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步将近上天. 近了,而恰恰怪作为《梦回西游》中的亮点之豆蔻梢头

图片 5

我:手机机算机… 它:上帝 孤寂的上帝因天地的空茫与无绪捏造了我,
慵懒的人类因世间的纷忙与乏味编造了你. 圣主的一双指点乾坤的圣手,
捏出了一个溢满灵气的我, 有灵气的我又编出了一架架充溢着才气的你.
不安心的我一经吹活就想跳离上帝的雄掌,
无情意的你一旦按动就来侵占脑神的属地.
人类偷享了上帝莫测的智慧才被赶出乐园.
你们盗用了主子活动的器官而溶入到全身. 有了人类,上帝睡觉也睁着双眼,
有了上帝,人们再也不会被噩梦所惊吓, 有了你们,人人开始做起了那销魂的美梦.
如果上帝的存在让凡人变圣人,真人变虚人,罪犯变英雄,魔鬼变天使,
你们的涌入就会让聪明人更聪明,愚蠢人更愚蠢.闲人更闲,忙人更忙.
我的诞生,使上帝头上的沉帽, 又镶入了一枚慈父的徽章.
忙碌的天父,因为你的出现, 咂味出了太上皇的清淡与闲逸.
在人类的呵护下你出落得越发精致, 精致的你,在圣灵光环的笼罩下.
又增添了一份精灵。 造完了我,上帝酣睡了一天,
启动了你,人类从此告别了所有的安息日! 上帝,人类,手机
偷吃了上帝慧果的人类, 开始披上了遮羞的皮布. 是你频细的渗入,
一点点,一层层地, 剥去了那覆身蔽形的沉衣. 看哪!
人们又重新裸奔在这苍天大地中, 只是, 苍空之雾正缓缓散去,
繁茂之地已不再荒野, 飞跑的野人早成为了全干的智人. 你我它的呼唤
面对翼下一群乱碰乱撞的顽孩,
上帝以雷鸣电闪咆出了”顺我则乐逆我则忧”的告诫.
“救救我吧!”这是无助的人在无助的点向天常发的无助的声.
你媚声媚气夹带着媚笑, 对着紧闭的心门唱道: “请让我进来,我是你舒适的大床”
上帝与人-寻找上帝 亚当的上帝叱咤于高高在上的苍穹,
大卫的上帝矗立在巍巍壮观的山顶, 耶稣的上帝正坐在教堂的祭台上,
马丁路德的上帝啊,隐入到了那千古不旧的圣书里,
映在凝重刚劲的字眼中怒吼狂笑! 这震撼的咆哮唤来了卢梭好奇的探顾,
用他那双威力无穷的魔手, 把高空的圣主拉下人间, 高悬的圣像搬出神坛.
拿起人类灵魂的明镜, 照一照隐匿在字后尊高无比的主宰. 它耀眼的光芒,
透过那光洁明亮的镜面, 折射到了哲者那睿智的双眼中. 无所不在的上帝,
无所不能的上帝, 无所不容的上帝啊! 如今,被霍金那能穿透宇宙的脑波收受,
化作震心撼灵的声波, 传入千百双凝听的耳中, 凝作一条条真理一个个规律,
刻入每一个细胞,溶于每一滴血液. 就这样! 就这样!
人类在寻找上帝的那条布满荆棘, 雾气朦胧的狭道上艰难蹒跚着.
沿着心中冉起的磨之不泯的幻影, 一步步走近上帝. 近了,近了,
终于望见它的碎影在蒙蒙的稠雾中忽隐忽现.
显现时,这似曾相识的晃影摇出了探觅者前行的熟影,
隐没时,那咄咄散来的茫雾冲灭掉行路人明指的梦影. 近了,近了,
两个游荡不定的影子终于游叠在了一起. 我那日寻夜思的上帝,
就这般被深深地淹没在这半虚半我的叠影中. 引子 上帝在一天天地隐去,
人心在一天天地膨胀, 一天天成熟的你却在一天天地进小. 手机的演变
初来时,你大得可把整个工棚吞没. 现如今,玲珑轻巧的你, 躺在满世飞扬的衣袋里
静候着随时随地的呼唤. 每次的体变张显了悟空金箍棒的神妙.
每次的格变伴随着惊心的迁移动魄的革命. 你,从那庞敞喧闹的场房突突走来,
走进了千家万户, 走上了明桌晶台, 又贴着主人来去不定的乏身走烂了大街小巷.
每次的走动脱去了层层笨沉的厚壳. 每次的走动散放出阵阵聪慧的芬芳.
在每次呼呼的走动中, 世间征为了一座腾腾的机房, 人人变为了一部隆隆的机器.
你我它的交流 煦煦的暖风吹来了上帝谆谆的诲语, 吹湿了我干枯的心田,
吹动了我沉寂的心灵, 吹开了一场直面天主的畅快激情的对话. 如果说
上帝的指示是蕴藏在一个个鲜活的灵魂里,
人类的指令就执行于一根根手指的飞舞中. 那 拨过琴打过锤的手,
缝过衣写过字的指. 在 轻轻地,轻轻地,揿动着. 喃喃的细语,袅袅的倩影,
在手指流畅的飘舞中, 被乖乖地存进了你那玲透细巧的身躯里.
每回的揿动勾去了多少个游荡的孤魂, 每回的揿动喂饱了多少颗为王的高心.
一次次地揿动一次次地让我着魔. 迷恍中你成了我聆听的耳凝望的眼强记的脑.
一不留神,你做起了无形的主人的主人, 做得那么有模有样. 世界上帝我手机
我脚下的世界是战火灼灼的堡垒, 你屏中的世界是香气四溢的温床,
世界之大却入不了上帝之眼. 尘粒之小也称得上上帝之土.
世界,因上帝而光洁,由人类而繁华,更为你的显身而日益蒸发.
没有了上帝,无柱的世界会倒塌散碎, 没有了人类,无主的世界就混乱不堪,
没有了你啊,无色的世界将淡涩无味.

