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级里同学给她起了个绰号,大家从此今后时就变成了好相爱的人

图片 1

其实我也想成为一个好孩子啊,可是我不想和林可一样,身上承担太多的压力。

图片 1
  八月十八日,一个特别的日子,一个细雨朦胧的日子,我匆匆回到老家,只为了了却多年的夙愿。我站在沟卯之上的黄河岸边,在我的脚下是他的坟茔,他的天堂之家,难道天堂真的那么美好,我至今不愿意相信他已经离我而去。滔滔黄河水依旧东流去,河面上氤氲一层薄雾,一群大雁排成人字形翱翔在空寂的黄河上空,它们的叫声是那样悲惨和凄凉。细雨打着我的脸颊,落在坟地上空的野草上轻轻摇曳着。瞬间,一股悲伤的激流,闯过胸口,直冲入鼻尖、眼眶。我的眼泪滴落在这片黄土地上,如果有来生,我一定不会再拒绝他了,我会伴他三生三世。
  我清楚的记得那一年我以优异成绩,考入我们乡镇中学。我们这一届学生相对来说比较幸运,宏伟壮观的教学大楼刚刚建起来,学校开启了学生食堂,宿舍里有了床板,不需要像上届学生一样打地铺。我被分到一班,这个班级基本都是小学时候的优良学生,班级里同学们学习都很自觉,也很听话,只是男生和女生从来不说一句话。不过我是个文静的女孩,这样的环境对于我来说最合适不过了,能静下心来好好读书。每天早餐、早操、上课、睡觉,星期天准时回家,初中一年级就这样平平静静的度过。
  二年级,新的老师调整了新的班级,换了新的教师。同学有的熟悉,有的陌生,初中不同于小学,老师不是过分的严厉。突然有一天晚自习,我打开文具盒看到有一张纸条:“兰兰,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署名:石磊。他怎么能这样呢?我们还都是学生,我脸根有点发烫,更有些恼羞成怒,要不是在学校,我真想踢他两脚,让你石磊耍流氓。我转过头,看了隔着一个座位的他,愤怒的盯着他,他赶忙避开我的目光。我心里在抱怨这个男孩,你爸爸给你起这个名字,就是要你光明磊落,我很讨厌这个不务正业的男同学。虽然讨厌,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从此经常注意他了。看他上课从来不仔细听讲,和同学交头接耳,做小动作。看他喜欢打篮球,操场上总能看到他矫健的身姿。看他吃饭打饭的时候,在窗前挤的满头大汗。有时候我们目光会交错在一起,但是又会快速闪过。
  石磊实际上长相很帅气,身材魁伟,一米七八的个头,戴着眼镜,可以用“白面书生”来形容他,但是他并不是那种文质彬彬的男生。性格中透露出一些顽劣,在学校经常和一些所谓的哥儿们逃学旷课,班主任在他桌斗里搜出半盒香烟,让他回去叫家长。此后我才知道,她母亲是镇政府公务员,父亲在县政府上班,他是班级里唯一的商品粮户口,属于高干子弟。班级里同学给他起了个绰号“老顽童”,但是他身上又有一种阳光的朝气,这种魅力反而吸引着我。在那个懵懂的年代,虽然他给我表白了,虽然每次星期六放学,我总看到他经常跟在我身后,但是我们之间没有向前迈出一步。
