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花剌子模即使领土不小,花剌子模帝国无疑是危于累卵的

图片 4

11世纪末,蒙古人是中国北部诸多草原部族中的一支,有人将他们描述为“活得像动物,既不信宗教,也没有法律,只知道四处游牧,与那些吃草的野生动物没什么区别”。此外一位作者则说:“他们把抢劫、暴力、卑鄙和无耻视作是刚毅和出色。”他们的长相同样令人厌恶,与4世纪的匈奴人一样,身上穿的都是“狗皮和鼠皮”。这是当时外界人对草原游牧部落最常见的描述。

玉龙杰赤,也就是西瓦附近的乌尔根奇是花剌子模的原都城,经过长时间的包围后,1221年4月被攻陷。因为长时间的包围,成吉思汗的两个儿子术赤和察合台不能调动,随着战况的持续,到了最后阶段,第三个儿子窝阔台也参与进来。蒙古人将阿姆河水灌入城内,最终攻破了该城。

在古代中亚,一直都是游牧民族的活动地区,而且活跃在这些地方的游牧民族通常骁勇善战,就连俄罗斯也经常被这些民族入侵,并且对它们感到害怕。在这些游牧民族里面,有一支叫塞尔柱的民族建立起了一个游牧国家,后来,从塞尔柱里面,分裂出来了一个叫花剌子模的国家,而这个国家就是我们今天要说的事儿。

蒙古人是在有意制造这些恐怖景象,因为事实上,成吉思汗使用暴力也是有选择性的,也是经过精心考虑的。他洗劫一座城市的目的是想让其他城市和平投降、快速投降,并用这些恐怖的屠杀昭示其他统治者,最好的做法是谈判而不是抵抗。

后来,拖雷在塔里寒城附近与成吉思汗汇合,刚刚攻占了玉龙杰赤的察合台和窝阔台也前来汇合。在摧毁塔里寒城后,成吉思汗穿过兴都库什山,去围攻范延。这次行动中,成吉思汗损失惨重,年轻的木阿秃干被杀,他是察合台的儿子,也是成吉思汗最为宠爱的孙子。一次宴会上,成吉思汗将这一噩耗亲自告诉察合台,并以札撒的名义禁止他悼念亡子。范延城被攻陷后,无一人幸免,无一物不被掠取,范延城也由此被称为“被诅咒的城市”。

成吉思汗死后花剌子模曾经短暂复国,但是再次地被蒙古人帖木儿征服了,帖木儿帝国解体后,花剌子模再次复国,但实力十分虚弱,不久,彻底被波斯人征服,花剌子模亡国。

蒙古人的生活看似混乱、野蛮、漂泊不定,但他们的崛起绝不是混乱无序的结果。果断的决策制订、简洁的组织结构和清晰的战略目标是他们成为历史上最大的陆上帝国的关键。蒙古人成功的背后有一个至关重要的领袖人物:铁木真。他的另一些称号更为世人所熟知:“世界统治者”或“凶猛的统治者”,“成吉思”或“成吉思汗”。

成吉思汗的帝国中,有蒙古地区的全部蒙古种人和突厥种人,他们是萨满教徒、佛教徒或者聂思托里安教徒。随后,喀什噶尔随着契丹国一起并入蒙古帝国的版图,喀什噶尔地区的人民多信仰伊斯兰教,是纯粹的突厥文化,几乎没有受到伊朗的影响。摩诃末的帝国,有一个穆斯林突厥王朝,文化上深受伊朗的影响。除此之外,在河中地区居住着突厥—伊朗种人,在呼罗珊、阿富汗和伊拉克、阿只迷居住着纯伊朗人。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成吉思汗出身于一个部落联盟首领的家庭,他的命运在他诞生时就已经注定:“生时,右手握着髀石般的一块血”,据说是寓意将掌握天降的生杀大权。尽管他在后来的中世纪时代让人闻风丧胆,但他早期奠定自己地位和权力的过程却是非常缓慢的,他必须和其他部落的首领达成协议,并谨慎地挑选战略同盟。他在选择对手方面也特别讲究,他总是能在最佳时机将对手干掉。他用最忠实的随从作为贴身保镖和战士,组成最牢不可破的核心集团,并给予他们最大的信任。这是一个精英人才体制,本领和忠心远比部落背景及他们和首领的亲缘程度重要。作为对忠诚效力的回报,首领会在货物、战利品和职位上给予奖赏——这些做法已经成为一种惯例,因为成吉思汗的军事天赋足以让他慷慨解囊来保证部下的忠诚。

这两位统治者对比鲜明:成吉思汗遇事冷静、有条不紊;而花剌子模的摩诃末脾气暴躁,毫无逻辑,缺乏组织能力,却一直因为在对古尔王朝和喀喇契丹的战争中取得了胜利而自命不凡。后来,他第一次战败,这让他几乎完全崩溃,只留给人们一副可怜兮兮的懦弱形象。对比之下,两人当中野蛮的游牧者无疑是统治者,而这位伊朗化的突厥人虽然贵为伊斯兰世界的皇帝、定居国家的国王,却不过是一个游侠。

