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是就有了本身制作一把二胡的素志,  研制乐器  欧学锐不唯有会营造种种花样的农业机械具

图片 2

夕阳西下,垂柳依依,“晚风轻拂澎湖湾,白浪逐沙滩……”。二胡乐曲又响起来了,我好像看到了修车师傅那张洒脱而又坚毅的脸。

图片 1人物档案
赵汝苏,74岁,江海区滘头街道办事处五星社区居民,从小喜欢吹拉弹奏,爱好手工制作,兴趣广泛,尤喜自制二胡改良音色,目前是江南曲艺社和滘头曲艺社等私伙局的乐器师傅。人物语录
“我不喜欢打麻将,最大的爱好就是手工制作,看着一把二胡在自己手中诞生,我会很有成就感,觉得是一种人生乐趣。”
会拉二胡不算奇事,但会用树头、椰壳、米袋、秤杆、螺丝、不锈钢自制二胡、高胡、扁卓等乐器并自得其乐,甚至利用自己的发明创造改良乐器音色,就值得称奇。近日,记者来到江海区滘头街道办事处五星社区,见识了这位74岁的“奇人”赵汝苏。用大米袋制作二胡的鼓皮
记者刚迈进赵汝苏的家门,就听到一阵悠扬动听的粤曲传来,赵汝苏正坐在客厅里,跟着电视上的粤剧拉二胡。见记者到访,赵汝苏放下二胡,乐呵呵地说,他逢周一、二、六在江南曲艺社打扬琴,逢周三、四、五则在滘头曲艺社拉二胡。跟着粤剧的节奏拉二胡独奏,是他平时的练习方式之一。
提起自制乐器,赵汝苏兴冲冲地从房间拿出了六七件乐器,有二胡、高胡和扁卓,有些是他自制的,有些则是他改良的,足足摆满了一桌子。
记者拿起其中一把由赵汝苏自制的二胡,发现其制作十分精致和专业,如果不是用来做鼓皮的大米袋写着“大米”二字,昭示了其“业余”身份,还真看不出这把二胡和乐器店里出售的有什么两样。
赵汝苏说,这把二胡的琴筒是用米仔兰树头做的,把树头掏空了,就变成一个材质极好的琴筒。琴柱是用红木秤杆按照二胡的标准尺寸做的,琴轴微调是用螺丝做的,可以调音,千金则是他用不锈钢来制造的。赵汝苏笑着说,之前他曾经试过买二胡专用的弦线做千金,但刚上舞台就断了,搞得手忙脚乱。后来,他动脑子,发觉用不锈钢做千金,二胡更加坚固耐用。至于鼓皮呢,他是用大米袋或塑料袋对折4层盖上鼓架,然后拉紧,再用电烙铁热割做成的。赵汝苏告诉记者,专业的二胡鼓皮一般是用蛇皮做的,但他用塑料袋和大米袋自制出来的二胡,其效果和专业的没什么分别,他的朋友甚至认为比专业的还好。
赵汝苏拿起一把鼓皮由蛇皮制成的二胡,说:“这把二胡也是我自制的,找蛇皮找了好久,但是蛇皮容易受天气影响,一下雨,或者天气一潮湿,蛇皮就变松,声音就变得不清脆了,所以每逢下雨我就得保护这把蛇皮二胡,而塑料袋、大米袋就不吸水,不受潮湿天气影响,下雨天也不怕,我的大米袋鼓皮二胡已用了两三年了,至今音色不变。”
值得一提的是,二胡本来只有两条弦,赵汝苏自制的二胡全都是四条弦的。他说,只有两条弦的二胡只有“5”、“2”两个音,粤曲的低音拉不出来,他加了两条低音弦后,就多了“4”、“1”两个低音了。经过他这样一番发明创造,二胡拉出来的音色更加优美、标准、多样化。
赵汝苏的发明创造也用在了扬琴上。他用藤条焊接上铁锯片做成调音器,用来调教扬琴的线距,十分方便好用,连在外国定居的姐姐都专门叫他自制几个调音器给她寄去。
赵汝苏还擅长雕刻,他在自己制造或改良的乐器上,都雕刻了麒麟、龙、凤、狮子等动物,还篆刻了文字,记录乐器制造的时间,还有一个大大的“赵”字。最令记者叹为观止的是,其中一把二胡的琴柱被雕刻成龙头,龙口内还含着一颗能活动的珠子,从龙头到龙珠都是用木头制造的。从小就喜欢手工制作
赵汝苏告诉记者,他制作一把二胡,需用时两个月,假如仅仅是改良一件乐器,则只需半天时间。记者诧异于只有初中毕业学历的他,却拥有这般聪明的头脑和灵巧的双手。赵汝苏笑着说,穷则思变嘛,因为穷,没钱买专业的乐器,又喜欢音乐,就动脑子自制乐器了,“我从小就喜欢捣弄东西了”。
上世纪50年代,赵汝苏还在读初中的时候,就经常参加业余宣传队的活动,和大伙一起吹拉弹奏,他的音乐基础就是在那个年代打下的。赵汝苏有一个特点,就是肯学,有钻研精神,做什么事都很专心,有股“不到黄河心不死”的犟劲。那时,他可以为了练习一句乐曲,埋头拉整整一个晚上。
初中毕业后,赵汝苏跟师傅做学徒,铁匠活、木匠活、泥水匠活、维修农具、制造模具、雕刻,什么手工活儿他都喜欢研究一番,学习一番。他还喜欢用毛笔、炭粉对着书画临摹,学会了素描,写得一手正楷好字。
如今,赵汝苏74岁了,但仍然对手工制作痴迷不已,他时常会有一些发明创造,令亲朋邻居叫绝。赵汝苏朋友的相机脚架弄坏了,不稳固,赵汝苏动了脑子,用橡皮穿了孔,加钻轴固定,再用铆钉铆死,使朋友的相机脚架更加稳固耐用。赵汝苏帮私伙局的团友抄乐谱、自制乐谱架,帮邻居维修断秤、钟表,还写对联、画炭画,很受大家欢迎。邻居这样评价赵汝苏:“他性格内向,但头脑聪明,手工精致,而且乐于助人,是个有乡情的人。”听着邻居的评价,赵汝苏乐呵呵地说:“我不喜欢打麻将,最大的爱好就是手工制作,看着一把二胡在自己手中诞生,我会很有成就感,觉得是一种人生乐趣。”

