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新京并在池塘周围栽插了不菲水柳,有石堤厘金局水坝遗址

澳门新葡新京,秋日,雨过天晴。蛙声齐鸣,柳影斜垂。周围是千亩玉米青纱帐,背后系云雾缭绕梦幻村。
当记者驱车来到山西省万荣县西村乡庄利村口时,就被这一处神奇般的美景迷住了,遂下车观赏。在那蛙鸣柳荫处,是一口池塘,池塘岸边长着5棵神态各异的高大挺拔的斑驳沧桑的根深叶茂的柳树。真是神州处处都是景,唯有此景敢称奇。
记者现场找人丈量与目测,堤岸上的一棵柳树,树身齐腰周长4.5米,树高约20米,树冠直径约15米,像一尊钢铁巨人,常年守护着庄利人民的安宁与发展。
该村村委会主任吕俊立介绍说,这5棵巨柳各有雅称:堤岸上的一棵叫“孤傲独芳”,入池口的两棵叫“比翼齐飞”,池塘边的一棵称“自然亲水”,另一棵谓“沃野卫士”。当然,这些都是许久以来民间对巨柳的尊称。
82岁的吕廷锁回忆说,庄利村的形成已无从考证,但听我爷爷说,老人传言,500多年前,盐湖区三路里有三户姓吕的穷人逃难来到庄利村落户,以缠簸箕张罗子为生。为了解决吃水问题,三家合力在村外挖韧了这口池塘,并在池塘周边栽插了许多柳树,用作缠簸箕张罗子的原材料。周而复始,不断栽插,不断伐用。大约到了200多年前,吕姓人家有的经商、有的种庄稼,柳树材料有了剩余,他们便合计留下现在这5棵柳树,以传承后人。
75岁的吕许江等老人还原了许多古柳的传说故事:这5棵柳树原本都长得端端正正,后来因天旱无雨,池塘经常会干枯,致使老百姓要步行10多公里路程,到稷王山上大埝壕或小埝壕的泉水坑挑水喝。“自然亲水”念及民之辛苦,便在一夜之间树身突然朝着池塘中心倾斜约45度,叶片上浸出滴滴水珠,不日即浸出半池塘清水,解救民众数百名。
清•光绪年间,社会混乱、强盗出没,农村佃户或自耕农的庄稼失盗严重,庄利村的穷苦大众也不例外。有一天夜晚,盗贼在池塘北边地里正嚓、嚓、嚓地偷玉米棒子,忽然,“咔嚓”一声巨响,吓得盗贼扔下装玉米的袋子就跑。第二天,早起的农民发现池塘北边那棵柳树斜向广袤的庄稼地,枝枝叶叶全都“发射”着愤怒的“目光”。从此,再也没有盗贼作践老百姓了。后来,人们就给这棵柳树起名“沃野卫士”。
记者还在“孤傲独芳”巨柳身上发现两块约50公分宽、80公分高酷似大象耳朵的褐黄色斑状。听村里的老人们讲,这是100多年前,在一场暴风雨中,被雷所击,当时掉了两片树皮,后来就慢慢长成这样了。正所谓:万千世界、无奇不有!
时过境迁,如今已是200多年后,我们再考究这5棵饱经沧桑的巨柳时,深深地感受到:它们见证了时代的变迁,它们保佑着一方儿女的健康与幸福,它们传承了一种古朴纯真的民间文化!

这里所指的酉水景观不包括酉水的上游北河的景观,因为在《大溪乡》一章中要以北河景观为题介绍景点系列。
从石堤下码头出书箱宝剑峡,至两江口,从两江口直至拦河水坝,又是一个景群。这个景群包括“石梁拦江”、“拦河古寺”、“石堤厘金局遗址”、“双鹿过江”、“勾腰柳树”等系列景点。
一、石梁拦江
石梁拦江,又叫岩梁拦河、石梁卧江、石牛卧江、石龙过江,位在水坝村酉水河中。石
梁这一拦江,就把宽阔的水域挤在岩梁北侧一壕冲出,水急浪高,汹涌澎湃地下了水坝滩,给上溯船只的航行造成了很大困难。
酉水河中为什么突然有这么大的石梁子“拦河”呢?