图片 1

然后蒙古人将注意力转向了更大的目标。从1211年开始,他们发动了一系列进攻,最后挺进到中国金朝的国土,夺取了中都
,迫使金国皇帝出逃,并几次向南方迁都,使入侵者可以毫无顾忌地掠夺。蒙古人朝其他方向扩张的时机也恰到好处。穆斯林政权在12世纪始终萎靡不振、难以统一,各个大小不一、强弱不均的地方势力都渴望挑战巴格达政权的至上地位。危机到来之时,花剌子模的统治者正忙于应对国内的对手,同时还用一只眼睛觊觎着东方的中国。很显然,只要蒙古人打败了花剌子模——他们后来也确实做到了,花剌子模的统治者被逐入里海的一个岛上,不久便去世——就意味着通往中亚的大门会统统敞开,道路上将没有任何障碍。

而哲别和速不台继续进攻,从阿哲儿拜占进入高加索和俄罗斯南部地区。

这个国家以战争抢夺奴隶投入到生产里面,它靠的就是战争来不断地发展。但是花剌子模虽然领土很大,但是一直沉迷在通过抢夺得到财富的方法上,国家一直都是松散的部落制,并没有成功地转化为封建制变成一个国家,所以军队实力并不是很强。

这些巨额奖赏是以一系列成功的征服行动为基础的。他靠着武力或恐吓连续征服了一个又一个部落,直到他在1206年成为蒙古草原上无可争议的真正霸主。随后,他又将注意力转向了其他族群,如吉尔吉斯人和居住在中国西部及中亚地区的回鹘人,这些人都曾发誓效忠蒙古帝国。1211年回鹘人的归顺极为关键,在回鹘首领巴而述宣布愿意成为成吉思汗的第五个儿子后,蒙古首领立刻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了巴而述。这一方面说明了回鹘人在塔里木盆地的重要地位,一方面也说明了回鹘人的语言和文字,对蒙古人来说显得越来越重要。蒙古人将有文化的回鹘人收编为文书和官员,其中就包括塔塔统阿
,他后来担任了成吉思汗儿子们的老师。

图片 2

在蒙古的西征中自然会遇到花剌子模这一大势力,成吉思汗本来想用通商的方法和花剌子模保持和平。但花剌子模的统治者是不屑于蒙古的,他们把蒙古运来的货物扣留,并把大使处死,而这一事情就自然地得罪了成吉思汗。

大量的文献资料生动地描绘了1219年蒙古人进攻花剌子模时的凄惨场景。入侵者“来了,打了仗,放了火,杀了人,抢了东西,然后离开了”,一位历史学家这样写道。我宁愿没生在这世上,那样就不必亲历如此残酷的场景了,另一位作者说。穆斯林只求消灭他们的基督教敌人,但蒙古人不一样,他们“谁都不放过,他们杀女人、杀男人、杀孩子,甚至将孕妇开膛破肚,杀死还未出生的胚胎”。

显而易见,比起在中国的战争,蒙古人攻占河中和东伊朗的设防城市时难度要小一些。因为在中国,居民们已经习惯了世世代代与他们为邻。另外,他们在河中和东伊朗更好地利用了当地居民。为了占领某一座城市,蒙古人将周围的农村和不设防城市的男性居民都聚集起来,开战时,将他们驱逐到护城河或城墙边,用他们的尸体将河渠填满,而他们做出反抗也能消耗城里的守军。

图片 3

1220年2月,成吉思汗和幼子拖雷率军攻入不花剌城。该城的突厥守军企图突破防线,却大批被杀。1220年2月10日或16日,该城居民投降,城堡被攻陷,城堡内曾有四百人在此避难,守城的士兵全部被杀。接着,该城经历了一次有条不紊的洗劫,居民们遭受了各种虐待和蹂躏。然而,总体而言,那些被处死的人都是企图抵制胜利者的人,其中大部分是伊斯兰教的教士。巴托尔德认为,志费尼有关成吉思汗来到大清真寺并对群众发表长篇讲话的记叙,仅仅是个传说。巴托尔德还认为,那场将不花剌城付之一炬的大火也可能只是偶然引起的。

花剌子模的人几乎都是波斯人和突厥人,这和这个国家的地理位置有着很大的关系。他们把首都定在了中亚的一座叫撒马尔罕的城市,在这里,君主指挥各个部落提供兵源并四处征战。

起先,成吉思汗一直试图建立起与花剌子模之间的正常商业和政治关系,然而,1218年,一支商队从蒙古帝国而来,这支商队的成员除了蒙古使者兀忽纳外,其他成员都是穆斯林。他们在锡尔河中游的花剌子模边境城市讹答剌被拦截,还被抢劫。商队中有一百余人被花剌子模总督亦纳乞克处死。成吉思汗提出赔偿的要求,却遭到了拒绝,于是他决定开战。

