均为作者的回忆,写自己的太婆、父亲和母亲。

然而我还是看到阿太哭了。那是她九十二岁的时候,一次她攀到屋顶要补一个窟窿,一不小心摔了下来,躺在家里动不了。

生活是否永远如此艰辛,还是只有童年如此?总是如此。

相关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