据说,很久很久以前,酉水河里住着一条孽龙,任意行事,胡作非为。耕田插秧之时,它竟滴雨不下;等到秋收时节,它就阴雨连绵;兴起时就兴风作浪,掀翻过往船只,发洪水半夜将人淹死,搅得一方不得安宁。
人们害怕了,就来烧香礼祭。孽龙托梦给一个族长说:“这十里八方都归我管,你们每三年要给我找一个漂亮少女做老婆,送一对金童玉女供我享用,否则你们休想得到安宁!”人们只得依言行事,但大多数有女儿和婴儿的家庭,都怕儿女送进“龙口”,不得不背井离乡而去。
这件事被八面山上一个叫虎儿的壮士知道后,他很同情石堤水坝周围的人们,决心除掉孽龙。为此,他四处寻师求艺,几年后,学得一身硬功夫,于是赶到石堤来除龙。这天,他走到半路上觉得很累很乏,就坐在路边石头上打起瞌睡来,梦中,突然有个满头白发,长着白眉毛、白胡子的老人递给他一颗珠子和一根鞭子,对他说:“小伙子,吃下这颗珠子,孽龙就吹不动你。今天晚上与孽龙决斗时,等到孽龙打得筋疲力尽了,你只要将手上的赶山鞭高高举起,狠狠打在孽龙身上,你就可以取胜。”
虎儿醒后,吞下珠子,收好鞭子,继续赶路。晚上,他找到了孽龙,孽龙想一口吞掉他,可是却沾不到虎儿的边,又想把他吹跑,虎儿纹丝不动。虎儿与孽龙大战五百回合后,双方都筋疲力尽。此时,虎儿想起老人的话,就取出赶山鞭,对着龙身拼力打去,只听得轰隆一声巨响,一排排大石头向孽龙砸去。孽龙躲闪不及,被石头重重压着,动弹不得。赶山鞭赶来的石头,变成了拦河的石梁。直至现在,人们有时坐在石梁上,还能隐隐约约感受到石梁在轻微地挪动,这也许是孽龙还在挣扎吧?
因为有这道石梁,就把酉水从水坝以上拦成了一个“丫”形深潭,潭中波平如镜,水坝也因此得名。这个“丫”形深潭,“丫”如树桠,分成两枝,一支是酉水的支流梅江,一支是酉水的上游北河,主干是酉水,而“枝”、“丫”的交汇点就是两江口。
因为石梁北侧的那道壕沟,造成了水深浪急之势,所以自远古至民国,在川鄂湘黔边区要靠水运与外界交往,与水路有关的木船和船工都经受了严峻的考验,故“石梁拦江”在四省边界甚为有名。
石梁拦江,有数道交错排列,似一条条巨鳄,后一列石梁短,其中有一石大,人称“岩梁之母。”
二、镇江寺
拦河寺建在石梁拦江景点北边,即酉水北岸,寺庙与石梁上下相望。拦河寺敬的是河神。后来,改名镇江寺。船工及过往商人船泊潭上时,常到拦河寺去进香,祈求河神保佑平安。明清及民初酉水水运极盛时期,此寺香火不绝。后因拦河寺无人管理而毁。
三、石堤厘金局水坝遗址
厘金,亦称厘捐或厘金税,是旧中国的一种商业税,主要是在水陆交通要道设立关卡征税。在水坝的酉水南岸,有石堤厘金局水坝遗址。
清咸丰三年,清迋为镇压太平天国革命,下令加征津贴,按地丁田赋一两加征一两,同时开办盐厘、百货厘金等厘税。咸丰九年,清廷在石堤水坝设厘金局,为“行者设卡”、“抽取活厘”的办事机构。征收花纱、桐油、百货过境税,值百征一,年征万金。据光绪刊《秀山县志》载:“咸丰末年,在石堤设有厘金局,以秀油与棉花为大宗,每年抽税到万金。”据考证,当时由水坝上下之大小船只日逾三千艘。在此局供职,为州县班第一优差,因而官场将厘金局称为“石堤道”,谓差满积蓄既丰,可以过班道矣。
