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你欢跃浅莲红的金蕊,笔者用千年的等待

篇一:九月菊花黄
九月的天,酷热渐褪,阳光变得柔和得多。朋友邀我,采菊花去,我欣然前往。
在我们这儿,秋天采野菊花是一种很好的休闲娱乐活动,得空的时候,携亲带友,一大伙人,热一热闹闹地便上山了,菊花采回来后,择净,放在笼里一蒸,凉干,用以泡茶,可明目去火,是一种很好的饮品。
此时,中秋刚过,难得的几天假日让我们久囚在办公室的身心好好地放松一下,我们几个女人换下平日的淑女装,穿上运动装和登山鞋,各人带上一个手提的纸盒,象模象样的出发了。
进到山中没多远,路边就渐次有了细碎的小菊花,这种菊花花形很小,只有指头蛋大,花色澄黄,开得很稠很繁,植株却很小,但是枝叶很虬劲,像是矮化了的盆景,让人感觉很坚一挺,很有力,满山遍野,随处可见。
那些在秋风中摇曳着的小菊花,像是在向我们点头致意,欢迎我们的到来,放眼望去,真的很美,黄灿灿一片,今天真好,没费什么劲,就找到了这么大一片野菊花,这令我们的心里有说不出的开心,
在柞水的沟沟岔岔,就爱长这种细碎的小菊花,路边,地头,山坡上,到处都是,秋天的山野,遍地金黄,这是只有菊花盛开的季节才有的美丽,这种花儿不似家养的菊花那般娇贵,它们的生存能力极强,只要有阳光照晒的地方,只要有土壤的地方,这种小菊花就能生长,它对气候要求不严,而且繁殖得特别快,善于就地取材的柞水人渐渐懂得了这山菊花的妙处,在它正在盛开的时节,将它采收回来,进行粗略的加工,便可代茶饮用,且极具保健功能。
我们从自己的脚边一溜儿采过去,菊花很小,采得很慢,我们也并不着急,一边采着菊花,一边儿聊着关于菊花的各类闲话,此情此情,倒应了陶渊明的“采菊东蓠下,悠然见南山”这样的诗句,柞水地处终南山境内,此诗用于此景,倒像是特意为我们所作,我们几个一身现代服装的女子,在青山绿水间悠然地采着菊花,人在花间,花随人走,人为花增色,花为人添香,那份悠然自得,那份闲情洒脱,比之陶渊明又如何?恐怕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吧!
在所有的花里面,我对菊花情有独钟,一是觉得它有君子之风,二是觉得它有隐士风范,当所有的花都开罢的时候,菊花才粉墨登场,它不与百花争艳,独自静静地开放在秋风中,装扮着清冷的山川,点缀着萧瑟的大地,菊花在花类里面,算是一种生命力很强的植物,它不惧清苦,也不畏严寒,在风霜傲天的日子里绽尽生命的风华,开出最灿烂的花朵,展现出这个季节独有的风采,带给人们以别样的美丽,尔后,在某一天的早晨或者是傍晚,从人们的视线中悄悄地退出,一生的生命就在枝头凋落的时候终结,它在春天里萌发,它在夏天中守候,一直等到万类霜天的秋日,只为填补一个季节的空白,每每想到这儿,我就会对它生出一种敬意,一种出乎人类对于自然的敬意,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人在很多时候是做不到这一点的。