  五星红旗在风中徐徐飘扬,教学大楼在阳光的沐浴下熠熠生辉,五彩的旗帜插在教学大楼的顶端,为美丽的校园增添了许多色彩。学校教室、操场被同学们打扫的干净卫生,又是一个新学期的到来。校长在大会上讲话,今年学校将不再留级。所以为了打好基础,我们这一级的大多数同学全部复读初二。遗憾的是,石磊这次没有和我分到一个班。
  那天,下课铃声刚响,同学们都出去打饭。我看到石磊站在我们教室外边,东张西望,他不断向我招手。我走出教室,“兰兰,这本参考资料给你。”“我没有向你要资料呀,”我一边伸手接住资料,有点惊讶询问他。他没有说话,转身就离去了。没有想到,身后冒出一个我们班级最调皮的女同学,她总是喜欢恶作剧,从我的手里夺过书,快速在教室里跑起来,等我来追她。我才不那么傻呢,不就是一本书吗,等会你还得还我。在它的奔跑中,书掉到地上了,从里面落下一页信纸,这个长舌妇捡起来大声的朗诵起来:“兰兰,真遗憾没有和你分到一个班,怎么发现你对我总是若即若离,不冷不热。难道我在你心目中就是一个不务正业的男孩,不管你怎么想,我自己坚定“执着”二字…..”这个时候,同学们都陆陆续续走进教室,教室里一片哄笑声。石磊的班主任狠狠地批评了他,自此以后,我尽量躲避石磊,看见他就像遇见“瘟神”一样。我最恨的还是我们班级那个女生,没有她的捣蛋我的生活风平浪静,真是树欲静而风不止。更可恨的是,石磊班里那些调皮的男生见我就嚷道:“眼镜,眼镜。”因为我和他都戴着眼镜。我是一个性格内向、懦弱的女孩子,只能默默承受,对石磊的怨恨越来越浓。晚上回到宿舍,不愿意和我同学再说话,被子把自己头捂严实,让眼泪尽情在被窝里流淌。但是第二天一大早,那些男同学又在喊我“眼镜”的时候,我看到石磊和那几个男生打起架来。好汉毕竟难敌四手,他被他们压在地上,身上全部是灰尘,但是爬起来又和他们抗争,我赶忙跑过去告诉老师,才制止了那场风波。
  眨眼间,我们又升入高一年级,初三是关键的一年,当我看到分班单的时候,我再一次呆了。命运为什么又把我和他安排在一个班级,还嫌风波不够大吗?我找到班主任,要求调班,班主任问我什么理由,我支支吾吾说不出来。那时候我学习成绩一直很优秀,班主任不同意放我走。而且给我安排了个小组长,也许就是那一年毁坏了我的学业。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还是那样关注他,或许我真的把他当做我的亲人了。他还是那样大大咧咧,不认真学习,整个初中阶段,在这种环境下,我也始终与他保持一段距离。
  那一天,刚下课的时候,“啪啪”两声脆响,我吓蒙了。看到身旁的他,捂住自己带血的双手,痛苦的呻吟,原来他又在玩炸药子弹,手被炸伤了。我和几个同学赶忙扶着他,去了镇卫生所,亲眼看着医护人员给他消毒包扎。他的脸色蜡黄,注视着我的眼神中充满感激,就在那一刻,我们才彼此走进对方的心中。
  “同学们,距离中考还有两个多月了,而我们有的同学依然三心二意,不思进取…..”班主任今天课堂上训话的时候,看看我又瞅瞅他,初三以后我的学习成绩一直下降,对于中考我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那天我看到我桌斗里,又多了一本笔记本,笔记本没有署名,但是我知道是石磊送的。这一次我没有还他,静静地收下了他的礼物,也等于接纳了他。