简碧尘冷然道:“垂天神拳,你还能施展出来么?”凌冠羽傲然道:“你这天都剑,还能御剑化龙么?”简碧尘森然道:“要杀你,还是能够的!”凌冠羽闭上了嘴,不再说话,因为这时候再说什么,实在已没必要。华音阁主对上了武皇,那便是不死不休。月色初升,简碧尘缓缓举起天都剑,想将真气贯注到剑身上去。一道红光从剑身上慢慢升起,但却无论如何,都点燃不了剑身中间的赤痕。凌冠羽的拳头握在胸前,他的拳头一样苍白,依旧充满了力量,但却不似以前那种鞭挞天下,无往不利的气势。方才全力一击,两人实在都已经真元受损。忽然有个冷冷地传了过来:“属下苦寻阁主不见,却原来是在这里。”鹿山山顶,忽然现出了一个全身黑衣的老太婆。她拄着一柄极大的拐杖,几乎有她两倍那么高,大大咧咧地在两人面前显身,一出现,就老气横秋地指着简碧尘说话。简碧尘淡淡地看着她,并不生气,缓缓道:“莫姥姥,你若是知道站在我面前的是凌冠羽,就不会这么托大了。”莫姥姥一声怪叫,急忙翻身,看见凌冠羽冷笑的脸,又是一声怪叫,身子急速地退到了简碧尘的身后,叫道:“阁主……这老怪物怎么会在这里?”简碧尘淡淡道:“你不必害怕,他与我一战,已经受了重伤。”莫姥姥探头向凌冠羽看了一眼,道:“阁主说得没错,这老怪物果然经脉已被重创。多日不见,阁主……阁主的武功又高了。”她似乎想说“恭喜”,但干瘪的嘴唇蠕动着,却无论如何都说不出这两个字来。倒似简碧尘的武功高了,她比死还难受。简碧尘恍如不见,冷冷道:“你既然来了,三圣主想必也在不远处了?”一句话还未完,就听一个细细的声音道:“难得阁主还惦记着我们,阁主到了这边陲云中国,我们三个老废物可真不敢落在后面。”简碧尘躬身道:“圣主们言重了。”说话之间,就见三只青鸟联翩飞来,每只青鸟上,都坐着一个极小的侏儒。这些侏儒虽然身子极小,但气派都是极大,眼睛高翻着,似乎没有人能入得了她们的眼睛。只是她们都生得怪异,水藻一般长长垂下的黑发下,却只有半张脸,右边娇媚之极,宛如图画,左边半边却仿佛被人乱刀砍碎一般,布满血痂瘢痕,丑陋不堪。青鸟悬浮不动,中间那人嘴唇蠕动:“云梦香沉拿到了没有?”简碧尘道:“日圣主明鉴,弟子不想要这云梦香沉了。”谢云石身子一震,那日圣主的两半脸色却同时沉了下去:“你不想再拥有人类的身躯了么?”简碧尘身子突然僵硬,她的目光缓缓转向谢云石,目中闪过一丝伤痛,谢云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知所措地看着她。简碧尘的目光缓缓收回,闭上了眼睛,决然道:“不想了!”日圣主顺着她的眼神,看到了谢云石的身上,她突然笑道:“原来是为了这个。当初我们设计,让你瞒住阁中上下,将血兰杀掉,假扮她接近这小子,是为了让你取得云梦香沉,不是为了谈情说爱。你现在居然为了这小子,连云梦香沉都不要了,华音阁主之位何等尊崇,你不觉得惭愧么?”简碧尘闭着眼睛,似乎没有听见她说什么。但天都剑却在她手中微微颤鸣着,似乎她的心中也极为不平静。日圣主的声音突转冷酷:“那我就杀掉这小子,让你绝了这份心!”她催动青鸟,霍然向着谢云石冲去!简碧尘一惊,她自然知道日圣主的力量绝非谢云石所能够抵挡!但她之所以能登上华音阁主之位,全仗三位圣主安排,她早就发誓终身不得与三位圣主为敌!她突然将白玉盒抛出,甩到了凌冠羽的手中:“救他,云梦香沉给你!”