厘金局官员称总办,先后由徐联棻、徐心余父子担任。
厘金局大堂、二堂及三堂银库等处,金碧辉煌。大堂鼓点而外,陈设各种刑具;两辕门东西分列,拱持江岸,辕西有巡防军两营,水勇六十,归厘金局节制。
总办有事到石堤镇,例来乘炮船,巡防两营排队迎送。船至两江口,燃火炮轰之,声闻镇上,即知总办将莅镇,镇上可准备欢迎事宜了。
江苏南通人、两次来川任职的徐心余所着《蜀游见闻录》中说:“缘该地为酉阳州所属之秀山辖境,巡检驻石堤镇,局去镇五里,为川云贵及两湖五省交界处,且四面苗疆,非此不足以立威警众也。”
徐心余对石堤厘金局被洪水冲毁之憾事也有明载夏五月十七日午后,烈风陡作,雷雨随之,上游某山,竟发生极大蛟水,顷刻之间,涨至数十丈而未止,时近三更,大堂等处,已为风浪卷去;天未明,三堂屋亦随卷去……”
金碧辉煌的石堤厘金局建筑被毁后,厘金局迁往石堤古镇,一至清末。
四、气象树
气象树,又称“星星点灯”、“树木知天”。在石梁拦江南侧不远处酉水岸上,有一排气象树,一棵岩梁,数棵榆柳。其中岩梁树高约20米,它的树干呈“丫”字形。在酉水河涨水前后,这些树木的树枝上必有红色生物紧紧附着,显现出日光灯一般模样。因为树木能“知天”象气候,知水涨水落,当地农民和船工便从树枝上寄生物的变化安排农事生产和航运工作,甚为灵验。故旧时人们奉为神灵,常以刀头酒水为祭。
可惜,而今岩梁树已倒,仅存榆柳一棵了。
树木为何能预知天气?据考证,主要是树枝上长满了寄生物,天要下雨时,往往空气较为湿润,寄生物变为潮红色,故而树枝变红;雨越大,树枝潮红得越厉害,所以当地人特别是船工能从“气象树”的变化预知天气的变化情况和水流的大小。
关于气象树,曾有过这样的传说:一天,酉水河上游一个老渔翁正在钓鱼,从上午一直钓到下午,鱼儿特别肯上钩。下午,在他越钓越高兴之时,河上漂来一只船,船上立着一个漂亮的绿衣女孩,不过十七、八岁,正对他大声说:“老伯,要涨洪水了,快走!”老渔翁正钓在兴头上,看到清静的水里还有很多鱼,头顶还有太阳照,心想这个女孩是哄他的,理也不理,自顾钓他的鱼。谁知过不了多时,天上下起了倾盆大雨,洪水汹涌地扑向老渔翁,吓得老渔翁钓竿都来不及拿,转身就跑。跑到岸上高处,看到自己刚才钓鱼处已被淹没,想到自己不听绿衣女孩的话而差点遇险,后悔莫及。
后来又一天,老渔翁从酉阳后溪镇乘船赶石堤,船行一路,乘客都在为近一段时间遭到旱灾危害而相互诉苦,说这里没有水吃,那里没有水灌田等事。此时,只见那个漂亮的绿衣女孩却说:“三天后就要下大雨。”老渔翁说:“小妹妹,你说的话我信。”
乘客们来了兴致,就来听老渔翁与绿衣女孩对话。老渔翁问绿衣女孩家住何方,姓甚名谁,女孩莞尔一笑,回答说:“我家住在石堤水坝,我姓岩。”