成吉思汗率大军亲征花剌子模,在两年的战争中,许多花剌子模人被屠杀,城市被焚烧,妇女儿童被卖为奴隶。花剌子模的军队完全敌不过蒙古人如风暴一样的骑兵冲锋,军队溃不成军节节退败,后来,花剌子模正式投降,就这样被成吉思汗征服了。

随后,成吉思汗从不花剌城向撒麻耳干进军,在城下与刚刚攻下讹答剌城的察合台和窝阔台会合。撒麻耳干的居民有一部分是伊朗人,他们英勇反抗,却很快被压制了。据志费尼记载,五天后该城投降。投降后,该城也遭受了彻底的劫掠,为了便于行动,蒙古军将全城的居民驱逐出城,并处死了许多人。工匠等有利用价值的人则被带回蒙古。突厥守军虽然自发投靠蒙古人,但也遭到了屠杀。与不花剌的同行们不同,撒麻耳干的宗教首领没有抵抗,所以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得到了赦免。有些人还受到优待,获准回到撒麻耳干,但因为之前大规模的屠杀,所以留下来的居民甚至不能填满城市的一个角落。

花剌子模的一系列的征战中领地不断地扩大,他们与当时的阿拉伯帝国交战,并成功地从阿拉伯帝国抢到了不少的领土,并利用当时阿富汗印度地区极度分裂的局势,征服了阿富汗。

这些处于冲突中的人们被伊斯兰教联系到一起。摩诃末是伟大的塞尔柱人的继承人。这位王子希望能尽快恢复大塞尔柱人的事业,成为伊斯兰世界的苏丹。然而,他又十分愚蠢,与巴格达的哈里发之间产生了尖锐的争吵,1217年他还差点发兵进攻巴格达。哈里发纳昔儿视他为死敌,声称宁愿站在蒙古人一边也不会支持他。苏丹和哈里发之间的仇恨让处于四分五裂之中的穆斯林世界更加孤立无援。

后来在东方蒙古人崛起了。蒙古各个部落在成吉思汗的带领下形成了统一,并且蒙古人是一个比花剌子模更为游牧的民族,战斗力移动能力更为强大,而且更可怕的是蒙古人的团结能力,所以在蒙古的征服之中,对方都不敌蒙古。

如上文所述,花剌子模帝国建国的时间不会早于1194年,其实是在1212年摩诃末杀了撒麻耳干的末代哈拉汗王乌斯曼之后,都城才从玉龙杰赤迁到撒麻耳干。这是一个并不成熟的帝国,没有与成吉思汗札撒相类似的法典用以稳固国家,也没有任何东西能与原可汗们复辟帝国的巨大权威相抗衡。从种族上看,花剌子模帝国处于塔吉克人和突厥人之间,前者是城镇和农耕地区的伊朗居民,而后者已经形成了有规模的军队,花剌子模帝国无疑是危险的。

图片 4

随后,成吉思汗从不花剌城向撒麻耳干进军,在城下与刚刚攻下讹答剌城的察合台和窝阔台会合。撒麻耳干的居民有一部分是伊朗人,他们英勇反抗,却很快被压制了。据志费尼记载,五天后该城投降。投降后,该城也遭受了彻底的劫掠,为了便于行动,蒙古军将全城的居民驱逐出城,并处死了许多人。工匠等有利用价值的人则被带回蒙古。突厥守军虽然自发投靠蒙古人,但也遭到了屠杀。与不花剌的同行们不同,撒麻耳干的宗教首领没有抵抗,所以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得到了赦免。有些人还受到优待,获准回到撒麻耳干,但因为之前大规模的屠杀,所以留下来的居民甚至不能填满城市的一个角落。

而哲别和速不台继续进攻,从阿哲儿拜占进入高加索和俄罗斯南部地区。

蒙古征服河中期间,花剌子模苏丹摩诃末也因为狂妄自大而招致灾难,他从自负走向了自卑和沮丧,最终变得十分迟钝。之后他逃到巴里黑,接着又逃到了呼罗珊西部的尼沙普尔,即今伊朗霍腊散省内沙布尔,后来又逃到与他所统治的区域遥遥相对的另一端,即伊拉克•阿只迷西北的可疾云,即今伊朗德黑兰省加兹温。但是成吉思汗并没有就此放过他——派出哲别和速不台率领着一支骑兵分队前去追杀他。这是一次疯狂的追逐。在哲别和速不台逼近巴里黑城时,该城通过纳款获得赦免,并接受了一位蒙古总督的统治。尼沙普尔也免遭厄运,接受了一个最糟糕的控制委员会。除此之外,图斯、达蔑干、西模娘都遭到速不台的洗劫。这两名蒙古将领一路追杀摩诃末,来到了伊拉克•阿只迷,突袭了今德黑兰南边的剌夷,在剌夷城里,他们屠杀了大量男性居民,并奴役那里的妇女和儿童。之后,他们快速穿过哈马丹,抵达哈仑。他们在这里抓获了摩诃末,后来他又溜走。蒙古军为了泄愤,摧毁了赞詹和可疾云。期间,摩诃末流亡到海上一个与阿贝什员相对的孤岛上避难,1220年12月,他因为精力衰竭死在孤岛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