我站直腰身,凝目四望,在我的周围还有很多很多的小菊花,一簇簇,一丛丛,在阳光下绽放着灿烂的笑脸,明黄而艳丽,我们采了这么久,依然还有那么多,当然,这满山遍野的菊花就凭我们几个女人是采不完的,而我们也并不想将它采完,将它留给后来者,或者说是阔水长天吧,花开的日子总是美丽的,只是唯愿寒霜来得迟一点,再迟一点,那么,这些小菊花就可以在枝头上停留得久一些,以不让这些美丽的生命过早地凋零。
日上中天,我们的纸盒也差不多快满了,看着这一大盒被我们一朵朵采下的菊花,心中的那种快慰不言而喻,在菊花的生命快要终结的时候,我们以另一种方式让它的生命得到了延续,此后的日子里,它将盛开在我们的茶杯里,在袅袅的水气中,菊花依然灿烂金黄,绽放出生命中独有的美丽,想到这里,我们不再为菊花的快要凋零而伤感,倒有了一种无比的欢欣。
菊花开在九月,为大地作了最后的装扮,那一地的金黄,是秋天里最美丽最浓烈的色彩,这个季节在盛装中落下帷幕,带着诗意的味道离去,又怎能不给人留下深刻的记忆,九月菊花黄,不是春一光,却又更胜春一光。
篇二:岁月静好菊花黄,现世安然蝶翩跹
雁字回时,一帘残梦,半轮明月。窗内冷月如霜,窗外风卷黄叶,霜露湿落红。心灵就是个神秘的庄园,时而春暖花开,时而萧瑟西风。那一世的眷恋,一生的守候,在清寂与牵念里化成一地小野菊,淡泊了梦境,渲染了梵天。诗句在风中摇曳,又脱尘而出,生机勃勃地开满千杯万盏。黑、白、紫、黄、淡红,一双双眼睛,脉脉注视着,又是秋水盈盈处!亲切的,害羞的,沉醉的,浪漫的,温馨的都融入那无边的淡紫色的回忆中。
丝雨如愁。是谁?打马从江南走过,哒哒的蹄声,敲响古巷。声韵悠悠,伴着渺远的钟声,醉了秋风,醉了流水,又醉了画桥上的女子?是谁?一袭青衫,一卷诗书,且吟切走。迷了繁花,迷了星辰,又迷了闺房里少女的芳心?美丽的江南,每天都有无数的爱情谢幕,又有无数的爱情上演。人生这部悲喜剧,我们即是观众,又是演员。我们悲了,我们喜了,我们笑了,我们哭了。最感人的往往是悲剧,最动人的往往是喜剧。无数的幕起幕落后,我们都忘了自己是谁。我们演得精彩,我们看得呆了,分不清台上台下,分不清梦里梦外,我们是谁?他们又是谁?醉红尘,迷红尘,是我们醉了红尘,还是红尘迷了我们?
流年细数,情深几许。你说:菊的花语是什么?我答:蝶。我又说:庄周梦蝶,蝶非蝶,花非花。你说:你喜欢什么颜色的菊?我答:无色。你说:无色即是有色。你说你喜欢红色的菊花。而我喜欢的是无色。也就是万色。宿命,尘缘未尽,情劫?怎样才能参透这样一句禅语?清雅的菊,浪漫的蝶,菊是蝶的梦乡,蝶是菊的花语。总认为快乐有两只翅膀,一只是浪漫之翼,一只是自由之翼。当她翩翩起舞时,居然是一只蝶。是风花雪月的往事?是前世未了情缘?蝶飞过,卷起一地红尘。蝶,不染纤尘。菊,醉成一地花影。云烟慢慢笼罩,在你挥手的瞬间,花不再是花,蝶也不再是蝶,盈盈成一地的阑珊。难道是忘忧河上的风荷雨露,幻成此世的菊和蝶?蝶终会飞走,而菊也会凋落。
缘未尽,情难逃。寂寞岁月,一声轻叹。爱,就是无言的醉。情,就是无声的痛。爱了又醉了,醉了又痛了。隔世的哀怨,今生还会轮回。一次擦肩而过的邂逅,却要五百年的回眸。请给我一面镜子,让我照见以前无数劫的情殇。为何今生有如此多的爱恨情仇?为何今生有如此多的未了情缘?前世爱太深,前世未了情,统统都要今生还。反反复复多次,恋爱。反反复复多次,受伤。恩恩怨怨何时了?谁欠了谁的命?谁欠了谁的情?谁又辜负了谁?谁又背叛了谁?说到情时终是乱。你方唱罢我登场,热热闹闹又为何,冷冷清清又为何?