  两个月后,我中考落榜了,整天呆在家里情绪消沉。每天翻起这本笔记本的时候,对我的精神是个少许的安慰。
  二
  暑假的时候,妈妈通过熟人托关系让我上高中,那一刻我所有的愁云都舒展开了。九月一号开学报道很快就到了,爸爸妈妈把我送到公共汽车上就转身离去了。倏然间我眼角一亮,我看到了石磊,“兰兰。你快下来,我送你。”我慌忙下车,我看到石磊骑着一辆崭新的自行车。
  “老顽童来了”我调侃了一句。
  “哈哈哈,你也这么叫我。”
  “别的同学能叫,我不能叫吗?”他把车子撑起来,接住我的背包,“我刚才在村口等你,看见叔叔阿姨都在,我没有敢过来。”
  “那你怎么知道我要上高中?”
  “我是谁呀,同学这么多,早就有人给我透露了消息。”
  我们这里距离县城并不是很远,他骑着自行车,我坐在他身后,他拼命用力蹬着自行车,我能听到他气喘吁吁的声音。
  “兰兰,我爸妈让我到城关中学复读,以后我会给你写信,尽量不打扰你的生活。”
  “老顽童,你在学校作文都写不好,还能写信吗。”我故意气他说。
  “你别小瞧人,以后我一星期一封信,你走着瞧。”
  “好。”
  “我觉得我们初中的时候,真是封建社会,把人憋屈难受,我都不敢和你说一句话。”
  “我反正无所谓,我喜欢清静。”
  “我刚好相反,我爱动,我给你写两回纸条,你都没有给我回复。”
  “小心,慢点,把我骨头都弄散架了,”石磊快速蹬着自行车,头上冒出汗珠了。
  “咱两个柔和在一起,不就中性了?”
  “想得倒美…..”我轻轻在他后背上掐了一下,他一声怪叫,自行车差点翻了。我们都爽朗的笑起来了。
  太阳是温暖的,风是柔和的,骑车在乡间的小路上,田野里散发出绿色的生机。心情好了,一切似乎都是那么和谐完美。
  很快我们就来到高中学校,他也要走了,去城关中学报道。三年的憋屈,今天算是畅所欲言了。
  走进高中,已经不同于初中那个年代了。不几天班级里的男生和女生就打成一片,大家相处得如同一家人一样,没有了过去的青涩和害羞,我们已经进入了青春时代。
  虽然我和他在一个城市,距离并不是十分遥远,但是我们很少见面。不过每一个星期,我都有一个惊喜,都能从学校的门卫室收到他的来信。他的书信,虽然文字功底并不是很好,但是真切感人,让我夜里总会想到那个阳光帅气的男孩。如果初中我对他只是关注,那么高中阶段我确实喜欢上了他。
  乌云从天际边飘飘而来,眨眼间遮住了阳光,天色暗淡下来,接着电闪雷鸣,接着大雨从天空瓢泼而下。星期六放学时间,我刚迈步到学校门口,看见他穿着一身雨衣,拿着一把雨伞,看见我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兰兰,我等你好久了,先不要急着回家,有事情和你商量。”
  “什么事情,这么急。”我接过雨伞,我们一起向学校门外的小餐馆迈去。
  “当然是要紧事情。”我们坐在小餐馆的一角,我看到他头发湿了,晶莹透彻的水珠顺着他额头不断滴落下来,更增加了他的帅气。他给我要了碗踅面,将筷子送到我手中。
  “我妈妈在调到乡镇企业局工作,她想让我上他们的委培学校。”
  “那是好事情呀,出来就可以工作了。”
  “兰兰,你真不懂我的意思吗?”
  “那你什么想法。”我有点莫名其妙。
