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种公社都有电话总机,大家只必要就近找到IC卡电话机

说起改革开放带来的变化,打电话无疑是老百姓体会最深的事情之一。
在老一辈人过去的印象中,打电话大多是机关单位的事。老百姓偶有急事,需要跑到邮局,先挂号排队,由工作人员帮你叫通才可说话。如果是长途,那就更麻烦了,需一级一级由接线员传递叫通,运气不好时,等半天也未必打得通。打一个长途电话,没有几元钱是不行的,这在只有几十元工资的那时,可不算一件小事。七十年代初,小姑去北京出差,当时我还在部队当兵。营部通讯员跑来说有我电话,等我心急火燎地跑过去又不通了。通讯员只好重新呼叫兰考县总机另挂,折腾了半晚上始终没有接通。后来我才知道,我打的电话要从兰考再要开封、开封要郑州、郑州要北京、北京要某电话局、某电话局才可要到小姑住的地方。这中间只要有一个地方占线,电话就无法接通。
1981年我到公社工作,电话室有办公电话。那时全公社的电话就六七部,全是街道各单位的。总机就在公社电话室,接电话是电话员的主要工作。街道哪个单位要打电话,先要叫通公社总机,然后总机把线插到渭南或某单位才可叫通说话。因此,各单位都巴结公社电话员,只有和他搞好关系,单位电话才会及时接通。
九十年代中期,IC电话在农村出现了。官底街道安了两部,一部在公社门口,一部在街道十字。只要插上IC卡,就可以拨通电话。公社电话只能和区内联系,长途需到邮电局打。IC卡分为20元、30元、50元、100元等。为了方便我买了IC卡,私事需要打电话或外地电话,就在公社门口IC电话上打。电话机自动从卡里扣除资费,比过去方便多了。
两千年以后BP机传到了乡下,可以随时随地呼对方了,不过你得在电话机旁等着。有时几个人都在等,铃声一响,大家都争着接。有一个相声里描述的正是BP电话机旁发生的喜剧。后来又有了汉显BP机,你有什么事可以在BP机上给对方留言。那时的传呼台如雨后春笋,一个地方几乎一夜间呼啦一下冒出好多传呼台。我现在只记得出名的有127、129,还有个八一台。只要别在腰间小盒子里的传呼机响起,你就得赶紧在附近找固定电话,生怕对方着急。要是在半路传呼机响起,那可就抓瞎了。在传呼机成为时髦的大潮里,我也咬牙买了一部。你能找到别人,别人也能找到你,确实方便,没事时发个短信,还可以联络感情。
九十年代后期,在渭南工作的儿子,执意花六百多元给家里装了一部电话机,为的是和家里联系方便。但麻烦也来了,那时因为农村电话少,常有人来家里打电话。收钱吧,显得太皮薄;不收吧,月底收电话费一疙瘩,实在承受不起。最麻烦的是外地有人给家里打电话,我一家人全成了通讯员,得赶紧去叫人。哪怕你的手刚塞进面盆也得抽出来,遇到雨天更麻烦,去了两脚泥,甚至还会栽一跤,落个腰腿屁股疼。不去就会得罪人,多少年修下的邻里关系一朝完蛋,为此没少叫人头疼。到两千年初,一个官底镇就装了四五百部电话,动作慢了抢不到号还装不上呢!
那时谁手里要有一部手机,准会招来无数回头客。两千年末,一个在渭南某单位当领导的战友说他要换手机,问我要不?我赶紧跑到渭南,那手机卡里还有点钱,我一拨电话号,立马就可以和对方讲话,别提心里有多高兴!这是一部韩国三星手机,金黄色的,上翻盖。只可惜它显示的是外文,咱看不懂。有了它,我也收获了不少人的注目礼。谁知好景不常在,没多长时间,手机坏了。拿到渭南修理,人家说翻盖排线坏了,换一下要40元。问保多长时间?答曰:“一星期。”我觉得太坑人了,只好作罢。
我买第一部手机的时候,手机已经快普及了。是联通的133号段,也是一个黄色翻盖的。人家说搞活动,交一千多元话费,手机就算白送的。我喜滋滋的买下了,这个手机整整陪了我三年多。那时的话费分区内和长途,如果外出了还要漫游费。1997年,我去广东看孙子,没几天几十块话费没有了。原来漫游费特别贵,漫游接听电话比主叫还贵,大概一分钟两块七毛。后来我学聪明了,接到电话挂掉,赶紧跑下九楼,在话吧回电话。那时广州话吧不分长途短途,一分钟一毛钱。这个办法虽然麻烦,但却省下不少话费,打电话时说话也没那么紧张了,多聊一会儿多花不了多少钱。当时我就想不通,为什么广州可以不分长途短途一分钟一毛钱,内地却不行?
我有手机后,给儿子打电话,每次响声过铃,儿子都会挂断,然后再打过来。我知道儿子怕我心疼电话费,舍不得多说会话。现在取消了长途费,儿子不再挂我电话了。2016年,为给次子照看孩子,我搬到了渭南。用了多年的老人机开始不适应了,没有微信,老友们嫌不方便。不得已又换了智能手机,一开始很不适应,啥都要问孩子。教一遍记不住,一个问题总反复问,他们没嫌烦,我倒有点不好意思。慢慢的能发微信了,能看新闻了,也能在手机上听歌友们k歌了。我这才发现智能手机的好处,退休后看报纸不方便,没想到手机把这个问题也解决了。
细细想来,改革开放这四十年,变化真是天翻地覆呀!我们这一代人,和共和国同年岁。吃过太多的苦,受过太多的罪。体验过没书读的彷徨,品尝过挨饿的滋味。亲历过文化革命的无法无天,总算赶上了改革开放祖国腾飞。心想:好好多活几年吧,不知道还有多少好事在等着我们呢!心里有了这个念想,幸福感能不油然而生吗?