没有受过音乐的专业训练,甚至连乐谱也看不懂,只因对民间乐器情有独钟,凭着自己的悟性和灵气,就能制作出外观精美、音质上乘的二胡、越胡、三弦、中胡、唢呐等诸多乐器。他,就是福建福安当地人形容为能从木头里“拉歌”的木匠师傅林益章。
在摆放着各种木工工具的工作室里,六十五岁的林益章正在兴趣盎然地为一把刚做好的二胡调试曲调。见到来客,他停下手中的活儿,开始和大家聊了起来。
林益章,福安秀洋村人,儿时就表现出对传统乐器浓厚的兴趣。每当村里唱大戏时,他都早早地来到场子的前排,认真观察戏班子师傅们的吹拉弹唱。当时,他对几片木头拼凑起来就能发出不同声音的二胡感到很是新鲜,于是就有了自己制作一把二胡的心愿。
秀洋村是远近闻名的“木匠村”,一九六0年村里的木匠多达两百人,几乎包括全村的成年男子,当时十八岁的林益章也在其中。后来,村里办起了农民俱乐部宣传新文化,年轻的林益章有幸成为其中一员。于是,他白天做家具,晚上到俱乐部里练习吹拉弹唱,不久就成为俱乐部里不可或缺的“乐师”,《血榜戏》、《十五贯》成为他当时最拿手的曲目。
上世纪末,一次偶然的机会受到一老师傅制作乐器的启发,林益章走上了一条全新的谋生之路。曾在戏班子任过乐师又有木工功底的他,开始实现自己儿时的心愿。
多年的制作中,林益章不断揣摩、总结二胡的制作技巧。他说,二胡等诸多乐器的制作都是悟性很高的技术活,如鞔皮时的松紧度直接影响到二胡的发音,每一张不同厚度的蟒皮和琴筒接触后都会产生不同的声音,鞔皮时完全依靠制作人的听觉和手感。一把好的二胡,应当具备良好的音准和音色。
为了自己能在制作二胡的时候对音色有所把握,在制作乐器之余,他也会拾起自己的老本行,拉拉二胡。闽剧调《板下串》是他常拉的曲子,拉二胡给他的晚年生活增添了许多乐趣。
传统手工制作一把上等二胡要用十几天时间,从选料、制作到最后的调音,每个工序都必须细心。林益章制作的乐器都经过精雕细琢,音质清脆、响亮,很受欢迎,来定制的既有福安本地的剧团,也有来自霞浦、柘荣等外地的爱好者。起初只做二胡,现在,林益章做的还有唢呐、笛子、三弦等,下一步又准备制作扬琴、古筝。他说,艺术是相通的,制作乐器也是融会贯通。
随着名气的逐渐增大,经常会有人请林益章帮忙修理损坏的乐器,这些音乐爱好者到他家也常会和他切磋琴技,因此他的家经常是琴声不断。通过以琴会友,他也认识了不少爱好音乐的朋友。棠发洋的八角亭是他和朋友们闲暇之余常聚会的地方,在那里,大家吹拉弹唱,彼此交流弹奏心得。而且,这些乐器大都出自他之手,拿着自己制作的乐器弹奏也别有一番情趣在心头。
可如今,林益章感到制作胡琴越发困难,因为紫檀木和红木价格昂贵、越发稀少,到上海买一把二胡的原材料就要一千多块钱。“找到一种合适的替代品成为当务之急,否则,在不久的一天,悠悠胡琴声将成为绝唱。”林益章忧心忡忡。(