看不透,前尘往事阑珊处。参不明,前世今生烟雨深。单纯的心,单纯的爱,却如那春花秋月梦江南,时晴时雨,时开时谢,时圆时缺。无数风雨,无数愁。无数花开,无数伤。无数月圆又月缺。终变成,久经沙场一老将,拔剑四顾心茫然。风触痛岁月,岁月触痛繁花,繁花触痛雨露,雨露触痛流年。听见心碎的声音,那是雨在泣。雨丝淅沥,清洗疼痛的心。其实已不再痛了,只有记忆美丽的低吟。朴实与苍凉,温馨与浪漫,空气潮潮的,氤氲着烟雨。无尽的牵念,随风飘远,与流云苍天合一,寂寞成无边风雨。
掬一捧江南水韵,携一缕塞北清风。最喜那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壮美。前世我就是胡服猎猎的女子,却热爱烟雨江南的男子。今生我是烟雨江南的男子,却独爱潇洒塞北的女子。我苦苦等了一千年,你却总没出现。原是我前世负了你,却得到如此惩罚,也许今生再也见不到你,那一骑红裳永远只能在梦里了。你说过要和我慢慢变老,可你又去了何方?只见陌上烟柳映云霞,妖娆孤荷染风尘。依楼吹箫箫声远,风霜浸染枫林醉。打开爱情长卷,漫天飞絮落花。抚琴抒幽怨,弦断人独瘦。花开花落几番晴,寂寞烟雨去不回。回不去的曾经,追不回的流年,纷纷飘远,弥漫成一川烟雨,满城风絮。
一地闲情,满怀惆怅。彼岸花开,血染红尘。那一叶渡船,那一架石桥,反反复复过了多少轮回。迷茫的双眸,不舍的深情,只任他落英纷纷,落地成伤殇。一声奈何,一声长叹!再回首,已阴阳两隔,咫尺天涯路不同。纵有不甘,也无语凝噎,两行清泪,任那相思成雨,涂满三生石上。三生石上写姓名,来世又从何处寻?只有那冷月,瘦成一轮下弦。只有那黄花,凋落成一地霜雪。来世已无处寻了,只有那路人偶遇的刹那,电光火石的一瞥,有那么丝丝心动,便是前世情人。却又能如何?
只有思绪蔓延,霜花开满回乡的小路。待到烟花散尽,便会尘埃落定。蝶停在梦的边缘,轻轻呢喃,我知道,那是菊的花语。暖暖的花语,甜甜的心事,流淌成不息的忘川。收起梦的碎片,藏起蛊惑的笑颜。我知道,那空灵飘渺的都是幻像。幸福的炉火,温暖的牵手,在雪花飘舞下,静寂成一地白茫茫。岁月千转百回,雪花翩翩,缤纷成无言的浪漫。你在红尘那头,我在岁月深处,寂寞是回忆的桥,沉沦是浪漫的借口,我们各自寻觅,那红尘中烂漫的一抹暖笑。也许,在时光的某个拐角,我又会见到你,又是一个爱的轮回。
喜欢孤身只影,沿着河堤漫步,任和风吹散阴郁,自然治愈灵魂。喜欢在静夜聆听月光的声音,任清幽洒满朦胧的梦境,恬淡诗心。喜欢在午后煮茶烹茗,一卷诗书,一卷经,任佛音照亮灵台,净化心灵。在心底最柔软的部分,仍然有一些细胞在频频相望,脉脉无语。完美即遗憾,终于能把你藏在内心深处,提起时不再疼痛。清寂的音乐流淌出素净的河,我便沉浸其中,忘了自己。
喜欢在夕阳西下时读那马致远的《天净沙·秋思》,喜欢独坐,喜欢静赏。任相思瘦成一江秋水,又弥漫成满天云烟。任喧嚣顿逝,繁华散尽,幻想远去,狂风吹醒迷乱的心,最后清淡成一杯茶,一杯水,最后心如止水。阳光渗透心灵,抹去心灵的尘埃,我便做回最真实的自己,我手写我心,我心任天然。
岁月静好,现世安然。

有一种爱,不能在心中,只能在梦里。有一种相思,不能成为现实,只能是虚拟。有一种等待,绵绵无期。有一种怀想,虚幻而美丽。有一只蝴蝶,不能在怀中,只能在肩头。你是那秋蝶,我是那秋菊,在静美的秋天,彼此用幻想来依偎取暖。前世五百次回眸,换得今生擦肩而过,此生情缘难了。

你是我诗中美的句子