凌冠羽一怔,但他瞬间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一反手将白玉盒接在手中,再一反手,一股沉猛的拳风向日圣主击去!他的经脉虽然受了创伤,但垂天神拳的威力,仍然绝不可小觑,拳风振荡,日圣主一声尖叫,急忙驱着青鸟向上飞去!凌冠羽一抬步,已然站在了谢云石的身前,一字字道:“要杀他,先杀我!”日圣主的脸色变了。凌冠羽的威名,她自然听说过。这样的对手,当然不是能轻易打发的!她转过头来,阴沉沉地看着简碧尘:“我们戮心实力地培养你,你却与外人勾结?你是女儿身的秘密,全靠我们为你隐瞒,你才能有今天的地位。要知道我们当初能奉你上位,也能轻易废你下来!”简碧尘眼中露出一丝痛苦之色:“圣主,还是不要云梦香沉了,我……我没有人类的躯体也一样。”日圣主突然出手,道:“这样也一样么?”她这一出手,一道极细的金光从手中飞出,将简碧尘的衣衫挑开。并没有如常人所想,露出雪肌玉肤,挑开的衣衫里面,什么都没有,是空空的一片。谢云石一怔,道:“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日圣主尖声笑道:“为什么会这样?小子,你听好了!你的心上人为了做华音阁的阁主,所以祈求我们为她施展祈天神术,以获得星辰的力量。但是祈天神术是至刚至阳的法术,只能施展在男人身上,所以,她要施展祈天神术,就必须放弃女身。从此,沦落到有形无质,生不如死的地步。你知道什么叫祈天神术么?那就是用极为高深的道术将自己的生命与星辰相交换,从此之后,力量便可获得极大的飞跃。这种法术极为消耗人的元阳,而女子天性秉承天下元阴,是根本无法承受的。没有身躯之后,她每时每刻都要遭受星辰之力的反噬,活在极大的痛苦中。不使用这一力量还好一些,若是对上强大的敌人,比如武皇,被逼着以星辰之力对战,那简直还不如死了好呢。”谢云石急道:“那有没有解救的方法?”日圣主道:“有!就是云梦香沉!此物乃惊精香所凝,又为牛头蛟龙千年吞吐,龙为至阳,所以此物阳气极盛,吞服了之后,不但可以补足被吸收了的阳气,还可以反而将星辰之力固定在自己体内,从此之后,可以任意使用,再也没有丝毫的后患,功力更是会达到不可思议的地步!”谢云石听了,完全怔住。他终于明白,为什么简碧尘要抢到云梦香沉了。日圣主盯着他,道:“她为了不伤你心,所以宁愿将云梦香沉丢掉,也不服食,你若是真的爱她,又怎忍心看着她受此等痛苦?”她慢慢道:“所以你应该尽你的全力将云梦香沉抢回来,然后逼着她吃下去。此后她便是一个完整的躯体了,就算你与她双宿双飞,那又有谁管得了你们?否则,你就是娶了她,也不过是镜花水月,看得吃不得。”谢云石盯着简碧尘,缓缓道:“你受着如此的痛苦,为什么不跟我说?你若说与我听,我又要云梦香沉做什么?”简碧尘避开他的目光,抬头仰望漆黑的天幕,长久不语。几道星辰的光辉,宛如受了无形的感召,穿透了沉沉夜空,落在她身上,衬得她浑身宛如透明,亦幻亦真。谁又能想到,如此强大,冷漠,暴虐,与天地抗衡的华音阁主,竟然是个女子。一个在生死之痛中挣扎的女子。谢云石心中突然涌起一阵难以言说的悲伤。突然,一个白玉盒子送到了他的面前,谢云石转头看时,就见到凌冠羽那坚定的目光:“我打赌赢走的,是云中君的云梦香沉,可不是你的云梦香沉,所以,应该还给你。”