随着时代的发展,手机也贴上了爱国的标签,不买三星手机反对萨德方案的实施,不买苹果手机反对钓鱼岛划入日本地图。不可否定的是,两种手机买者甚众。君不见华为手机迅速崛起,成为世界手机制造界的航母,捍卫国家民族尊严,支持国产手机,振兴中国经济,从一点一滴做起,从现在做起,从自身做起!

时过境迁,如过江之鲫之各大传呼台于数年内便销声匿迹,第一代数字模拟手机以市民价格初登历史舞台。余之第一部摩托罗拉手机唤作“心语”,仅有拨号通话功能,蓝色波浪形机身,外置黑色天线,市场价近二千元。随之,又因换代产品而相继使用过诺基亚、三星等品牌手机,功能无甚变化,仅添有发送短信及贪吃蛇游戏。

曾经辉煌一时如今风光不再

澳门新葡新京,忽如一夜春风来,村里的小卖店也开始装上了电话机,初装费用却是高的吓人,需要五千多元。向外打电话,一分钟高达一元,令谈者生畏望而却步,心中却装着羡慕。随之学校也装上了电话机,一般装在学校领导办公室,教师们也只能是嫉妒恨。后来还清晰的记得在电话机房上方,加了高高的信号杆,在学校的一亩三分地内,领导就可以轻轻松松的使用电话子母机了,那神态那架势着实让我新生赶超之念了。

时至今日,通讯发达之程度不徨细说。一路走来,回头看时,其心洋溢间乐在其中。有此间评论言,通讯方式之变化仅数年以来国家进步、时代变迁和社会发展之小小缩影耳,只我等万未曾想到,发展如此之快,我辈之梦想又实现得如此之快。

国家统计局齐齐哈尔调查队近日对IC卡电话机调查显示,自1999年IC卡电话业务在齐齐哈尔市开办以来,市场总量曾不断扩大,其中中国联合网络通信公司的年营业收入一般在150万元左右,2003年效益最好时期超过200万元,之后逐年下滑,到2008年,降至仅8万元。铁通公司的该项业务目前已停止运营。中国电信在部队、学校的业务照常经营,收入略有下滑。正由于用户减少,收入下滑,经营部门无力承担日常维护费用,因此,对IC卡终端设备采取了一定数量的削减。据调查,目前中国联合网络通信公司的IC卡电话机数量与2003年相比减少了约40%。另外,还有一部分IC卡电话机或是外形损坏,或是失灵无法工作,且已布满灰尘。业务已终止的铁通公司的终端设备陈旧老化更加严重。IC卡电话机是城市的基础设施之一,烘托着城市形象,而破损、废弃的不及时清理的终端设备必然对市容市貌产生不良影响。

科技在进步在发展,人的观念也在进步在发展。偌大的地球也变成了地球村,随时随地我们都可以通过手机把自己的信息传递给身在地球上任何方位的亲人。

公元一九九七年春月,有外埠之进口传呼机流行,谓之西洋名称“BP”机是也。仅购一台摩托罗拉数字机,即用去余整一月薪资。彼时,每拥有传呼机之人皆挂于腰间,最欲人前铃响,以显己之时髦。更有广告语之“人海茫茫,一呼即出”被印写于繁华盐市口之成百楼外,广告牌中一风衣职场男士于万千人群中跳将出来,印象深刻。

手机的应运而生且普及之快,无疑对IC卡电话市场造成巨大的冲击。采访中,有不少市民表示,自从有了手机和小灵通后,他们都不会像以前那样去IC卡电话亭打电话了。即便遇到手机没电、丢失等意外,一般也会去报刊亭打收费的公用电话或者到附近的话吧打电话。

在割资本主义尾巴的时代,“楼上楼下,电灯电话”被定信为资本主义,是要受到批斗的。随着科技的迅猛发展,电灯在80年代就得到了普及,固定电话已不再是独角戏,移动电话颇受青睐。

值此信息化普及,通讯高度发达,倍感应当回顾吾辈走过之通信及通讯史,以飨今日之年轻朋友。所谓“一呼百应”“一点就通”,实非一日即可建成。

东北网齐齐哈尔5月8日讯还记得吗?立于街道两侧的IC卡电话亭,曾经那么风光无限,给众多市民带来了通讯便利。短短的十年间,受人追捧一时的IC卡电话,便成了明日黄花,渐渐淡出江湖。

儿童时代,每个大队部都有一部公用有线电话,电话一般都是黑色的,且有强大的电容维持话路的畅通。由于大伯在大队部看电话机,我得以在这个时代接触它,这也成为我向小伙伴们炫耀的资本。每个村里都有电话机,每个公社都有电话总机,想问外打电话,必须通过公社(当时的叫法)的总机向外转打。情景往往是这样的,手抓电话的摇柄摇上半天,信号接通,说上一句,请转哪里哪里的总机,一站一站地向外传输,往往打到目的地需要大半天的时间。但是对于儿时的我们,笨拙无比的电话机,却具有无比神的魅力。

此时已至公元二千零五年,第一次通过电脑申请某腾氏公司开发之QQ号码,方可谓首次进入网络社交平台时代。

据记者调查,由于通信事业的迅猛发展和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现在几乎家家有电话,街头有话吧,而且随着手机价格和话费大幅下滑,无论是上班族还是退休在家的老人,甚至是一些中小学生都有了手机。人们有事需要打电话时,再也无需到街头寻找IC卡电话机了,随时随地就可以拨打,极大地提高了人们的沟通效率,所以使用IC卡的人越来越少了。

相关文章

Leave a Comment.