  “我想上铁路技校,我是这样想的,你叔叔不是在铁路上工作吗,有这层关系,高中毕业以后铁路内招,你就可以在铁路上班呀,我毕业后我们工作不就能在一块吗。”
  我真没有想到,石磊现在变了,再也不是过去那个调皮捣蛋的男孩子。变得考虑什么问题,比较长远和成熟,我听到他的想法除了感动还是感动。
  石磊走了,他的话已经挑明白了,我该不该答应他呢?我想到了我是农村户口,他是城镇户口,我知道自己深深的爱着他,但是我们之间隔着一条无法逾越的鸿沟。自卑在我心灵深处扎根太深,我找到了许多不合适的理由做为借口。我不知道那时候自己竟然是那么懦弱,缺少自信,为什么不能通过努力学习改变自己,这样不就与他身份相当了吗?
  石磊要走了,在他走的前一天晚上,他约我见了面。晚自习后,我就看见他站在教室门外,我们一起漫步在大街上。他已经轻轻拉着我的手,而我却把手抽出来,他的脸色明显有点尴尬,微小的举动,表明了我的心意。镇政府是他妈妈的单位,距离我们学校并不是很遥远,那是两层多高的窑洞,我们走进一间窑洞,窑洞不大。屋子里收拾的干净利索,一张桌子上摆着一叠厚厚的专业书籍,桌子上一块方形的玻璃下,有许多照片,床头上挂着两幅县城名家的字画,房间里让人感觉到一种温馨,也有一种浓浓的书香之气。
  我坐在沙发上,石磊端上瓜子、糖果和茶水,我挺佩服他的细心周到。“兰兰,随便用,到这儿就像你的家一样。”他一边说着一边替我剥开一个糖果,几乎要送到我的嘴巴里。
  “呵呵,老顽童,你把我当做小孩了。”
  “我今晚叫你来,是要再次表明我的心意,明天我就要离开了。”
  “你到那边,要照顾好自己,毕竟你是第一次出远门,和同学把关系处理好。”我绕过话题,把自己内心那份情感强制压下去,故意显得很平淡。
  “兰兰,你到底怎样想的,难道让我把心掏出来给你看吗?”他忽然大声嘶喊道。
  “我们除了朋友,也可以做姐弟,其它关系不可能。”我依然冷冷的说,我拒绝了他,同时也拒绝了自己。
  石磊的脸色已经彤红,嘴唇抖动了几下,眼泪似乎就要流下来了。沉默了一会他又在问我:“在你心目中我还是那样的坏吗?你知道吗,兰兰,为了你我不断改变自己,我不再抽烟,不再与初中那些调皮捣蛋的同学联系。现在我在学校发奋努力,因为我有了目标,有了和你在一起的念想。”他一边说,一边用双手摇晃着我的身体,似乎有些快要失去理智了。我无法回答他的话,更没有勇气去面对,“不早了,我要回去了。”
  “大门已经锁了,明天你再回学校。”
  “那你帮我翻门越过吧。”
  “铁门上涂的新油漆,会弄脏你的衣服,洗不掉的。”
  我沉默了,那晚我睡在床上,他靠在沙发上。夜静悄悄地,那一晚上电灯没有关,我们各自想着自己的心思。那时候我们都是学生,关系纯真纯洁,不会想到去跨越雷池。
  天色已经大亮,我揉揉睡意朦胧的眼睛,石磊已经收拾好自己的行装,我要求去送他被他拒绝了,“赶紧上课去吧,快迟到了。”在学校门口的十字街口,他向车站那边相反方向而去,我伫立许久,看着他的身影。忽然我看见他转过身,大声叫嚷着:“兰兰,我不会放弃你,我不会让你离开我。”说完,他昂首挺胸,大踏步向车站走去。我想他也许只是一句气话,我已经伤他心了,我们不会再联系了。可是一周后,我又在门卫处收到他的一封信