船到两江口后,绿衣女孩下了船,老渔翁遍寻不见。三天过后,果然久旱甘霖,普降暴雨,老渔翁更为好奇,四处打听水坝姓岩的人家,十七八岁的绿衣姑娘,却始终打听不到。后来与常在岩梁树下泊船的一位老船工一起摆谈、猜想,才猜想这个姑娘一定是岩梁树变的。
五、双鹿过江
双鹿过江,又称双鹿望月,位于石堤水坝村、酉水南岸。两棵水檀木树相傍相依,如一对情侣,树枝似鹿角,果实为荚,荚中有种子;树根被洪水冲刷而裸露于地面,极象鹿脚。远远望去,两棵树如相依两鹿,深情地望着酉水,好似要涉江而过。
双鹿过江有一段传说故事。相传古时候,有一个土司王子带着侍卫打猎,忽然发现眼前有一对十分可爱的鹿子,就带着大队人马穷追不舍。王子追了一程又一程,后追到石堤水坝。此时已经天黑,前面的路又被酉水拦住,双鹿已被人们团团围住,眼看就要被摛,万不得已,双鹿变成了两棵水檀木树,打算在天明前现身逃跑。谁知,王子的人马搜寻未果,当晚住在水坝,等二天一早又来搜寻。公鸡啼鸣,天亮后,双鹿无法变成原形,就成了双鹿过江景点,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从双鹿过江往上走,又见一皂角树,如雄鹿望石梁,头颈身子俱甚为虬劲,头上鹿角分枝优美,鹿脚如缠百十道铁链,乃是被大水冲刷所露出之根也,亦如一条条虬龙,缠来绕去。整棵树,枝、干、根都颇为可观。
水坝沿岸草坪,较为平坦,又是水坝码头,古来巨树翠竹掩映。民国时期,因国民党统治不得人心,军政人员过往水坝码头,常被当地村民伏击,于是,国民党秀山县政府下令将水坝码头附近河滩竹树尽行砍伐,只剩下几棵树,方留得此景点。
六、江家天圣油号遗址
在双鹿过江景点对岸,是江家天圣油号遗址。当年江家油坊、油号遍布石堤街、半边街,还修到了此地。该油号外面河岸全是石料砌成、石板铺就,号称“一脚干”。
当年江家何其鼎盛,在石堤大江坪较场坝树了帏子,后来子孙不肖,终于破产。该油号破产后,人们以油号为纪念,把此地取名“号上”。
遗址背后山上有江家祖上的“举人坟”,近年被人盗墓,不知得何珍宝,挖出的绸缎衣服先是黑色,日晒雨淋后又显出鲜艳颜色,用刀啄裂,声音响亮。
建国后,号上住杨某某等三户人家。杨某某是个油匠,喜植树、护树,把原天圣油号码头河滩植上黄荆、麻柳等树,幼林可观;其子也爱植树,植的乃是山池楠、水池楠等观赏植物,常有售出,收入颇丰。
七、龙嘴进财
在水坝村兴河组下面,酉水北岸,亦即两江口附近,有石酷似龙嘴,所以人称“龙嘴巴”,又叫“龙嘴进财”。传说龙嘴吃保靖、花垣,屙金银给石堤及酉阳,花垣人极为气愤,以玩花灯为名,掩护几个石匠把龙嘴下颚及龙舌凿掉,只剩上颚及舌根。舌根处长一蓬芦竹,其貌更似草把龙之龙头。
此龙嘴依然进财,并非吃花垣、保靖而得,乃是当地人开发柑桔、烤烟,因而致富。
八、大象吸酉水 在两江口与龙嘴进财景点之间,有大象吸酉水,又称“双鼻孔”。
大象之长鼻可摸可攀,大象之眼鼻可远观可近赏。长鼻下吸,丰水季节任它吸水、把玩。
此景点因鼻、眼之上又似头颅,所以此景点又似石佛。象、佛一体,善莫大焉。
