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爱惜簾是全部落葉紛飛的情景,回头你再后悔那又何须

图片 1

  他认识这镇上最老的前辈,

他自身臃肿的残余更不沾染;

一陣強風刮起,脆弱的葉子帶著一絲絲不願,被迫離開大樹的懷抱,像作最後一刻的掙扎般在空中盤旋,卻敵不過大自然的定律,抱著遺憾落在地面上。

  啊!我身影边平添了斑斑的落叶!

可仍记得?

吶,我真的想你了…

  他至少有百余年的经验,

山中金尽,天上星散,同情还

我站在人群擁擠的市中心,映入眼簾是漫天落葉紛飛的景象,看見金黃色的樹葉逐一被狠狠地拋棄,茫然地想起了他。

  老朽的雕像瞅著我发愣,

《地中海》

這心聲你聽得見嗎?

  春夏间汹汹,冬季里婆婆。

凄凉的空院里凄凉的秋雨。

心中響起了一把聲音,身體不由自主地在人海茫茫之中掃描檢查著每個與我擦身而過的陌生人,尋找著某個熟悉的身影。

  凄凉的空院里凄凉的秋雨。

6

可惜,一切都是夢。他早已拋下了我獨自一人面對各種難題。不得不承認,我想他了。明明一個月已成過去,為何仍然念念不忘,令我孤枕難眠、魂牽夢繫?然而,
他的身影一直在我腦海中揮發不去。夢見他,相信是朝思暮想所導致。

  在星光下相对,我与我的迷谜!

7

秋天是一個見證著萬物淍零、一切失去生氣活力的瞬間,一個令人消沉又落莫季節。

  仿佛怪嫌这离奇的疑问。

只我在这深夜,啊,为谁凄惘?

夢裏,我和他一同坐在客廳。

  因此他与我同心,发一阵叹息——

星光下一朵斜猗的白莲;

想見他。

  生命的顽皮他也曾计数:

4

他細心地教導著我解題方法,磁性而低沉的話語一直在我耳邊徘徊,此聲線總讓我聽不膩。

  看他们受洗,长黄毛的婴孩;

柴火几星,便鸡犬也噤无声音;

我深深地嘆了一口氣,閉上眼睛,聆聽著秋風的輕聲嘲諷。這段初戀,或許在沒開始以前,已經不會有結果。

  但它答我以嘲讽似的迷瞬,

但在哪里呢,竟然无从记起;

一剎那間,我才驚覺原來他長得如此俊美絕倫。

  这时间我身旁的那棵老树,

山中有黄金,天上有明星,

等等,他好像並非住在此區。不對…我根本不清楚他的住址。除了你的名字,其實我對你一無所知,甚至自己偏偏迷戀你的原因亦不知道。

  看他们配偶,也在这教门内,——

亦不乏纯美精神;

面前身為老師的他,那長長的睫毛,深邃而清澈的眼眸,高挺的鼻,形狀美好的薄唇…在柔和的燈光映照下,眼前的畫面變得異常夢幻,他就猶如上帝天神巧奪天工的作品,或是童話故事中尋找著白雪公主的王子,完美而毫無瑕疵。

  倒映在异乡教宇的前庭,

给我披一件彩衣,啜一坛芳醴,

昨晚的夢讓我整天都心不在焉,因為莫名奇妙地,夢中的主角,竟然是他。

  幽幽的叹一声长气,像是

一轮漆黑的明月,

「明白了嗎?」「……不太明白…」我支支吾吾地回答道。「不要緊,我再解釋一次。」臉帶著微笑的他還是一如既往的温柔,温柔得讓人產生遐想,淪陷。

  「是谁负责这离奇的人生?」

明年燕子归来,当记我幽叹音节

图片 1

  我对著寺前的雕像发问:

《地中海中梦埃及魂入梦》

  我又转问那冷郁郁的大星,

读徐志摩的诗里觉得喜欢的句子。

  一座冷峭峭森严的大殿,

缥缈的梦魂,梦境,

  他荫蔽著战迹碑下的无辜,

1

  他自身痛肿的残余更不沾恋2

小鸟无欢,难道也为是怅别

  最后看他们的名字上墓碑!

浪涛的中心

  人间的变幻他什么都见过;

冷月照鸠面青肌,凉风吹褴褛衣结,

  一个峭阴阴孤耸的身影。

永远是宇宙间不尽的黄金,

  它正升起在这教堂的后背,

10

  这半悲惨的趣剧他早经看厌,

钧天妙乐,曾否闻得,彩红色,

  这是我自己的身影,今晚间

倒映在异乡教宇的前庭,

9

这半悲惨的趣剧他早经看厌,

5

《清风吹断春朝梦》

恍等万丈高峰,猛回头惊见

超轶了梦境的神秘,

人生至宝是情爱交感,即使

天上没有两朵相同的云彩。

人面狮身的幽影!

巨万的黄人黑人白人

香炉里袅起一缕碧螺烟。

8

烨烨生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