谢云石大喜,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凌冠羽叹道:“百年一梦,人死不能复生,我也应该看开了。”他将白玉盒塞到谢云石的手中,低声道:“快去救她吧,该珍惜的时候,就应该好好地珍惜!”谢云石握着那盒子,嘴唇抖索着,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他眼中含着泪水,走到了简碧尘身边,紧张地问道:“我……我该怎么做?”日圣主尖声道:“将云梦香沉给我!”谢云石吓了一跳,急忙将云梦香沉送了过去。日圣主接过来,打开盒子来,立时一阵奇异的芬芳透了出来,周围的草木都焕发出特别鲜亮的绿色来。日圣主发出一阵尖笑,道:“云梦香沉,果然是云梦香沉!”她微微闭上眼睛,手轻轻地抚摸着白玉盒,仿佛极为陶醉。另外两个圣主也靠了过来,脸上满是迷醉的神情,紧紧地贴着白玉盒。良久,日圣主笑道:“可以开始了,要不,这小子可就等得久了!”另两圣主,月圣主与星圣主也纷纷发出一声尖锐的笑声,齐声道:“可以开始了,可别让这有情的小子等久了!”三圣主各自驱动自己座下的青鸟,那些青鸟也纷纷发出一阵愉悦的欢呼,羽翼翻飞,聚到简碧尘身边,成鼎足之势,将简碧尘围住。立时沙哑的吟哦声连绵响起,日、月、星三圣主,各各自口中吐出一道青白色的光芒,笼罩在简碧尘身上。她整个人仿佛从绷紧的状态中松弛下来,额头上沁出了细细的汗珠。谢云石本来极其紧张地看着她,这时,也松了口气,抬手擦了擦脸上的冷汗,为她欣慰起来。三圣主发出的青光越来越盛,凌冠羽的脸色却转沉重起来,他的眉峰渐渐聚集起来,那已经消失了的杀气骤然在他身上重形出现,仿佛两尾巨龙,纠结着翻腾滚涌,擘青天而直上!谢云石突然感受到那种直刺心神的锐气,他骇然转身,就见凌冠羽大睁着双眼,盛怒地盯着三圣主!他的双目渐转赤红色,双脚缓缓移动,向着三圣主与简碧尘而来。他走得虽慢,但极为坚定,竟似天地更改,万物变易,他踏出的这一步,都绝不会收回一般!他的双拳也已握起——震惊天下的垂天神拳!针一般的杀气自他为中心,迅速形成狂猛的暴风,卷地吹出。谢云石的心仿佛被一只重锤击中,他的脸色也开始变了。此时的凌冠羽,竟似以所有的人为敌一般!这哪里还是方才那个将白玉盒还给自己的武皇?谢云石仓促之中,急忙去找自己的琴,却哪里还能抽出手来?凌冠羽的杀气已经笼罩当场,禁锢住所有人的动作!突然,一个尖锐的声音传到了他的耳中:“以心为琴,以意为指,弹!”谢云石身子一震,这一声犹如九天神雷一般,霍然将他震醒。他仿佛一下子从梦中醒来一般,从此踏入了另外一个世界。心弦!他隐隐然,只觉得一面透明的琴横亘在自己的体内,而另一个与自己一模一样的人,正坐在自己的灵台中,伸指去拨那琴弦。不知怎的,他竟明白无误地知道,这个人就是自己的元神,是自己的心意!一波洪涛一样的琴声无形无声地从他的体内荡漾而出,宛如巨手一般,将凌冠羽的杀气排了开来。谢云石脚步一滑,已然挡在了三圣主与简碧尘前面,怒道:“凌先生,你这是做什么!”凌冠羽本就不善言辞,此时狂怒贯顶,更是不愿多说,喝道:“走开!”谢云石坚定地摇了摇头,道:“不!现在是漪兰回复躯体最重要的时刻,我怎能走开?”凌冠羽张口想说什么,但千头万绪,一时也无法说清楚,只有拳头,才是最直接的办法!