九、犀牛洞 龙嘴进财,大象吸酉水两景点之对岸有犀牛洞,洞水冬暖夏凉。
冬天严寒,兴河人下河洗衣怕冷,就驾船到犀牛洞前洗衣,享受大自然所给予的福水。
十、克蟆缠娇
犀牛洞附近原有青蛙岩,酷似一巨蛙,可惜修三角滩水电站到此采石的时候已把它炸烂,殊为可惜。
青蛙岩又叫“克蟆缠娇”。有一个传说故事说:青蛙岩是克蟆精,他远远地缠住常德一大户人家之千金。此千金貌美异常,却被克蟆精缠得黄皮寡瘦。后经仙人指点,到青蛙岩所在河面的船只上,唱了三天三夜的大戏,安抚了克蟆精,此后他再也不缠那个千金了。
十一、勾腰柳树
勾腰柳树,原是水坝滩北岸一棵巨柳,柳树腰以上部分连同树冠一起弯入酉水上空,人们就把它称为此名。此树死后,人们都恋恋不舍,便将岸上的自然村寨取名“勾腰柳树”,以期树名与村寨之名一同永存。

为了寻找这棵树,我从北京飞到银川,又坐汽车颠簸了四个多小时,终于在一个深山沟里找到了它。这条沟名为哨马营,一听这个名字,就知道是古代的屯兵之所。宋夏时,这里是两国的边界。明代时,因沟里有水,士兵在这里饮马,又栽了许多柳树供拴马藏兵。后几经更迭,这里成了一个小山庄,住着五户人家,过着被外界遗忘的桃源生活。直到1981年由中国、美国、加拿大、法国组成的联合考查队,沿着二百三十七公里长的地震裂缝徒步考查时才发现了它。我们从县城出发,车子在大山的肚子里翻上翻下,左拐右折,沿途几乎没有看到人家,偶有几座扶贫搬迁后留下的废院子,散落在梁峁沟坎之中。坡上大多是退耕后的林地,树苗很小还遮不住黄土。可想百年之前,这里更是怎样的荒凉寂寞。正当我心头一片落寞之时,身下的沟里闪出一团翠绿,车头一拐,驶入谷底。行到路尽之处,眼前的一棵大柳树挡住了去路。原来这条路就是专为它修的。

山里的日子是单调而又苦闷的,但在我们孩子的眼中,山村却是我们梦寐以求的童话乐园。火红的太阳、满天的繁星、绿绿的野草、毛茸茸的小鸡、胖乎乎的小狗、懒洋洋的小猫在我们的眼中它们都是富有生命的小精灵,都是那样的亲切可爱。那个时候,山村还没有通电,没有电灯、没有电视,陪伴我的只是一盏灯火如豆的煤油灯和那台珍贵的半导体收音机。记忆中,每天最惬意的时光,莫过于静坐在收音机旁收听中央台的“小喇叭”节目。在播音员阿姨那甜美的声音中,我的思绪也如同那纷飞的柳絮一般,随着故事情节飘向远方。夜深人静时,整个山村只剩下潺潺的流水声,此刻,我难以入睡,于是蜷卧床头,在昏黄的油灯下一遍又一遍地翻看那仅有的几本透着墨香的新课本。

我出了沟口翻上山头,再回望那株百年震柳,已看不清它那被裂为两半的树身,只见一团浓浓的绿云。一百年前,在这里地震撕裂了一棵树;一百年后,这棵树化作一团绿色的云,缝合了地缝,抚平了地球的伤口。我知道县里已经建了地震博物馆,有文字,有图片,但是最生动的,莫如就在这里建一座“震柳人文森林公园”,再种它一沟的新柳。震柳不倒,精神绵长,塞上江南,绿风浩荡。这不只是一幅风景的画图,更是一座活着的博物馆,一本历史教科书。