人生就是残缺的完美,生命就是无边的等待,爱情就是钟摆的两极,一边是痛苦,一边是幸福,我们在两极里徘徊,轮回。百年的凝望,千年的等待,岁月在红尘深处,静美成明媚的秋天。那前世的情人,在千年的梦中,幻化为蝶,在思念的天空,翩跹成最美的诗篇。蝶,御风而动,清灵飘逸。蝶,超凡脱俗,惹人爱恋。蝶,上下翻飞,凌空畅游。蝶,空灵妩媚,动人心魄。

时间:2017-06-22 07:31点击: 次来源:网络作者:编辑评论:- 小 + 大

佛曰:和有情人,做快乐事,莫问是劫是缘。你说:是缘,也是劫。你用百年的相思,作茧自缚。我用千年的等待,修炼成精。在这美丽的秋天,你破茧成蝶,我盛开若菊。只为这匆匆的一刹,我们缠绵了千年。

想你,春风十里。爱你,桃花满坡。念你,是江南二月,早早地来到村口,踮起脚尖,把春风剪细,把柳丝吹绿,把桃花催开,只为与你在春天里有一场盛大的相遇!
花开,你在花里。蝶来,你在蝶间。你是我岁岁年年,月月日日永不褪色的花。我是你时时刻刻,分分秒秒不肯老去的蝶。花为蝶绽放,蝶为花沉醉。总感觉花是蝶的前世,蝶是花的旧人,不然为什么就一见如故呢。
你的纤手抚过清瘦的诗句,句子里春暖花开。你在花里妩媚,把相思洒满江南。
每日行走在江南阡陌,读着古老的诗篇,读着日升月落,总有淡淡的闲愁。那闲愁落在在水声里,如烟。飘在雨韵里,似雾。濛濛的,似有若无,难以遣散。
总以为春天是有门的,就如那爱你的心,一下子打开,青山绿水,万紫千红,那种妖娆,那种明媚,那种生命的力,顷刻间便倾泻出来。那种感觉,是铺头盖脸的,用两个字来形容,我想就是“掩埋”。被春天“掩埋”,是一件幸福的事。被爱情“掩埋”,则是无数不幸中的万幸了。
我知道,那明媚的春光,终有一天会老去。所有的青绿,会褪去色彩。所有的花开,会终凋零。但爱你的心不会老,诗里的春天不会老,那里桃花正艳,春光正好,你也正妖娆。每一个句子里,都写满了对你的相思。每一个词语里,都倾注了对你的深情。当夜深人静时,你轻轻捧起这些文字,那些美丽,便如潮水一样将你淹没,那是我对你无尽的爱与思念。
每一行文字,都是一条小径,无论你从那个地方出发,都能与我相遇。因为我在每一个句子里,都种上了桃花,桃花树下,都有我一生的等待。只要你轻轻打开,就会有缤纷的花雨,缓缓飘落,洒满你的长发,落满你的长裙,铺满你脚下小路,把你带进春的深处。
你,是玉的净,花的明,瓷的白。你,是诗意的女人,温柔的故乡。你,是美的诗,寂的词,慢时光。你是画,是情,是透骨的爱。
今生,只愿住进你的心里,在诗里行走。你是诗中美的句子,我在其中禅坐,忘了时空,也忘了自己。春天是适合朗读的。高声的,放大歌喉,如书上的鸟雀一般。就这样读呀读,读到永恒,读到地老天荒,直到我们一起开成并蒂莲花,静静地,在诗中,在词里,在白云深处。
常常觉得,有一种女子就是故乡,一接近,就会感到温暖,那种温暖不是用语言就可以形容。也有一种女子似江南,她的温柔,是刻在骨子里的。就像我江南故乡里的春天,浪漫脱俗,住着百花的种子。烟雨深处,一袭春风走过,就会姹紫嫣红,蔓延成一个春天。
也喜欢这样的女子,眉间有山水,唇间有清音,静静开呀开,开成一朵莲花。站在七月的门楣,静对那一池荷花,心里眼里梦里魂里都是你,你是每一朵莲荷,每一朵莲荷也是你。众荷喧哗,在一个夏日的午后,在淋漓的雨里。我知道,爱你是入骨了。你也是爱我入魂了的。
爱的世界里只有你,你来,我在,你不来,我依然还在。池中的莲,只为你开。心中的莲,也只为你留。我在江南,写十里荷花,在梦里,轻念你的名字,只等你,深情回眸把我看望。