听到这样的话我感觉非常难受,我狠狠地对大嘴翻了个白眼,然后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来,但突然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过了好一会,我才从书包里把书拿出来放在课桌上。

“女王你把我当工具用吗?”林可很生气的说,“我拒绝回去。”

这时候,我刚和女生玩到“高潮”,一个余光看到林可座位没有人,还看到她那不离身的眼镜放在桌子上。

“怎么了?”张夏青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林可好奇地看着那个写着奇怪的字的地方时,一个小姑娘走了过来。“本,你呆在这儿干嘛呀?”林可抬起头来,看到一个戴着眼镜,身穿红色夹克和蓝色长裤的小女孩“你是谁?”林可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会说地球话了,而且他突然感到一股巨大的信息,俨然涌入自己的脑海,他居然懂得了地球上的所有知识!看着面前的姐姐,居然有一种熟悉的感觉。“我是你的姐姐汪思言呢,本别闹了,快跟我回家,乖乖跟我回家的话,刚刚你独自跑出去玩的事,我就不跟妈妈说。”林可想了想“哦,对了,我被女巫的魔法给变了,那就顺其自然吧!”

你怎么可以就这么走了呢??不是说好,你要看着我结婚,做我的伴娘吗?不是说好,我们要吃遍天下美食吗?你怎么可以走呢?你不可以走,听到没有!!!

大嘴开始事事针对着我,她经常故意把我的书本碰到地上,对我讲话也开始大呼小叫的。甚至怂恿班上几个和她玩得好的女生不要理我。

周天,妈妈和汪思言各自有事出去了,林可便偷偷溜出家门,到处逛。“哎呀,妈呀,这是哪呀?”林可一看到招牌就开心的喘不过气了,这不是他日思夜想的游乐园吗?他兴高采烈地冲过去,却一把被一个凶神恶煞的售票员阿姨拦住了去路“票呢?”正当他犯难的时候,一张票从远处飘来,“我不是在做梦吧?”林可一把抓住票,以每秒一公里的速度直奔蹦极,要知道这可是他在冥王星最喜欢的项目呢。知道他紧张自己身高时,检票员却看也不看,按住开关开了一个小洞,他“嗖”地一声跳下去,清冷的风在他耳畔呼呼地刮着,他又找回了自己童年时的感觉。借着这股高兴的劲儿,他又去玩了别的项目,不知不觉的晚上到了。

林可妈妈把我带到了太平间,问我要不要进去,我点点头,我又哭了,我害怕,我怕看到那张熟悉的脸庞。

看到我这么伤心的模样,大嘴似乎非常地得意。她从位置上站起来,走到另一个女生的课桌旁,对她耳语,但实际上,她的声音大的有半个教室都可以听到,她说:“我告诉你一个秘密,郑秀秀和张夏青一样,都是没人要的孩子,是捡来的。”。

女王笑了笑说道:“我已经把你该记的都存在你脑子里了。”

一上午,我都在趴着,老师没有点我的名字,同学也没敢找我玩。

“我们只是在说郑秀秀是被她妈妈捡来的事情!”李夏青的声音特别响亮,她似乎是想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这件事情。

在遥远的冥王星,有一位叫林可的公民,他奉女王之命探索宇宙的所有星球。宇宙中的所有的秘密都正在林可面前展开,他将自己搜集到的信息汇报给女王,便继续前行。有一天,他在宇宙中迷失了方向,心急如焚,突然一个满是弹孔的星球映入眼帘,接着旁边一个蓝色烟雾环绕的星球迷住了林可。他时不时看到一只大公鸡,一会儿又看到一只小虫,一会儿又看到了一只老虎。他好奇地停下脚步,踏上了这个星球。他落到了一个车水马龙的街道上,发现周围都站满了两只眼睛的怪人,一边交谈一边朝他指指点点。林可抬头一看,只见一栋大楼上有八个大字,便打开随身携带的翻译器,翻译器上显示,地球*中国*广东*广州,天河*岗顶*华晟大厦。他一边走一边想:原来宇宙中还有这么奇妙的星球?

睁开眼睛,我发现自己在家里,打着吊瓶,妈妈走进来,告诉我,我已经晕了一个星期了,林可被拿去火化了。

愤怒让我失去了理智,以至于我从来没有去怀疑是不是大嘴说了谎。

忽然有一个大姐姐走了过来对林可说:“请跟我来吧。”林可抬头一看,她有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乌黑发亮的长发,雪白的皮肤,耳朵上钉了两个心形耳钉,穿着一条天蓝色的短裙,加上一件天蓝色的上衣,连脚上穿的皮鞋也是天蓝色的。“你是谁?”林可有点紧张,“你怎么可能会说我星球的语言?”“我是一个善良的女巫,你来到地球可能会显得格格不入,我可以把你变成地球上小孩子的模样。”小姐姐说完就把林可变成一个可爱的小男孩,尽管他还是不会说地球话。林可一脸茫然,他低下头,发现自己竟成了一个小男孩的模样,他吓了一大跳,大叫一声,旁边的怪人们立马用怪异的眼光看着他,林可匆忙躲进了旁边一栋大厦,大厦上写着“华晟大厦”