他缓缓抬手,垂天神拳的功力已凝聚到极点,啪的轻响中,两只巨大的光翼从他的拳头中绽放而出,甩出去十几丈远!凌冠羽在这光翼托护之下,身子缓缓升起,整个鹿山的灵气在他这一拳下瑟瑟发抖,他已准备施展出全力一击了!谢云石的心头却极为复杂,他知道凌冠羽突然如此狂怒,必定有他的原因,只是他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打扰简碧尘的还躯之术!他的心弦数震,在身前聚集起一道灵气之墙,也已打算拼命!日圣主那尖锐的声音隐隐响起:“凌冠羽,现在这小子的心弦已被我们打开,他的神识已经由我们控制,你那受伤了的垂天神拳,能够击败这三圣心弦么?”凌冠羽踏空怒道:“在垂天神拳之下,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光翼缭绕,卷出一道赤白的银河,随着凌冠羽的冲天一击,宛若长天崩塌一般,向着整个鹿山汹涌怒冲而下!却在离地三十丈的时候,急剧收缩成丈余粗的一团光柱,隐隐雷声骤响,向着三圣主轰然击下!凌冠羽竟似集中了自己全部的力量,施展鼎盛时期的垂天神拳!这一拳之威,更在方才轰散冲养殿一拳之上!谢云石的心中忽然没有了信心,这样的拳,是他能够接得住的么?这生死的关头,他情不自禁地转过头去,就看到在重重青白光芒中,简碧尘那淡淡的眼神,淡淡的笑容。仿佛已不管生死,不论成败,只要这相视一笑,便已足够的天长地久!这笑容,有些无奈,有些惋惜,但绝没有怨责。在垂天神拳宛如神祗降世般的辉煌下,简碧尘这淡淡的笑容,却宛如一柄剑,插在了谢云石的心上!这世间有天长地久么?那为何还要生生死死?谢云石心中突然涌起一阵冲动,他宁愿为简碧尘死了,也不愿意看她受到一点的伤害!心弦狂震,在谢云石求死一般的意念指引下,竟然舍弃牵引鹿山的灵气,转而牵引凌冠羽那垂天神拳的灵气!拳风狂肆下,这样的行为无疑是自杀,因为,像凌冠羽这样的高手,内息绝不是轻易能够牵动的,这需要强于他良多的修为才能做到!仅论武功,天下还有强于凌冠羽的高手么?或许有,但绝不是谢云石,就算谢云石再修炼百年,也未必能超过凌冠羽,何况是现在!但他毅然、决然地选择了这一击,因为他已没有别的办法。他愿意用自己的粉身碎骨,来分担简碧尘的痛苦。——如果这一拳不能接住,那就让我们两人一起粉身碎骨罢!简碧尘从他最后的眼神中,也看到了这种决绝。青光下她的容貌亦幻亦真,她缓缓地闭上了眼睛。无敌的力量,难道一定要用这种伤痛来取得么?谢云石心弦怒张,霍然之间,爆出几道光芒,直直地射入了垂天神拳那巨大的光翼中。庞大无比的垂天神拳,竟然为之一震,接着,宛如巨石投海一般,就在凌冠羽的拳锋处,荡起了一阵阵的涟漪!每一阵涟漪,就是垂天神拳的一个变化,蕴蓄的,也是轰天灭地的威能,这些威能,也全部都击在谢云石的身上!而他,只是个刚被三圣主开启了心弦,此前,只修过内息、却没练过武功的书生,这样沉猛的出自天下第一高手的攻击,他能够抵挡么?不能!每一波攻击,他的身体就宛如地火喷涌的大地,腑脏被震得不成样子。鲜血从他的口鼻中不住喷出,染红了他的一袭白衣。就在垂天神拳转到第七个变化时,白光刺目展现,谢云石的心弦被一拳轰断,远远飞了出去!垂天神拳经他阻拦牵引之后,声势已大不如前,但仍然霸猛狂横,向着三圣主轰击而下!然而,围绕在简碧尘周围的青白光芒忽然一撤,垂天神拳猛然打在了简碧尘的身上!