我喜欢安静,喜欢幽居,你也喜欢远离尘俗,远离喧嚣,在僻静处,安放我们的灵魂。推窗一溪云,开门满山花,时光正好。就这样枕着水声入眠,什么也不说,你我都会心领神会。你给我一个世上寂静的地址,说那是灵魂的故乡。我沿着小径一路追寻,却发现一路通向的是你的心,清风十里,莲荷满池,月光落下,满园清香。
心,是一条通往桃源的小径,我在路旁种满鲜花,也在路上温柔地洒满诗篇。因为我知道,我要等的那个人,一定会踏香而来。为了与你相遇,我在路口等待了千年,迟来的你,请再不要错过。因为啊,你那不经意的错过,我又要再等千年!
月色如水。今夜的月下,你是否会记起,曾经的你我,满月鲜花下,许下过怎样痴情的诺言?生死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这是怎样一种爱情?如莲花照水,明月映雪,玉生轻烟。虽然虚幻,但很唯美。不沾烟火,不惹尘埃,人在石上坐,心临清泉眠。你是云端的女子。我说,你是我的信仰。你说,我是你的宗教。香风薰处小径幽,绿荫丛里花暗留,莫问春色落谁家?
常常想,世界上美的,是爱情与宗教。一个人,皈依自宗教。两个人,皈依爱情。孤灯青卷是一种美丽,红袖添香更是一种浪漫。很多美丽的故事,开场爱情,结尾宗教。也有许多传奇的故事,开篇宗教,结局爱情。但不管是哪一种,都是灵魂的净化与升华,如青山绿水,日升月落,春去秋来,仅仅只属于自然。
你说,爱我的文字到了痴迷的程度。是我的文字勾去了你的魂魄。其实,与某首诗,某句话,某段文字喜悦相逢,不可救药地爱上某个人的文字,就是一种宿命。人生有很多的缘,也有很多的遗憾。总是感叹相见恨晚,那恨如梨花雨后的泪珠,凉凉的,温温的,仍然有着千年前的温度。那温度里,有爱,有诗,也有不肯老去的故事。
今生,你就是我的诗,读你千遍也不厌倦,握在心口,总有心醉的感觉。我就喜欢慢,慢慢的,一辈子也走不出一首诗。从一个词,到下一个词,慢慢行走,就如从一个春天开始,经历无数风雨,静静走进秋天。从一个句子,到下一个句子,总是觉得隔山隔水,隔云隔烟,要用一生的深情去悟,去爱。
低眉,桃花流水。抬头,白云深处。心会记得,你的温柔,你的好,你的美。时光老去,山河老去,而桃花还在,流水还在,白云还在,依然写我们的诗行里。那么慢的爱,那么静的念,如瓷里的青花,非要经过烈火的焚烧,痛苦的煎熬,才有惊世骇俗,超逸凡尘的美。
喜欢低眉的你,不张扬,不放纵,静静开成一朵莲。与你对坐,就如对着一池莲荷,淡淡的清香,粉嫩的姿态,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眼角眉梢都透着一种高贵。静静走进彼此的灵魂深处,不惊不扰,却每一丝呼吸,每一次心动,每一个起心动念,都是为你。
孤僻,清高,不为人懂。有谁知道你的心事?静静开成一朵午荷,娉婷,清静,无尘,用尽一生的相思和爱情。人说蝴蝶是会飞的花朵,蝴蝶再美,也飞不过沧海。一个人流泪,一个人独舞,一个人寂寞,一个人地老天荒。只愿在深的红尘里,深深把你揣在心底,贴紧你的温暖,感受你的心跳。
就这样安静地,湮灭了尘烟,淡去了浮华,一袭青衫,一把纸扇,在时光水岸,静待花开。午后的湖是寂寞的,雨后的荷是沉静的,独坐亭台,宛如坐在寂寞的深处。莲叶田田,众荷喧哗,只在这极静里感觉到极动。只感觉,每一朵荷,都是你。
你的唇间有花语,眉间有清风,读过千遍万遍也不厌倦。你的心间有清溪,袖底有冷香,如花间一壶酒,未曾细品,早就醉了。醉了就醉了,生生世世都愿意这样一直沉醉,不愿醒!