林可,是我好的朋友,一个近视七百多度的学霸。

这是艰难的半天,课间时间我一直趴在桌子上,谁都没理会。

经过老师的讨论,林可被分到了跟姐姐一个班。想起了那个原本比自己小的姐姐,林可的汗水不禁大颗的掉落。当他踏入新班级的时候,汪思言惊呆了“你怎么过来跟我们一起上课?”“是啊”林可无奈的耸耸肩,“老师看了我‘精彩’的表演,认为我应该升到中级魔法班所以…”姐姐回到家后迫不及待把这一消息告诉了妈妈,妈妈笑了笑,狡黠地冲林可眨一下眼镜,表示她早就预料到了这件事情。

“走开啦,我又不是同性恋。”林可害羞地把我的手推开,可脸上却情不自禁的笑了。

“你别喊我,以后我再也不和你玩了。”我生气地说道。

“啊?为什么?可是我才刚来地球啊。”林可大声抗议。

同学们个个摇摇头,叫同学乙快点说。同学乙又继续说:“那时候天气太黑了,有个小车司机不知怎么的,没有开车灯,一个劲的开过来,一下子撞倒了林可。”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祈祷着林可不要发生什么事。

那天我们各自回家。

第二天,汪思言便带林可去了魔法学校。刚走入学校,林可便感叹道:“呀,地球上的学校太神奇了,好梦幻呀!”天空飘着的不是白云,而是棉花糖;小溪里漂浮的是各种零食;突然下了一场雨,洪水、大龙卷风、火山爆发,火山喷出来的是烤鱼,洪水冲出来的是糖水,雨水是茶,龙卷风口中突然跳出来一位老师,原来龙卷风是老师的交通工具。“老师好!”同学们喊着,同时手里放出一朵朵绚丽的烟花,林可还没学过魔法,只能装模作样地把手一摊,可是什么都没有出来。老师看了他,严厉的道:“本,你怎么不给老师行礼?”“应该放烟花就是行李”老师看林可并没有反应,便生气地吩咐:“下课来我办公室喝茶。”林可并不知道喝茶的意思,很自然地坐下了,这节是水系魔法,林可不喜欢水,所以没怎么听。

这时候,我的心已经碎了,以前我总是吐嘈电视机女主角心碎的感觉,现在,我的心传来一阵阵的疼痛,眼泪就止不住地流,教室的吵杂已经传不进我的耳朵了。

你是捡来的

整理:位老师

我一直等着,等着,可是直到早读课下课都没有等到林可的到来。

“秀秀……”

林可不一会儿便被带到一栋漂亮的别墅里。“哇,好大呀!”林可睁大眼睛望了望,一个年轻女人在厨房里做菜,那是妈妈吧。“孩子们,你们回来了,先休息一下,准备开饭了。”“好的,妈妈”林可跟着汪思言继续向前走,看见一个非常酷炫的房间。“那一定就是我的房间了”林可迫不及待的跳进去,一看,哇,原来我的房间那么有趣,这个房间打开后就是一个游乐世界嘛!摩天轮,小火车,攀岩,激流,丛林探险,小火车上有一个蹦床,林可可以每天都在蹦床上睡觉,或者荡秋千也不错。

我跑在路上,风在擦着我的眼泪,路人为我让出了一条道,跑累了,蹲在路上,哭着,自责着。接着,我一步步走到了医院,脸上狼狈不堪。

从办公室出来后,其他几个老师纷纷进了办公室。

“女王,请问您来有何贵干?”

相关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