图片 2
吴川是民间艺术的天地,十番、八音、牌子锣鼓、苏钟锣鼓等民间音乐在我市流行。在浓重的音乐氛围中,家住梅菉克平路的50多岁欧学锐,凭着一双巧手和对乐器的痴迷,制出各种各样的民族乐器,谱出一首首生活中动人的曲子。
独钟乐器  欧学锐自小喜欢音乐,读小学时他对乐器情有独钟,他常常到乐器店、曲艺社听别人演奏。二胡乐曲抒情悠扬,古人称其为“八音中最妙”,被外国人誉为“东方魔弓”,他特别喜欢。上中学后,欧学锐希望自己拥有一把二胡,那时家里穷,买不起二胡,他就到乐器店里,反复观察、测量,细心研究二胡的结构。胸有成竹时,找来木料制作二胡身,还千方百计找来一小块羊皮作琴皮,不会雕花音窗只能空着,用胶丝做成弓,制成一个结构简单的二胡。虽然这二胡发出的只是拉锯声,却是他自制的第一把乐器,因而爱不释手。  弃学从艺  初中毕业时,欧学锐考上了高中,弟弟也考上了初中,那时的学校少,要由居委会推荐就读。因为欧学锐的父亲欧元钰、叔叔欧元福都考上名牌大学,并分在中学及县里的师范教书。居委会以欧家已有太多人读书为由,只推荐其弟上学。欧学锐无缘学校读书,便选择了学木工,继续摸索乐器的制作。  学了几年木工,欧学锐的技术大有长进,还到广州工作,单位见他的技术好,要帮他转正,但这时他听说吴川工艺厂招学徒工,一心想学好雕花技术的他,立即从广州回梅菉到工艺厂报名学雕花,并被录用。
苦研技艺  在厂里,欧学锐这个三级木工,虚心向师傅学习,从零开始学习雕花。他的基础好,易上手,人家要半年学到的东西,他三个月就学到手了。厂领导见他木工技术好,想请他做木工师傅。但他为了把雕花工艺学精,还是坚持甘当一名雕花学徒。  在厂里学习制作乐器大小鼓时,他从蒙鼓皮中,学会了不少技巧。以前做的二胡因为没经验,蒙不好琴皮,这下他终于找到了突破点,并花了很多精力去思考、研究。  研制乐器  欧学锐不仅会制作各种式样的家具,还会雕工,这在木工师傅中不多。80年代中期,县工艺厂经营不景气,他从厂里出来开档做木工。工作之余,他依然坚持制作乐器,自娱自乐。  乐器看似简单,可制作的方法很讲究。以二胡为例,它由琴筒、琴皮、琴柱、弦轴、千斤、琴码、控制垫、音窗、琴弦、弓等部件组成。木质选用坚硬而细的紫檀、老红木、乌木最佳,其抗拉力就越强,使用寿命也就越长。琴皮蒙得太厚,琴的振动迟钝;太薄时,音色单薄且容易发出噪音;太紧,则发音尖硬刺耳;过松又发音松散、暗淡。要松紧适度,稍具弹性。  寒来暑往,欧学锐制作乐器的水平大有长进。一次,一位梅菉艺人到广州一家乐器厂学习二胡制作,回来找他为二胡雕花。欧学锐说知道他所学的制作秘诀,那人不信,跟他打赌,两人就各自把技巧写在纸上。对照一看,果然是相同的方法,那人对他大为折服。
乐器寄情  起初,欧学锐制出的乐器只是送给喜爱音乐的亲友,没想到从事制作这个行业。但一个偶然的机会改变了他的看法。  一天,欧学锐到吴阳一位朋友家,见到他家放着一把很眼熟的小提琴。呵,是自己的琴!这琴托曾坏了,还是他用花梨木重新做过的。原来,上世纪70年代,欧学锐在梅菉乐器店里见到一把小提琴,觉得它音色很好,花了一个月的工资20元买回,方便日后学习。但后来少拉了,加上放的地方潮湿,琴坏了,他便用花梨木做了个琴托。20多年后,一次大清扫中,小提琴被他父亲扔掉。吴阳的这位朋友从废品收购站中见到这琴,很喜欢,花了佰多元买来收藏。欧学锐大受启发,名贵乐器很有收藏价值,乐器制作大有市场,从而萌发专门制作乐器的念头。  乐器的好坏关系到演奏效果,欧学锐凭多年积累的经验,选用紫檀、黄花梨等名贵木质制作二胡、高胡,还制作京胡、古筝、扬琴等乐器,凡是民族乐器他都能制造。他还在古筝等乐器上进行艺术雕刻,把中国的文化融进乐器制作中。  音色是乐器的灵魂,制作中最难把握,欧学锐完全凭耳朵和感觉,自己摸索,所制作的乐器不仅形美,音色也美。湛江、茂名、广州、香港等地的友人慕名前来订做,挥弓按弦时一首首动听的乐曲,流溢欧学锐对音乐的喜爱,对美好生活的追求。

修车师傅四十多岁了
,正是拖家带口的负重年龄,可以想像他家日子有多艰难。但在他脸上,丝毫看不到岁月艰难的愁眉苦脸;在他身上,瞧不出落魄人常有的自卑自叹。反之却有一股乐观向上的勇气,谁能说他制作的二胡以后就不能成为人们追捧的热销产品呢?没准这制作二胡还真可以成为他人生的转折点呢!由此我想到了那句老话:路上的风景是一样的,不一样的是看风景人的心态。

相关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