你在我的眼中,我在你的心里。我在你的血液里,你在我的骨头里。你是我的花落香息,我是你的雨后春山。我是你的岸上清风,你是我的枕边明月。你送我一树繁花,我赠你一朵白云。我寄你一个江南,你给我一个春天。你与我相约一个来生,我与你相守一个今生。我是你的白子画,你是我的花千骨。
在物质到不了的地方,我们共建一个温馨的家。不问生死,不说悲喜,不言因果,不管是缘是劫。只愿与你在红尘里真心真意相爱一场。想你,不管天堂与地狱。爱你,明知是粉身碎骨的生死劫,也要飞蛾扑火。我什么也不要,只要你。用我们的灵魂,在心灵家园里,相知,相恋,相爱,相惜,生生世世,直到地老天荒。
求佛给我一滴怜悯的泪,让我在这滴眼泪里闭关,莲开心中,悲欣交集。在这尘世里,我不要富贵,不要荣华,不要长生,只要你。人生的悲喜苦乐,我都愿意承受,只要与你在深深的红尘里,有一个美丽的相遇。
在时光里打坐,岁月里参禅,只见你,不见佛。总感觉,你就是佛,佛就是你;你是莲,莲就是你。就这样自性清静地爱你,不叫沾染一丝尘埃。心灵的庙宇,住着如莲的你,用爱与真情,虔诚地把你供养。
一场雨,江南的雨,湿漉漉地,下在眼里,也下在心里。我们在烟雨里,也在青花里。人生,总有这样一场烟雨,淅淅沥沥,迷迷濛濛,下成一个天堂,落成一方净土。烟雨里,花开成诗,叶长成词,我们在流年的韵脚里,平平仄仄,吟唱如歌。石巷画桥,粉墙黛瓦,一袭青衫,一袭旗袍,一把油纸伞,携手并肩行走,只为花,只为爱。
你是朦胧诗,我是你诗中的句子。你是花间词,我是词里的章阙。一笔一笔写出桃花,又一笔一笔写出莲花,然后静静坐在书里,坐在水云间,你读着我,我读着你,依偎着,慢慢老去,老成漫山遍野的菊。
文:性淡如菊QQ:171918223

蝶儿娇艳,曼舞如花。菊儿沉醉,潇洒如蝶。蝶儿舞,菊花醉,谱写秋天最美的情歌。蝶与菊,本来就是一体,现实与梦幻,本来就无二。等君携手,夜夜凝眸期盼,难了情缘,就是一帘幽梦。你说:你是我的菊。我说:你是我的蝶。

菊,在秋天里怒放,只为他的蝶儿。一只等待千年的美丽蝴蝶。一只只能立在肩头,不能拥在怀里的蝴蝶。人生沧桑,岁月静好。在这个秋天,坦然面对,让襟怀坦荡,让爱成佛。在这个秋天,直面人生,让身心自在,让生命从容。

相关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