天高云淡、风和日丽的秋天,正是收获的季节。这个时候,只要你走进小山村,无论路过那家庭院注目望上一眼,满目秋韵便扑面而来。只见窗前挂满了一串串火红火红的辣椒,院中空地上堆满了收获回来的玉米和大豆。黄昏,大人们还在玉米地里辛勤劳作,我们小孩子却全然不顾大人们的呵斥,在玉米林中来回穿梭,争抢那些尚未成熟的嫩玉米棒子。偶得几个,赶紧跑回家中,急不可待地放在炉火边烧烤。片刻间,一阵阵玉米的清香便随着晚风弥漫在整个农家小院,想起来都令人垂涎三尺。

这就是那棵有名的震柳。它身高膀阔,站在那里足有一座小楼那么大。枝叶茂盛繁密,纵横交错,遮住了半道山沟。难怪我们在山顶上时就看见这里有一团绿云。沟的尽头依稀还有几棵古柳。脚下有一股清泉静静地淌过,浸润着这道沟。几头黄牛正低头吃草,看见来人,好奇地摆动尾巴,瞪大眼睛。这真是一个世外桃源。欲问百年事,深山访古柳。但我不知道这株柳,该称它是一棵还是两棵。它同根、同干,同样的树纹,头上还枝叶连理。但地震已经将它从下一撕为二,现在两半个树中间可穿行一人。而每一半,也都有合抱之粗了。人老看脸,树老看皮。经过百年岁月的煎熬,这树皮已如老人的皮肤,粗糙、多皱,青筋暴突。纹路之宽可容进一指,东奔西突,似去又回,一如黄土高原上的千沟万壑。这棵树已经有五百年,就是说地震之时它已是四百岁的高龄,而大难后至今又过了一百岁。

那是一个隐藏在群山深处的小山村,它宛若一朵柔弱的小花静静的开放在秦岭山麓。百余户人家沿河而居,房屋随心营造,全无章法,古树之下,竹林背后皆可看到屋檐一角。寻小径而进,可见门庭幽静,院落整洁。清风从半掩的木门穿堂而过,簸箕里的黄花蘑菇,竹篮里的花椒辣角,木筛里油黑木耳和墙外金黄色的玉米棒子交相辉映,把一个个农家小院点缀得绚丽缤纷。

远的没有记载,就说百年前的这一次,大地瞬间裂开一条二百三十七公里长的大缝,横贯甘肃、陕西、宁夏。裂缝如闪电过野,利刃破竹,见山裂山,见水断水,将城池村庄一劈两半,庄禾田畴被撕为碎片。当这条闪电穿过海原县的一条山谷时,谷中正有一片旺盛的柳树,它照样噼噼啪啪,一路撕了下去。但是没有想到,这些柔枝弱柳,虽被摇得东倒西歪,断枝拔根,却没有气绝身死。狂震之后,有一棵虽被撕为两半,但又挺起身子,顽强地活了下来,至今仍屹立在空谷之中。

夏季,阳光暖暖的照在身上。庄稼浓密茂盛,向日葵在地畔露出笑脸,蒲公英狗尾草遍布路旁山坡,金黄色的油菜花在田间争相竞放。整个山村花香怡人,风光令人赏心悦目。而门前那条弯弯的小河,此刻又成了我们小孩子的乐园。河水清洁澄澈,蹲下身去,就能看到河里游弋的小鱼,两三寸长,三五成群,绕着河草根部转悠,相互追逐。我们挽起裤脚,光着脚丫,沿着小河兴奋地追逐打闹着,忙得不亦乐乎。直到傍晚夕阳西下、炊烟升起时,才在母亲的呼喊声中恋恋不舍地回到家中。(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相关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