     
 当人们在怨气与杀气中待得越来越久,他们变得越来越冲动,粗鲁与粗心大意。他们被怨气与杀气蒙蔽了双眼。在同一个问题上一而再再而三的犯错误,以至于变得愚蠢。这对人类会是一个毁灭性的打击,我不能无动于衷。我召集自己3000分身之一——历史长河,并对他下任务说:“将你暴露在世人面前,但要切记,将修真相关的事情隐蔽。这时人们才能通过历史长河贯古通今,体会古人的情景,才能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意外惊喜《梦回西游》特色幸运怪

作者:佚名来源:厂商发布时间:2011-08-29 15:02:04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同样的东西可能也有异样的精彩。Game2《梦回西游》为我们营造了一个神秘的玄幻世界,这个世界的每一个地方都异彩纷呈,同一个地方踏足第二次又会有不同的感受。Game2《梦回西游》推出独具特色的幸运怪,让我们时刻变幻着独特体验。

图片 1

在野外游荡之时,不时会被不同的小妖小怪所骚扰,击杀它们没有丝毫的成就感,但同时又避不开纠缠。而幸运怪作为《梦回西游》中的亮点之一,自然可遇而不可求,每个人都想从幸运怪身上获得幸运与好处,因此,各种各样的幸运怪们全副武装了起来,具有比普通怪更加浑厚的实力。虽然幸运,却同样需要经历一场不遗余力的战争!

图片 2

破茧重生,蝴蝶的美丽不是轻易得到的。艳丽的蝴蝶总会让人觉得像是精灵一般,不过如果太过艳丽的话,说不定就成了妖。在Game2《梦回西游》当中,除了野生普通的小蝴蝶之外,更有极具天地灵气的幸运蝶。幸运蝶形似人类,但体积极小,优雅的形象宛如偏偏俏佳人,除此之外,幸运蝶最大的特点就是它们那巨大而又闪烁的双翅。轻轻一拍则风起云涌,同时散落各种各样的磷粉,魅惑着无数的凡人。

图片 3

螃蟹,横行霸道,是人们对它们的第一印象也是它们的与众不同的存在。在Game2《梦回西游》当中,我们可以在沙滩边上遇上超越普通蟹怪的幸运蟹。幸运蟹们个个骁勇善战,坚硬的外壳抵御来自四面八方的攻击,巨大的双钳则成了攻击时候致命的武器。幸运蟹们攻击不容小觑,而且它们有着一副锲而不舍的精神,一旦进入战斗,那么对它们来说就是誓死不休!

图片 4

提到虾蟹,人们更多的把它们看作是美味佳肴,
“虾兵蟹将”更是对于喽啰的称呼。在Game2《梦回西游》当中,虾蟹战士们翻身做主人,不仅集天地灵气于一身,更是聚集了各种幸运值。在龙宫的珊瑚迷阵中出现的幸运虾们外形强悍,锐利的双眼发出凌厉的光,那双巨大钳子威武不凡,力量强大,一旦发起攻击,则有势不可挡的霸气!

图片 5

在Game2《梦回西游》的荒郊野岭里,战斗没有尽头,打败不一样的幸运怪不仅可以获得聚灵碎片,还有一定的几率可以获得它们身上最灵气的东西,比如蝶之磷粉,螃蟹之拳以及聚灵长须,每种物品都有奇特功效,使玩家们变得更加威武,更加雄壮!

Game2《梦回西游》官方网站:

好游戏,找哥们!哥们网游平台:

     
 渐渐的我已经麻木,只是成了个收割机器不断地收割生命,见这凡间的人越来越弱,以至于在他们身上已经失传。尽管,飞禽走兽也在退化,但他们终究是要比人类要强。所以人类被野兽们天天追杀,过着茹毛饮血的生活。我终究于心不忍,运用法力,促进他们大脑的发育,在我的长河中,他们一次次脱变,一次次成长,最终再次成为了,天地生灵的霸主。但是他们的寿命也因大脑发育而减短,天地间的灵气也匮乏得不能再匮乏。至此,天地终于变成了球体,以此来减少消耗。

     
 我为人类提供便利而他们却忘恩负义,他们认为自己评价某个历史人物是非常独特的见解,但他们不知道他们只是在历史长河中泼下一盆墨,最后的结果也只是污染环境。当后辈们沿着长河走下,看到的也许根本不是长河的真面目,而只是一层层油渍。也许有些人能悬崖勒马迷途知返,但当它们走回河流却发现他们泼的墨,与长河早就融为一体无法分离。也就证明他们自己独特的见解,在后代的心目中早已根深蒂固,让那些在地府漂泊的魂灵,蒙受屈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